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雅官”背后藏“雅虎” 2015反腐向“官雅圈”开刀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不久前,曾索贿齐白石珍贵画作、涉嫌受贿2000余万元的河北省国资委原主任周杰站上法庭被告席

不久前,曾索贿齐白石珍贵画作、涉嫌受贿2000余万元的河北省国资委原主任周杰站上法庭被告席;近日广西凤山县又曝出,原县委书记黄德意擅自动用国家防治地质灾害资金数百万元在山壁上雕刻“凤凰壁画”。

涉足文化圈、伸手艺术品、身染“文艺范儿”,“官雅圈”暗藏腐败“潜规则”。专家表示,严防“雅好”变“雅腐”,仍待完善权力监督,严惩“雅贿”行为。

“墨香”难掩“铜臭” 30多名落马官员涉“雅贿”

从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爱玉成痴,到河南省南阳市原纪委常委谢先莹“收藏”近亿元名人字画,再到鄂尔多斯市原副市长王会师痴迷摄影,家中搜出十几部昂贵的摄影器材……官员“雅贿”频频曝出。

2015年,反腐加码,“雅虎”仍然不时“现身”。11月,热衷收藏名人字画的河北省国资委原主任周杰涉嫌受贿案开审;江西省峡江县原县委书记宋铜,以支付紫砂壶款等名义收受钱款逾千万元被媒体称为“壶哥”;江西省景德镇市原副市长、“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冯林华利用“作品”洗白受贿钱款,一个个案件令人咋舌。

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已经有30多名落马官员涉嫌收受“雅贿”。除了直接奉上价值不菲的字画古玩等常见手法,“雅贿”还有不少隐形态:“等价交换”式,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原局长宋建国违规为多人办理“京A”车牌,介绍行贿人到其熟识的画廊买画“以画换钱”;“真假难辨”式,行贿者将真品、真迹以赝品价格卖给官员,再由专人以高价回购,官员赚取差价;“自拍自接”式,行贿人安排公开拍卖,将古玩字画真品低价起拍,让受贿方以低价“捡漏”;或将官员收藏的赝品通过不法渠道鉴定为“真品”后拍出高价,暗中找人接盘。

“雅贿”缘何盛行?“房产会贬值,股票会掉价,有太多不确定性。而古玩玉器、名人字画越久越值钱。”北京一位资深书画爱好者说,升值潜力巨大,导致贪官们对“雅贿”情有独钟。

一些办案人员指出,“雅贿”手段隐蔽,侦破难度大,往往成为官员逃避监督的“挡箭牌”。河北省有纪检干部介绍,涉案官员一边借自己身份、权力之便,索要或收受古玩字画等,一边动用职权和公共资源满足行贿者的非法利益,“雅贿”实质是一场“私人订制”式腐败。

两省区超五千干部兼职 艺术价值由权力定价?

“雅贿”盛行之余,还催生不少官员“艺术家”。实际上,不仅书协,各个文艺领域都有官员“兼职”的身影。

早在1998年,中央就曾发文明确要求党政机关领导干部不得兼任社会团体领导职务。但禁令颁布17年后,仍不乏领导干部热衷跻身文化圈。在第二批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湖南、新疆排查和清理发现,在协会等组织兼职的党政干部人数超过5000人,其中厅级干部超过500人,有相当数量的干部在文艺社团任职。

今年4月,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因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获刑17年。在被查处前,他前后“兼职”4个协会的会长、名誉会长或执行理事长。除了在位官员跻身文化圈,“官而退则艺”也是较为普遍的现象。

官员争当“艺术家”,动机何在?一些业内人士认为,除了部分官员真有艺术追求,更多人是借权逐名。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说,一些本身并不是艺术家的官员热衷于进入艺术协会,是想借用权力染指文化圈,进行更隐蔽的权钱交易。

头顶“雅号”广开财路,霸占要职中饱私囊。一些跻身艺术圈的官员往往利用手中权力玩书画艺术、出各种“专著”、开名人讲座,以此收取不菲的稿费、出场费、讲课费等。还有些官员觊觎珍贵艺术品,以“借用不还”等方式据为己有。

“官员艺术”权力定价,“舞文弄墨”实为洗钱。部分官员艺术造诣一般,但作品价格却不菲,其所属协会级别及协会中职位越高价越贵。这些官员“艺术家”热衷题词作赋留下“墨宝”,名正言顺接受“润笔”。

一些纪检干部认为,领导干部的书画“润笔”、写作收入等也应纳入个人有关事项申报内容,接受组织监督检查。

斩权力“任性手” 严防“雅官”变“雅虎”

文化界人士认为,官员热衷跻身文化圈导致社团组织行政化、官场化色彩浓厚。权力伸手文化圈、寻租空间巨大,不仅败坏官场风气,更不利于艺术发展。摘掉文化圈的“官帽”,去行政化改革刻不容缓。

采访发现,为行业协会摘“官帽”,一些地方已经在行动。如成都市今年大力开展清理领导干部在书画、艺术等协会中兼任领导职务的问题。河南省纪委明确规定,非专业出身的领导干部,不论在职还是离退休,不得在各类书画、摄影、艺术等协会中兼任领导职务。

专家分析认为,“雅好”催生“雅贿”,“雅官”养成“雅虎”,实质都是权力“任性”,缺乏监督造成的。斩断权力与腐败的联系,还得从规范权力运行、减少权力寻租空间的角度,不断完善反腐制度设计,从权力源头铲除“雅腐”土壤。

一些法律界人士说,目前司法实践中面临的难题是,在官员“雅腐”案件中,以书画作品为代表的受贿物真伪难辨、价值有弹性,变现手段隐蔽多样,行贿物价值的认定让反腐工作遭遇新挑战,必须从制度建设上予以突破。

专家建议,针对现行法规条例中对“雅贿”缺乏明确认定、取证以及量刑难等问题,应对相关法规出台补充细则或司法解释,厘清对艺术品贿赂的司法认定标准、程序和定罪量刑标准。同时,建立完备的鉴定评估机制,为惩治“雅腐”提供有效依据。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