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总理的难题:怎样让各州参与税务改革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税务改革是澳大利亚经济的救命良药,但需要花很多时间才能把这药弄得病人愿意吃。

税务改革是澳大利亚经济的救命良药,但需要花很多时间才能把这药弄得病人愿意吃。

即将公布的年中经济展望将会确认澳大利亚在稳定债务方面任重道远。在面临消减支出,还是增长经济时,毫无疑问后者是控制债务的最佳选择。

这一手段并不新鲜。撒切尔夫人在增长经济方面比消减支出强多了。霍华德也采取了类似方式。

在最新的澳大利亚各政府峰会上,关注的重点是税务改革,这一点都不令人惊讶。就此,总理Malcolm Turnbull说他“必须在我们的权限范围内作出决定。”当然了,他有权这样做,但是他就税务改革方面的点子行么?2016年大选,他会像1998年的霍华德那样失去选民支持么?很显然,单凭5%的消费税增长是不够的,而个人所得税方面的讨论和消减退休基金税务也不知道够不够。

澳大利亚各政府峰会上面得出的唯一结论是,总理Turnbull说:“我们的目标是在3月份采取行动”。我认为这是一个不大可能达到的目标。如果时间不被推迟到4-5月,我会感到惊讶。由于财政预算案应该在5月发表,这可能会进一步被拖延。

圣诞假期期间政坛会安静一阵子,看上去明年3月还早,但是实际上很近。我猜Turnbull在明年三月说的话跟上个星期的不会有什么不同。就算他打算做税务改革,他必须现在内阁讨论,然后在党内讨论。这都要花时间。更何况,他为什么要在大选前6个月宣布税务改革呢?按照1998年霍华德的经验,总理最好在8月份以后再开始讨论税务改革事宜。

与各州政府合作的流程不错,但这一次政府峰会与之前的40个没有什么不同。从媒体报道看,这些峰会通常都充满陈词滥调,冗长承诺,以及发表一个无人签署的公告。好消息是,尽管媒体报道不多,最近一次政府间峰会上,作出了反暴力极端、制定了反冰毒策略、反针对妇女儿童的家庭暴力以及原住民经济开发。这个结果还不错。但是,还有很多应该讨论的东西,特别是经济管理。

那些难以处理的问题的关键点通常都在钱上。

想获取公众支持税务改革,最好的办法就是公布一揽子协议,协议中广受欢迎条款的好处可以抵消不大受欢迎条款的坏处。这跟与孩子协商一样:要想吃果冻,就得先吃蔬菜。

至少财长Scott Morrison开了一个好头,他很清楚的表明他不会接受一个增加税务负担的改革方案。

先给各州一个胡罗卜,也就是一些税务好出,因为这样就可以让各州承担起合理花销的政治责任。

现在对税务改革方案有了一些猜想-但是还有很远的路要州。一些州在协商过程中提出有建设性意见-但他们的主意都是办联邦政府想的,而不是帮州政府。有记录以来,联邦=内部的协助从来就不怎么样,据现在观察,很多议员可能认为消费税这副药过于苦口。

附:现行澳大利亚税制模式

澳大利亚是一个实行分税制的国家,其税收收入与其他分税制国家一样分为中央税收收入和地方税收收入,其中:联邦税收有个人所得税、公司所得税、销售税、福利保险税、关税、消费税、培养保证金等税种,以及联邦国有企业上交的利润组成。

州政府税收有工资税、印花税、金融机构税、土地税、债务税等税种组成。在税收收入方面,澳洲一样分为中央税收收入和地方税收收入,所不同的是主体税种不同:澳大利亚的主体税种是直接税,而中国的主体税种是间接税。

在1998年澳大利亚中央税收收入中:直接税(即个人所得税、公司所得税、福利保险税等)占74%,消费税占11%,特殊行业税(烟、酒、汽油)占12%,海关关税占3%;在州政府税收收入中:工资税(PAYROLLTAX即雇主付给雇员工资的同时应向州政府缴纳的一种税,也属直接税)占25%,金融机构税(FINANCIALINSTITUTIONDUTY)占17%,印花税占9%,土地税占12%,博彩税(CAMBLINGTAX)占8%,其他税收占29%。

由此可见,直接税是澳大利亚的主体税种,而直接税中的个人所得税又是重中之重。个人所得税占整个联邦税收收入约60%。澳大利亚是个高税负、高福利的国家,个人所得税负担明显高于中国,与此同时,纳税人还必须按照个人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的1.5%缴纳福利保险税。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