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贪官之子天津楼盘将被拆 已成当地黄赌毒聚居地


来源于:界面

摘要:虽然赵晋早在去年7月就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虽然赵晋早在去年7月就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但这位“最牛开发商”给天津留下的后遗症,却仍在发酵。

12月10日,《天津日报》旗下新媒体新闻117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文章称,赵晋在天津开发的水岸银座及名门广场项目将拆除,其中刚刚整体完工的水岸银座最高一栋公寓高度已超200米,或将成为天津首个被拆除的超过200米的超高层建筑。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该文章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由于水岸银座三座超高层均已主体封顶,受限于地理位置及周边环境,或无法进行爆破拆除,只能进行人工拆除,预计费用将大幅超过名门广场的拆除费用。

该文章发布不久即被删除,界面新闻记者经由内部人士求证确认,水岸银座及名门广场项目将被拆除的消息属实。值得一提的是,此前赵晋旗下公司曾以 无足够资金继续开发为由公示退款退房,但界面新闻记者多方采访了解获知,目前有不少业主仍未接受赔偿方案,不少业主还希望项目能最终交房并投入使用。

有关水岸银座和名门广场拆除的消息虽尚未得到官方明确回应,但此消息一出,激起千层波浪,这位“赵衙内”过去多年在天津经营的庞大地产帝国也再度被揭开。

去年7月,天津银监局发出的一份金融监管提示书称,天津高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和天津汇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高管被有关部门控制。随后半年, 包括原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公安局长武长顺,南京市委常委、建邺区委书记冯亚军,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敏,以及已退休8年的赵晋之父——江苏省委原秘书长赵少麟先后落马。一个官二代利用父荫,以房地产开发为名目,在多地骄横跋扈、肆意敛财的故事逐渐浮出水面。

此次传出拆除消息的水岸银座和名门广场,都位于天津市黄金地段,分别由天津高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及天津汇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建设,法人 代表均为赵晋。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这两个项目最终决定拆除的原因在于其开发工程中随意修改规划等问题严重,导致容积率过高,将令后期使用存在诸多隐患。 而利用关系拿的好地,之后修改规划拉高容积率,再以装饰性飘窗为幌子“蒙混过关”,正是赵晋通过房地产敛财的惯用套路。

以紧邻海河景观带,与小白楼CBD隔河相望的水岸银座为例,可一窥赵晋当初骄横跋扈之手腕。2009年8月,天津高盛地产出资36940万元拿 下该地块,地块为40年产权的商业金融用地,地上总建筑面积69900平方米。而到了2010年6月,经有关部门批准,增加该地块地下商业建筑面积 10126.84平方米。

这个项目诞生之初就以超小户型、低总价的卖点冠绝津门。根据其2号楼户型图,单层楼内居然包含有70户。赵晋在建筑设计上非常大胆,几乎视规划 为无物。水岸银座总计3栋公寓,最初规划最高35层,高度将达169米。但在随后几年的建设过程中,楼层越盖越高,目前水岸银座最高的3号楼已达65层, 约208米高。

为了掩盖违规修改规划的事实,赵晋旗下楼盘都存在产权面积与实际面积差距极大的情况。购买了水岸银座一套房子的秦先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其购买 的房子使用面积为40平方米,但其产权证上的面积仅有9.5平方米,据秦先生说,售楼员当时的解释是,其余面积按“装饰性飘窗”计算,属于赠送面积,因此不计入产权内。

因为这种操作,赵晋的楼盘即便在黄金地段也敢于放出低于周边市场价近30%的售价,这对于不少购房者来说无疑是极大的吸引。这曾是赵晋引以为豪的“香港公寓模式”,旗下项目售楼员也常以香港“鸽子房”是城市发展趋势为说辞蒙骗购房者。

但这种高密度楼盘后来被证明存在巨大居住隐患,由于单层户数过多,买家多数用于出租,致使楼宇管理困难,人员复杂,火灾等危险隐患极高。

由赵晋旗下公司开发,位于天津市中心主干道南京路上的诚基中心,正好印证了这种“鸽子房”的危害。诚基中心是赵晋在天津的第一个项目,三幢高楼共拥有超过5000户单元,由于租户过多,人员复杂,已经成为天津有名的黄赌毒聚集地。界面新闻记者此前曾多次探访此地,昏暗的走廊满是异味和生活垃圾, 随处可见办证、代开发票,以及各种色情服务的小广告。在大楼的楼梯间内,有业主甚至发现过吸毒用具和情色用品。

