“扫一扫”

英国政府同沙特签署秘密安全协议


来源于:英国独立报

摘要:英国政府企图向公众保密英国同沙特阿拉伯签立的秘密安全协议的细节。

英国政府企图向公众保密英国同沙特阿拉伯签立的秘密安全协议的细节。

去年,英国内政大臣特丽莎·梅(Theresa May)和和默罕默德·本·纳耶夫王子达成“谅解备忘录”。

(卡梅伦2012年11月6日来到沙特阿拉伯的吉达访问。哈立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欢迎英国首相卡梅伦。)

英国政府同沙特阿拉伯签订了一份秘密安全协议,并正试图防止协议内容对外泄露。

英国内政大臣特丽莎·梅去年访问沙特阿拉伯时,同意与沙特阿拉伯的默罕默德·本·纳耶夫王子签署一份所谓的“谅解备忘录”。

英国内政部当时没有对外界公布特丽莎·梅访问沙特阿拉伯的细节,也没有通告双方签署了该协议。公众唯一知道的是,一年以后,英国外交部在“现代化内政部”时转弯抹角地提到一份协议。

但是,现在根据自由民主党要求的“信息自由”,这份协议的真正内容远比公众已知道的要多。

对于为什么不对外公布这份“谅解备忘录”的细节,英国内政部承认这份协议“涉及英国同沙特阿拉伯的安全合作的信息”。而公布这些信息,“将会损害英国同沙特阿拉伯的双边关系”,并有可能威胁到英国的国家安全。

(英国内政大臣特丽莎·梅同意与沙特阿拉伯的默罕默德·本·纳耶夫王子签署一份所谓的“谅解备忘录”。)

人权组织已经就这份秘密安全协议发出了警报,认为同沙特阿拉伯这样人权记录被谴责的国家签署协议,本身就是一件危险的事。

今年2月份,英国采用了新的“反恐法律”,该法律规定恐怖主义就是有关当局认为直接或间接地“破坏”公众秩序或“损害社会安全”的一切言论或行为。

在同沙特阿拉伯签订了“谅解备忘录”后,今年3月份,内政部又颁布了一系列法令,进一步将恐怖主义的定义延伸为包括“呼吁无神论者认为”并“联系任何反对英国的组织或个人”以及呼吁抗议“试图破坏国家团结”的一切行为。

英国内政部还应为处死某些人负责,比如处死阿里·穆罕默德·巴基尔·阿尔米尔(Ali Mohammed Baqir al-Nimr)。阿里·穆罕默德·巴基尔·阿尔米尔参与了反政府抗议并据称袭击了安全部队,而他只有17岁。他的支持者声称他被关押期间遭受了拷打虐待。

自由民主党和工党都呼吁特丽莎·梅向议会提供这份协议的细节内容,并就这份协议被秘密执行,没有任何公众的监督而表示担忧。

自由民主党领导人提姆·法隆(Tim Farron)说:“同沙特阿拉伯这样的国家签署协议,不应该秘密进行。”

他补充说:“是时候我们该站出来支持公民自由了和人权了,我们不能再装聋作哑了,因为绍德王室(the House of Saud)是我们的‘盟友’”。

在这份协议签署之前,司法部长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刚刚宣布他取消了£590万的合同(提供给沙特阿拉伯监狱的培训计划)。

迈克尔·戈夫的协议受到了广泛的批评,但是当他宣布取消协议后,同沙特阿拉伯政府领导产生了外交纠纷,沙特阿拉伯威胁将召回沙特驻伦敦的大使,直至同英国恢复关系。

为了安抚沙特阿拉伯,卡梅伦给萨尔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本·沙特国王发了一份私人信件,并派了外交部长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到利雅得(Riyadh)去修复两国关系。

工党的影子外交大臣希拉里·班恩(Hilary Benn)表示,最近几年,沙特阿拉伯在反恐方面提供英国协助的同时,也压制了英国的基本自由,比如言论自由。

他说:“同他们内政部的任何一次合作,都需要符合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对维护人权的承诺。”

他又补充说:“考虑到英国政府最近决定退出同沙特阿拉伯司法部门在监狱项目的合作,现在当务之急是外交和联邦事务部以及英国内政部提供这次同沙特阿拉伯的‘谅解备忘录’的详细内容,这样议会和公众才能确信这同我们的协议义务和英国价值观相符合。部长们不应该躲在国家安全的‘斗篷’之后,而是应该公开此次协议的内容。”

国际特赦组织英国官员凯特·阿伦(Kate Allen)把这份谅解备忘录形容为“黑暗的交易”。

她说:“我们想知道英国政府官员做了哪些努力,抗议并防止沙特阿拉伯高度滥用司法系统?这份黑暗的谅解备忘录在沙特阿拉伯内政部被授权在90天没有律师的情况下,扣押并审讯恐怖分子嫌疑犯之后很快就被签订了。特丽莎·梅手下的官员们有没有要求他们的沙特合作伙伴减少这样过度的权力?英国已经有过向沙特阿拉伯销售大量武器的记录,而不愿公开批评在利雅得的恶劣的人权记录。像拉伊夫·巴达维(Raif Badawi)这样在监狱受严刑拷打和像17岁的抗议者阿里·穆罕默德·巴基尔·阿尔米尔这样的人仍有被处死的可能,英国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秘密交易就注定不是什么好事。”

一位英国内政部的发言人表示,他们无法就该谅解备忘录作出评论。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