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豪门恩怨血案:陪审团裁著名富豪奥兰弑父罪成


来源于:RCI加拿大广播电台

摘要:奥兰凶杀案最终裁定丹尼斯·奥兰(Dennis Oland)的二级谋杀罪名成立。

 
星期六(12月19日)上午在新不伦瑞克省圣约翰市,陪审团在激辩21天后终于裁定丹尼斯·奥兰(Dennis Oland)的二级谋杀罪名成立。这起凶杀案的受害者是原告的父亲,新不伦瑞克省著名富豪理查德.奥兰。四年前,老奥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人用重物击打致死。
 
加东大西洋沿岸发生的事往往不像中部的消息那样引起全国关注。但是在当地,奥兰凶杀案被称为加东版的O·J·辛普森案。从老奥兰的情史到星期六判决时丹尼斯.奥兰在法庭上失控的喊叫,都在第一时间成为媒体和公众的话题。《环球邮报》记者Eric Andrew-Gee引用一个受访者的话说,这起案子里有凶杀,性,弑父,单缺一把冒烟的手枪。
 
CBC记者Bobbi-Jean MacKinnon报道说,奥兰的律师艾伦·古德表示已经开始为上诉做准备。这意味着这起“加东版辛普森案”在三个月的审理之后仍未结束,只是告一段落而已。
 
没有“冒烟的手枪”意味着没有直接证据
 
这是一起没有直接证据的凶杀案。2011年7月7日,69岁的理查德.奥兰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面朝下倒在自己的血泊中,头部和颈部有40处被钝器或锐利物体击打造成的伤,双手有5处伤,显示他死前曾试图用手护住头部。
 
警方在案发一周后就认定丹尼斯·奥兰有作案嫌疑。但直到两年后才正式对他提出二级谋杀罪指控。丹尼斯是最后一个看见老奥兰的人。他在前一天晚上去父亲的办公室见他。但是当时发生了什么没人看见,凶器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检控方只能从间接证据和犯罪动机入手。
 
而杀死老奥兰的动机,丹尼斯似乎是不缺的。
 
豪门恩怨
 
丹尼斯·奥兰从事财务咨询工作。他永远入不敷出,在和第一个妻子离婚时向父亲借了50万加元。案发时,他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付这笔钱的利息,上限为27000加元的信用卡已经刷爆,还向自己的雇主借了16000加元。
 
但他的生活似乎并不受巨额债务的影响。他在2010年11月到次年4月这半年时间里三次出门旅游,去了匈牙利、意大利、英国和弗罗里达,花销超过2万加元。
 
奥兰家族拥有的Moosehead啤酒厂是新不伦瑞克省最著名的商业王国之一,也是加拿大历史最悠久的啤酒制造商之一。老奥兰死前的个人投资据估计在3千6百万加元左右。
 
在父亲眼里儿子不争气,在儿子眼里父亲太吝啬。给父子关系雪上加霜的还有老奥兰的婚外恋。后者和圣约翰市的一个房地产经纪戴安娜.塞德拉切克保持了八年的情人关系。直到老奥兰被害的前一天,两人还在商量一起度假的事。
 
丹尼斯对父亲的这段恋情很反感,而且对自己曾经瞒住母亲感到内疚。检控官认为,这件事加上丹尼斯的债务,使长期不睦的父子关系更加紧张。
 
有意思的是,老奥兰死后,当警方问丹尼斯谁有可能是凶手时,丹尼斯第一个想到的是塞德拉切克。她在出庭作证时表示,当晚她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后者称一直到老奥兰被害才发现妻子出轨。如果此话有假,那么他也可以被视为有作案动机的人。
 
染血的外套
 
警方在丹尼斯·奥兰家里找到里一件棕色的外套。这件外套的右边袖子、左前胸和后背各有一滴血。DNA查验结果证明血是老奥兰的。丹尼斯告诉警方,他去见父亲时穿的是一件蓝外套,但是大楼的监控录像显示他穿的是这件棕色外套。
 
丹尼斯的辩护律师曾经向法官提出申请,要求把这件外套从证据中排除,理由是警方取走它时搜查令已经过期,因此侵犯了被告的人权。
 
在圣约翰这个人口七万多的城市很少发生老奥兰被害这样的血腥凶案。长期的安宁造成警察缺乏实战经验。《环球邮报》报道说,搜查令过期并不是警方唯一的失误。其他失误包括办案人员在老奥兰的尸体被发现后的两天里让人使用和他的办公室相连的卫生间,没有在第一时间检查办公楼后门上的指纹,一个警察在触碰那件作为关键证据的外套时没有戴手套,等等。
 
主审法官将在明年2月11日宣布刑期。辩护律师有30天的时间提出上诉。在加拿大,二级谋杀罪的刑期和一级谋杀一样,也是无期徒刑。区别是一级谋杀二十五年不得申请假释,而二级谋杀罪申请假释的时间在10年到25年之间。陪审团在判定丹尼斯犯有二级谋杀罪的同时建议把允许他申请假释的时间定在服刑10年后,即最低年限。但法官决定刑期并不受陪审团建议的限制。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