因为这里到处都是便宜的群租房、隔断房,甚至催生了产业链,不少出租车司机会将外地来客推荐至此,以此获得回扣。这也令诚基中心早年成了南京路上有名的“炮楼”,每天下班,大楼周边总有不少发租房小卡片的人员向过往路人推销。此外,由于密度过高,大楼电梯常年拥堵,高峰时期电梯的等待时间甚至将近20分钟。

各式商户及皮包公司密布,大厦底商也由于口碑不佳多年来经营不善。诚基中心早年还曾多次发生火情、高空坠物等事件。在周围顶级酒店和高档商业写 字楼的簇拥之下,面朝南京路,背靠五大道风情区的诚基中心就像长在天津城市门面上的一块烂疮。政府多次出面治理,但却始终难见成效。

也许没人相信,这样的“问题”楼盘,早年还曾一度销售火爆。诚基中心2005年开盘销售,曾创造两日内卖出1288套的销售神话,并获得当时地 方媒体评出的“最具人气楼盘”奖。除了优质的地段之外,人们更多看中的是其低廉的价格。当年,40万在其周边买一套住宅几乎是天方夜谭,但诚基中心一开盘 就主打总价38万的58平方米小户型,这样的价格一出,不少人趋之若鹜。

这正中了赵晋的圈套。赵晋的公司在全国各地,所拿的几乎均是城市核心区的好地,利用购房者看中投资价值的心理推出低价小户型,短期内迅速销售回 笼资金,之后再改头换面,以新公司的姿态重新出山。这些名不经传的公司屡屡获得好地,又屡屡以相似的手法牟取暴利。在天津,赵晋通过多个公司,还陆续开发 了卓越浅水湾、君临天下等项目。

自从2003年进入天津以来,赵晋在房地产圈内并不高调,见过他本人的寥寥无几,甚至直到出事之前,很多人也不了解赵晋其人和他背后庞大的政商 关系网。不过业内对其公司屡屡在城市核心地段拿地的能量,无视规划公然提高密度,增加建筑面积的大胆做法却常有耳闻。在人民网天津市政府留言板上,至今仍 能看到不少业主对其项目胡乱建设地投诉。但过往多年,赵晋在天津却始终畅通无阻,违规手法总能获得默许,无人过问。

如今,屹立在海河沿岸的水岸银座如果不做改善继续投入使用,未来也可能成为又一个诚基中心。从外观看,三栋高楼紧紧贴在一起,楼间距极低,不少 房源终日不见阳光,这里有比诚基中心更甚的超小户型结构。秦先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买这里的人几乎没有人会自住,早年他也是看中其低廉价格和黄金地段优 势,只是以后租出去享受收益。据了解,水岸银座周边同等面积公寓租金大致在3000元左右。

此次政府决定在未全部完成退款的情况下拆除,意味着不少业主的赔偿问题将变得更为复杂。界面新闻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此前的退款方案提出,购房者 需在12月15日之前到户籍所在的区县(非天津户籍人员到河西区)指定地点提出退房申请。但据多位曾购买水岸银座的业主透露,此前公示退款后,只有一部分 人接受了退款协议。另据《天津日报》微信文章透露,水岸银座共有1万余套房源,其中七成已售出。

界面新闻记者另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由于赵晋旗下公司剩余资金并不足以满足全部退款需求,天津市多家大型国有房地产公司将接手退款善后工作,其中 水岸银座项目将由天津市住宅集团承担。天津市为此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各地方居委会此前曾出面主动联系业主,根据购买年限等具体情况协商退款事宜。但因为 这些黄金地段的房价近年来水涨船高,不少业主对赔偿方案并不认可。

拆,难,不拆,隐患更大。不少天津房地产界业内人士认为,赵晋留下的这些项目如果不拆,将会在未来带来长久麻烦。他利用关系违规营建的不少楼盘早已成为遗祸,相比于拆除所需的花费,未来对这些项目的修整和治理将更加劳民伤财。

一度呼风唤雨的赵晋父子建立起的庞大房产帝国早已倒坍,但他们留给天津门脸上的这块烂疮如何处理,正在考验天津市政府的智慧和决心。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