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巴西最高法院要求暂缓弹劾程序 罗塞夫仍有胜算


来源于:一财网

摘要:巴西最高法院要求该国众议院特别委员会暂停审议弹劾总统罗塞夫,该裁决令罗塞夫有了喘息的机会。

 
巴西最高法院要求该国众议院特别委员会暂停审议弹劾总统罗塞夫(Dilma Rousseff)的相关工作,直到其对审议弹劾申请的国会特别委员会之有效性作出裁决为止。
 
在众议院接受弹劾申请,执政联盟出现裂缝之际,该裁决令罗塞夫有了喘息的机会。有分析认为,尽管面临诸多挑战,目前罗塞夫仍有胜算。
 
执政联盟隐现裂痕
 
大法官法坎(Luiz Edson Fachin)称,弹劾程序必须暂停,以避免出现日后可能被最高法院裁决无效的行动。对罗塞夫的弹劾审议将推迟至16日,届时最高法院将对选出审议弹劾申请的国会特别委员会的不记名投票是否有效作出裁决。有政治观察家称,这段时间有利于罗塞夫“出招”抑制政治对手,因为法坎由罗塞夫任命。
 
针对罗塞夫的弹劾书由数十名反对党众议员背书,反对派指责罗塞夫政府去年的财政违反预算法,未经国会许可向国有银行举债,同时,政府在国营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的调查上不作为,试图掩盖内部腐败问题。
 
在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贪腐案中,尽管罗塞夫并未接受调查,但罗塞夫的很多盟友都牵连其中,例如此前其阵营在参议院的核心成员阿玛拉尔(Delcidio Amaral)正因妨碍对Petrobras的调查等罪名在监狱中等待审判。阿玛拉尔已经同意和检方合作。有分析认为,如果阿玛拉尔爆出新消息,将对罗塞夫及其领导的劳工党带来巨大威胁。
 
本月2日,众议院议长库尼亚(Eduardo Cunha)接受弹劾申请,这标志弹劾罗塞夫的程序正式启动。此前外界认为,劳工党和巴西民主运动党组成的执政联盟拥有足够议席挫败弹劾,然而执政联盟却出现裂痕。
 
副总统特梅尔8日公开表达了对罗塞夫的不满,他在一封公开信中称因为罗塞夫不信任他和巴西民主运动党,身为副总的自己一直被边缘化,在罗塞夫的第一个任期内几乎没有参与重要决策的制定,只有需要巴西民主运动党投票和政治危机时,才会想到他的存在。
 
特梅尔所在的巴西民主运动党在国会拥有相当多的议席,是罗塞夫领导的执政联盟的主要盟友,若罗塞夫遭弹劾,特梅尔将代行总统职责。
 
“我一直让巴西民主运动党团结在你身后。”特梅尔在信中称,罗塞夫现在和将来都不会信任他和巴西民主运动党。
 
众议院8日,就审议弹劾申请的特别委员会成员名单举行表决,这份由反对派起草的名单得到了272票支持,199票反对,这样的结果加之特梅尔的公开信,令外界认为执政联盟内部的分裂让罗塞夫安全通关蒙上阴影。
 
 
按照法律,只有反对派在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全体表决中均得到三分之二的票数,罗塞夫才有可能下台。目前尽管众议院投票结果意外,但反对派要想获得三分之二的支持仍有很大困难,而现在参议院的81名议员中罗塞夫盟友占多数。
 
罗塞夫否认贪污?
 
众议院议长库尼亚(Eduardo Cunha)称,不记名投票令罗塞夫联盟中那些摇摆成员支持审议弹劾申请的国会特别委员会。
 
然而,库尼亚本身也面临多项指控,其中包括在Petrobras合约中受贿,以及在瑞士银行藏匿数百万美元。目前他均表示否认。
 
罗塞夫在当地时间9日于博阿维斯塔的一个活动中再次否认在总统任期内有不正当行为。
 
“我没有做错事。没有贪污。”她说自己因在社会项目上开支太多而遭到检举。
 
有分析称,因为巴西正经历近25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不少巴西人希望罗塞夫下台,而当前巴西的政治乱局更加深了对经济发展的担忧。
 
一位长期在巴西运营物流生意的中国企业家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目前的巴西政坛属于“瞎折腾”,但从商人的角度看,目前巴西经济只能依靠罗塞夫。不过从整体上看,他还是不看好巴西的经济形势。
 
据巴西地理统计局的数据,今年第三季度巴西国内生产总值为1.481万亿雷亚尔(约合3838.75亿美元),比上季度萎缩1.7%,比去年同期萎缩4.5%,这已经是巴西经济连续3个季度出现衰退,也是自1996年有该项统计以来的最差表现。同时,第三季度失业率攀升到了8.9%,介于18到24岁的年轻人中,失业率高达19.7%。
 
据路透社报道,由于巴西经济严重衰退、财政赤字扩大,且政治停摆风险上升,国际评级机构穆迪9日将巴西债信评级列入观察名单,可能调降至垃圾级。今年9月和10月,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和惠誉已先后将巴西评级调降至垃圾级和逼近垃圾级。巴克莱分析师拉瓦艾(Bruno Rovai)认为,如果穆迪调降巴西评级,可能导致16亿美元投资撤离。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