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墨西哥监狱黑幕:一切明码标价 囚犯和警卫分赃


来源于:参考消息网

摘要:墨西哥黑监狱,由危险的囚犯和腐败的警卫制定规则,里面所有东西都是明码标价。

西班牙《世界报》12月21日刊登《在墨西哥监狱里地狱般的“奢华”生活》一文。
 
 
文章称,奥克塔维奥进入墨西哥城北部一家监狱的第一天就被洗劫一空。他说:“警卫把我脱光了,他们就在我面前瓜分我的东西。然后他们给了我一件脏衣服,看守亲自向我详细说明价目表。里面所有东西都是明码标价的,包括吃饭、喝水、使用卫生间、性生活、躺着睡觉和挨打……”
 
因被控犯有杀人和抢劫罪,奥克塔维奥在监狱里呆了将近一年时间,后来被宣告无罪。他讲述了墨西哥监狱的地狱般现实,那里就如同一个小社会,由危险的囚犯和腐败的警卫制定规则。其中最重要的规矩就要“找妈”,即找到那个能决定你能否活着出去的人。囚犯们用“妈”来代指某个资深犯人,实际上他才是高墙内真正的主宰,能够决定所有“孩子”的未来。
 
一个致力于为囚犯争取人权的非政府组织的律师罗伯托·科尔特斯说:“一进去就得干活,要负责打扫,还有新犯人需要提供的一些服务。如果不愿意做,就必须付钱给其他犯人和警卫。这是一种囚犯的自治。”
 
奥克塔维奥说:“进去以后,其他犯人会分析你的外表,问你一些问题,看看能从你这儿弄出多少钱来,他们会跟你要你父母的电话,以便敲诈他们。我进去的时候没有钱,一开始不得不做一些打扫的工作,替他们传递食品和毒品。”
 
后来他和“妈”联系上了。科尔特斯说:“他是必须接触的老犯人,他是说了算的。”
 
奥克塔维奥说:“我的父母来看望我,他们给我拿了些钱,这样我就可以选牢房,还能有保镖。”全国公民观察组织的研究员莱昂内尔·费尔南德斯说:“监狱里有一种被称作‘怪物’的人。他们没有家人也没有收入,靠给人当保镖挣钱,几乎就是奴隶。例如打架的时候,动手的都是听命于主人的这些保镖。”监狱里的不同帮派和“妈”们经常会为了争夺地盘而起冲突。
 
文章称,奥克塔维奥与人达成协议,每月支付2000比索(1墨西哥比索=0.4059人民币元——本网注)“选择一间好牢房”,大约每天100比索雇佣一个奴隶保镖,“我走哪儿他跟到哪儿,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他的饭钱和花销由我承担”。
 
奥克塔维奥所说的特权好牢房是一个“长4米,宽3米的空间,里面睡着38个人。有的站着睡,有的躺着睡,或者睡在吊床上。如果想上卫生间,就得踩着别人的身体过去”。这就是好牢房吗?奥克塔维奥解释说:“是的,因为你可以选择跟谁在一起,可以远离那些最危险的人物所在的区域,有电视和广播,也可以多付点儿钱给‘妈’,住上单人牢房,但是这样就会暴露自己,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有钱,这很危险。”
 
莱昂内尔说:“有的人站着睡觉,被唤作‘吸血鬼’,身上披着床单,有的人甚至在厕所里睡觉。如果你没付睡觉钱,就会被关进特殊的牢房,在那里会挨打。甚至要到食堂或公共区域去睡觉。”网上甚至流传着一些囚犯拍摄的视频,显示囚犯会付钱给警卫,这是避免被暴踢的“强制税”,“有时是囚犯收钱,然后和警卫分赃”。
 
在谈到警方的腐败时,奥克塔维奥说:“要让看守多照顾照顾你,每月得付3000或4000比索。”费尔南德斯说:“有些监狱里的警卫甚至要付钱给囚犯,让他们保证他的安全。”奥克塔维奥说,他在入狱期间,平均每天有3-5人因自然或非自然原因死亡。
 
文章称,高墙外的家人支撑着囚犯们的生活。奥克塔维奥说:“犯人常常会要求亲友们不要来探视,以免遭到敲诈。来的时候不要穿得太好,不要让任何人注意到你是不是有钱。仅仅为了在院子里见到亲人,他们就需要向几道门岗的守卫支付总计400比索的费用。”如果多付60比索,探视时间还可以延长10或15分钟。如果肯出钱,甚至可以在食堂或更好的地点会面。
 
有些探视变成了铁窗内的性爱。一些囚犯会出租简陋的帐篷,供其他囚犯和他们的爱人“亲密相处”。科尔特斯说:“在官方提供的夫妻专用房中会面需要办理繁琐的官僚手续,而且房间里面太脏,犯人们不愿意去。”
 
文章称,这不是监狱里唯一的付费性服务。奥克塔维奥说:“有很多人卖淫。他们放妓女进来,要跟她们私会就要付钱。甚至有时候晚上还会让她们来。有些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他们没有人探视,家人也看不起他们,他们就会卖淫以获取收入。”
 
食品和饮料按照数量和质量收费,用水也是一样。用热水洗澡的价钱是20-30比索,冷水浴10-15比索。罗伯托说:“用卫生间也要花钱。不肯花钱的人就要到一些指定的地点方便。囚犯们称这些地点为‘塔马林多海滩’。”毫不夸张地说,囚犯们是在散发着恶臭的排泄物中间洗浴的。
 
最近在一些监狱开展的研究结果显示,州立监狱53%的囚犯没有可饮用的水,32%的人不能获得清洗用水,20%的人任何类型的用水都享受不到,18%的人会花钱购买,12%的人会将污水煮沸后使用。
 
文章称,墨西哥当局对监狱里的这种小社会现象熟视无睹。每年都会有相关的报告和视频对监狱里的死亡和腐败等现象进行控诉。墨西哥庞大的监狱人口超过了23.3万,而监狱的容纳能力只有16.6万。费尔南德斯说:“墨西哥司法系统最糟糕的问题是,监狱已经变成世界上最昂贵的酒店,是无政府不人道,自定规则,腐败严重的小社会,警卫们也是问题的一部分。”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