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城市工作路线图:5年完成棚户区城中村和危房改造


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

摘要:城市是我国各类要素资源和经济社会活动最集中的地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实现现代化,必须抓好城市这个“火车头”,把握发展规律,推动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发挥这一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有效化解各种“城市病”。

时隔37年之后,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再次召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历了世界上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从1978年到2014年,城镇化率年均提高1个百分点,城镇常住人口由1.7亿人增至7.5亿人,城市数量由193个增至653个。城市发展带动了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城市建设成为现代化建设的重要引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但如何建设、发展、治理城市?中央最高级别的工作会议为此划定了蓝图。

时隔37年,最高级别城市工作会议再度召开。

中央城市工作会议12月20日至21日在北京举行。会议指出,城市是我国各类要素资源和经济社会活动最集中的地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实现现代化,必须抓好城市这个“火车头”,把握发展规律,推动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发挥这一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有效化解各种“城市病”。同时提出,推动城市发展由外延扩张式向内涵提升式转变,力争到2020年基本完成现有城镇棚户区、城中村和危房改造。

民生证券分析师李奇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做好城市工作是解决民生问题的应有之举。尽管各级政府相当重视城市规划与基础设施建设,但城市建设中仍有诸多问题困扰着居民生活,如各功能区分布不均衡导致居民上下班通勤时间较长、城市抵御暴雨暴雪等极端天气能力弱使得经常“看海”等。

亮点1:树立“紧凑城市”理念

从发达国家城市化发展的一般规律看,我国现在开始进入城镇化较快发展的中后期。今后还将有大量人口不断进入城市,城市人口将逐步达到70%左右。

37年前的城市工作会议提到必须继续认真贯彻“控制大城市规模,合理发展中等城市,积极发展小城市”和“十分珍惜、合理利用每寸土地”的基本方针。

相比之下,此次会议依然强调要控制城市开发强度,划定水体保护线、绿地系统线、基础设施建设控制线、历史文化保护线、永久基本农田和生态保护红线,防止“摊大饼”式扩张,推动形成绿色低碳的生产生活方式和城市建设运营模式。

会议称,要坚持集约发展,树立“精明增长”、“紧凑城市”理念,科学划定城市开发边界,推动城市发展由外延扩张式向内涵提升式转变。城市交通、能源、供排水、供热、污水、垃圾处理等基础设施,要按照绿色循环低碳的理念进行规划建设。

去年7月,国土资源部会同住建部,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14个城市进行了城市开发边界划定首期试验,目前已有初步成果,相关原则和方法已基本确定。

国土部规划司司长董祚继认为,划定城市开发边界有三重意义:一是促进城市转型发展,提高城镇化质量;二是有利于节约用地和保护耕地;三是通过划定城市开发边界,尽可能地把自然本底守住,把城市放在大自然当中,改善城市生态环境,推进生态文明建设。

会议还称,要促进“多规合一”,全面开展城市设计,完善新时期建筑方针,科学谋划城市“成长坐标”。

河北发改委一位人士就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一些地方的城市规划“短命”的客观原因是经济发展速度快,很多规划缺乏前瞻性,但不可忽略的主观因素是由于缺乏国家层面总体布局安排和综合考评体系,城市都想不断扩张,获得更多的用地指标,发展经济。

亮点2:加强城市地下基建

会议指出,要提升建设水平,加强城市地下和地上基础设施建设,建设海绵城市,加快棚户区和危房改造,有序推进老旧住宅小区综合整治,力争到2020年基本完成现有城镇棚户区、城中村和危房改造。

中国城市基础设施欠账问题明显,高层早前就对此有明确关注和表态。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中说,我们现在还有1亿人口居住在棚户区,我们必须给他们一个符合现代标准的居住条件,我们将继续大规模地推进棚户区改造。同时还要推动城市地下基础设施的建设。最近我们在推动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

有券商指出,地下管廊有望大幅提高城市综合管理能力。截至目前,全国城市排水管道总长度约50万公里,地下管廊长度却不足1000公里,考虑其上亿元的单公里造价,地下管廊长期投资空间巨大。按其测算,到2020年,地下管廊建设总投资规模约8000亿元。

另外,据申万宏源(11.43, 0.17, 1.51%)测算,海绵城市建设无疑会拉动新一轮城市建设热潮,按照国务院关于海绵城市建设目标要求,2013年底全国城市建成面积4.78万平方公里,保守假设每平方公里投资1.5亿元,试点城市每平方公里1.9亿投资,静态预估2020年对应1.4万亿元投资额,2030年则对应5.7万亿元投资额。

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原主任陈淮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投资不光是工业固定资产,还包括城市固定资产大规模形成,如城市基础设施的改善,以前我们修城铁、地铁、立交桥,最近要搞地下综合管廊,这些是我们作为公共事业投资核心的主要取向。

“消费升级一定需要成规模集体性的居住条件改善,连接投资和消费的节点就在这儿。”陈淮说。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牛凤瑞也表示,基础设施的完善将起到价值转移的作用,引起地价上涨,房价也会水涨船高。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