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十年平均年收益7.3% 加拿大养老金是怎么做到的


来源于:第一财经日报

摘要:中国养老问题面临的是如何实现养老金的保值增值,保证资金运营的代际连续,CPPIB的历史经验值得借鉴。

 
 
1993年,加拿大人陷入了绝望。
 
他们不愿意相信,政府可能将永远背负赤字,养老金计划已陷入绝境,年轻人以后再也不会领到退休金了。那时候的加拿大人,对政府失去了信心,不相信政府能够把这些问题解决。
 
直到1998年,随着CPPIB(CanadaPensionPlanInvestmentBoard,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的出现,问题才得以解决。
 
这是尚未在中国出版的《FixingTheFuture》一书卷首语的一段话,也是加拿大养老金曾经经历的一个难忘时刻。
 
CPPIB高级副总裁兼国际业务负责人、CPPIB亚洲有限公司总裁马勤(MarkMachin)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加拿大养老基金发展到当前的程度并不容易,上世纪90年代曾经遭遇危机,但目前运行良好,收益率可观。
 
随着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出现,养老问题也成为中国不得不面临的问题。如何实现养老金的保值增值,保证资金运营的代际连续,也是我们当前正在进行的探索。作为全球养老金运行机构中相对成熟的一个,CPPIB的历史经验值得借鉴。
 
高收益的关键:独立性
 
Mark此次来北京,是因为CPPIB近期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的一笔交易。12月9日,邮储银行在北京宣布,将引入10家战略投资者,其中包括瑞银集团、摩根大通、淡马锡等国际机构,CPPIB也位列其中。
 
从这一笔投资可以对加拿大养老金的投资方法略窥一二。Mark透露,对邮储银行的投资不是单纯的财务投资,CPPIB会在公司治理、风险管理等多个角度,提供国际经验支持。在邮储银行之前,CPPIB在2011年曾投资阿里巴巴。因对这笔投资较为满意,CPPIB对中国企业也更加有兴趣。
 
之所以选择邮储银行,一个原因是看中其拥有4亿多零售客户,这恰恰与中国正在进行的向消费驱动型经济转型的大趋势相契合。可以看到,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邮储银行,都属于“大消费”的主题。
 
加拿大养老金计划(CPP)创立于1966年,是一种强制性征收的全国性社会保障计划,对年满18岁在加工作人员征收(除魁北克省外)。在1997年以前,加拿大养老金基本不做投资,也没有专门的投资机构来进行运营。
 
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加拿大人感觉到“坐吃山空”的危险正在临近。经过严密计算后,一个可怕的结论出现了——如果不进行增值投资,基金结余将在二十年内耗尽。
 
加拿大养老基金经历了一次真正的危机,人们几乎失去了信心。就在那个时候,CPPIB应运而生,承担起运营加拿大养老金计划的职能。随后,CPPIB对养老金计划进行了非常多的修正。Mark说,让人们对养老金管理机构建立信任,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
 
作为全球典型的长期机构投资者,CPPIB投资较为多元。既包括房地产、基础设施,也包括私募股权、公开市场,以及基金、信贷业务。2008年,CPPIB在香港设立办公室,这是其第一个在加拿大以外的办公室,亚洲市场受到高度重视。在2006年~2015年十年间平均年化收益率达到7.3%,远高于同期CPI水平和GDP增长值。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其资产规模达到2729亿加元。
 
在Mark看来,加拿大养老金保持较高收益的一个关键原因,是其投资的独立性和纯粹性。一方面,CPPIB不会受到行政干预,这使得投资变成一个较为简单的问题。另一方面,较高独立性意味着CPPIB可以一定程度上自行决定薪酬体系。寻找精英人才,支付有竞争力的高薪酬,组建一个长效的团队,在不同的资产配置之间决策,选择最有利可图的方式投资。Mark强调,有足够的自由决定薪酬,得以招聘到最优秀的人才,这是CPPIB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支撑。
 
看重亚太市场
 
亚太市场对CPPIB的投资收益有较大贡献。除中国外,CPPIB还投资了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印度以及东南亚地区,投资金额超过400亿加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亚太投资份额占到CPPIB总资产的16.2%。
 
CPPIB对新兴市场非常重视,以股票资产为例,一季度末配置国际发达市场股票155亿加元,配置新兴市场股票达到109亿加元。
 
2011年末,CPPIB在中国市场获得了合格境外投资者资格(QFII),目前获批总额度达到12亿美元,是加拿大获批机构中份额最多的机构。通过QFII,CPPIB可以投资中国内地上市公司股票。
 
Mark告诉本报,12亿美元的QFII额度已经全部用完,为了更充分地投资,未来将申请更多额度。
 
今年夏天,亚洲市场经历剧烈震荡,股市连续暴涨暴跌。“前期上升了很多,后来又下降了很多,但跟年初相比总体是平稳的。”Mark认为,CPPIB养老基金管理机构看中的长期投资效益,短期风险不会有太大影响。
 
对中国市场而言,CPPIB目前主要的投资主题是大消费。在Mark看来,中国经济正在向消费驱动型经济转型,与之相关的医疗、科技、金融企业,都是潜在的投资领域。选择投资邮储银行也是基于这样的逻辑。
 
对CPPIB而言,中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持续变化的市场,监管政策不断变化,经济在进行一个巨大的转型。长期来看,CPPIB一定会增加对中国市场的投资,但会非常谨慎。
 
对中国的建议
 
Mark告诉本报,CPPIB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下称“社保基金”,即SSF)、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投公司”,即CIC)一直保持良好的交流,相互分享在全球投资的经验和想法。
 
但是,如何建立一套符合本国实际的养老金投资体系,是一个宏大而复杂的问题。最核心的挑战是,如何在允许养老基金去进行风险投资的同时,还可以保障足够的投资收益。因为风险可能会带来损失,而养老金受益人不希望承担这样的风险,养老是个严肃的问题。
 
Mark表示,CPPIB运行过程中有两条经验值得分享。首先,风险承受能力,取决于负债情况。即是否可以选择高风险领域进行投资,最主要的制约因素在于支付养老金的期限是否急迫,资金链是否可以维持。
 
“我们非常特别,”他告诉记者,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加拿大养老基金的资金流入都比支付要多,对外净流出非常少。这使得CPPIB有足够的承受力、足够的信心去投资一些风险相对较高的领域。虽然短期看上去可能是经历了风险,但是长期并不用担忧。反而,对于短期就有大规模养老金支付缺口的机构而言,可能就很难去承担投资风险了。
 
第二个经验是精炼化管理。“我的观点是,由较精炼的团队来管理基金,比组织很多团队一起管理,要更简单有效。”Mark认为,将很多规模小、有才华的团队凝聚到一起,并且又具有很强的投资能力,这非常困难。加拿大养老金的做法就是,由一个团队来管理养老金。即除了魁北克之外,其他区域的养老金全部由CPPIB一个机构来负责运营。
 
各国在养老金管理上模式各异,有的是国有机构运营,有的是私人机构管理。Mark认为,加拿大模式到目前为止运行不错,但是没有哪一个模式是完美的。一个国家还需要根据本国实际,设立最符合现实需要的养老金管理体系。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