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国军改攻坚备受关注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时近年尾,北京有两大重要会议,一个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个是中央军委扩大会议

时近年尾,北京有两大重要会议,一个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一个是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今年的这两个会议,都被定为是“攻坚战”的部署会议,其中中央军委扩大会议,部署的是备受关注的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攻坚”。

部署明年经济和社会发展大计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当天即将核心内容公告天下;而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从会期到内容,从来都秘而不宣。但北京消息透露,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周起已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

香港《明报》报道称,11月24日至26日,北京曾召开“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习近平在会上的讲话,被认为标志着军队改革的终极拍板。也就是说,中国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方案在会上已和盘托出,改革的领导机构正式组建,等待进入“实施阶段”。

中央军委扩大会议通常在12月举行,决定来年军队工作大计,而今次会议唯一的议题,应该就是如何实施军队改革。虽然军委扩大会议的内容从不对外公布,但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连发评论文章,侧面透出中央军委扩大会议的主题。由于今次中央军委扩大会议的焦点议题不同于过去,所以连中共中央的机关报《人民日报》上,都发表解放军总政治部署名的评论文章,来作更大范围的思想动员,文章的标题是〈坚决打赢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这场攻坚战——深入学习贯彻习主席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重要论述〉。

军改怎么改

11月底军方宣称军队编制大调整。

目前方案还不得而知。但最为流行的说法是中央军委直属机构的“三委六部一办三局”。它基本契合早前军改工作会议中传达的四总部过于集权、必须实行多部门制的要求。

在这份传播甚广的名单中,“三委”包括军纪委、军委政法委、军委科技委,“六部”包括联合参谋部、政治工作部、训练管理部、国防动员部、联合保障部和装备发展部,军委办公厅以及军委审计署、管理保障局、外事局、军援军贸局、战略规划局等“五局”。

外媒分析称,基本可以判断,13个军委直属组成单位的行政级别将有参差。具体而言,升格后的军纪委,以及相当程度上延续传统优势的联合参谋部、政治工作部主官可能持有进军委的资格证。

其中,联合参谋部可能仿照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方式,成为决策咨询顾问机构,囊括各大军种主官。而其原本内设的作战、情报、通信、军训、军务、动员、装备、机要、测绘、外事、管理以及各兵种业务部门将基本剥离出去,即军队作训、动员等将成为单独的平行机构。

另外,鉴于“政治治军”的传统非但没有松懈甚至有被强化的趋向,预料中的政治工作部虽然继承了原来掌握政工人事大权的总政,也会在军政双主官体制中确保地位,但军纪委、军委政法委的改组,将大大限制政工部独掌大权的可能。

同理,总后、总装也延续降格和剥离分拆职能的思路。事实上,相对来说,总后职能地位基本稳定,自其成立早期便以后勤组织指挥、勤务保障作为两大职能。不过,总后掌握军队“钱袋子”使得其成为军队腐败最为猖獗的机构。早在1998年江泽民在位时强行将总后部分权力剥离,另组总装备部。但这并未阻止胡锦涛时期总后和联勤保障部门腐败窝案的爆发,尤其是谷俊山前后三任副部长均系狱。

此外,可能新设的陆军总部,以及海、空、二炮总部按照“军种主建”的角色定位。

还有受到关注的是七大军区变五大战区。

此前凤凰卫生节目中军事专家马鼎盛透露,解放军现有七大军区可能精简成为五大战区。具体而言:沈阳军区没动,兰州军区没动,西南的成都军区没动;动的可能主要是广州军区和南京军区合并为南京战区,这是未来作战最可能的地方,一个针对钓鱼岛,一个针对台湾岛,一个针对南海;至于济南军区就并入北京军区作为中央战区,这个中央战区是作为中央军委的战略预备队,随时驰援东南西北四方,主要是驰援南方。合并精简,可以减少指挥的机关而增加了战斗力。

改革意义重大 难度极高

《明报》分析称,这场军队改革,意义的确重大,也真是难度极高,要看明白得先从历史上看。晚清虽有洋务运动,但军事转型错失良机,令中国在两次鸦片战争中捱打,在甲午战争中一败涂地。到了中华民国年代,先是军阀割据,再有强敌入侵,最后国共内战,更谈不上军事转型。中共建政后至改革开放前,数度提出军事变革要求,但也只是行换总长、调司令之事。

中国今次要从解放军编制体制、机构人事各个方面,展开大范围深层次的军事变革,有人认为等同“推倒重来”,有诸多原因,一个是要改变军队现状,一个是呼应国家发展大战略。

习近平接任军委主席之后,第一个治军要求是“能打仗,打胜仗”,但解放军的现状是既不能战,更无战胜把握。因腐败渗透军中,由中央军委到基层连队,都有贪腐问题。于是要展开军中反腐,拿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开刀,到用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祭旗,迄今已有近50名军级以上高级将领受查“落马”,校尉之类小苍蝇被拍更多。此外,机构臃肿,头重脚轻,正如邓小平多年前形容的,“这样庞大的机关,不要说指挥打仗,跑反(走难)都跑不赢”。习近平深感体制机制的深层问题不解决不行,遂下决心要军队改革,特别是领导管理体制的改革,来实现战斗力重建。

报道表示,这次军队改革重点,无论是撤销四总部,削减总政权限,成立联合作战指挥部,还是新设陆军总部,七大军区变五大战区,都显示既要透过变革来实现肃贪变得“能打仗”,又要因应满足大国战略的需要,实现“打胜仗”。此外,还有一层政治深意。明年对中共、对习近平来说,是权力重组的十九大筹备之年。解放军不仅是一支国防力量,还是一支政治力量。国防和军队的改革,既要动机构,又要变人事,新中央军委组成和新作战体系建构,将有一批新将领走上前台,他们不仅是一支政治新军,还将成十九大权力重构的压台基石。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