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首次发布 汇率看一篮子货币


来源于:第一财经日报

摘要:市场主要关注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习惯恐怕要改变了。

市场主要关注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习惯恐怕要改变了。

近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首次公布了其计算的2015年11月30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为102.93,较2014年底升值2.93%,是外汇交易中心参考国际清算银行(BIS)货币篮子、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计算而得出的。与此同时,截至11月末,BIS货币篮子指数、SDR货币篮子指数分别较2014年底升值3.50%和1.56%。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定期公布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将有助于引导市场改变过去主要关注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的习惯,逐渐把参考一篮子货币计算的有效汇率作为人民币汇率水平的主要参照系,有利于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称。

“这是首次由官方编制人民币汇率指数并公布权重,可以认为是对以往政策直接与明确的认定。”招商银行同业金融总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表示,该指数是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的一种,其推出是市场观察中国汇率政策倾向的重要窗口,标志着人民币汇率市场化进程将大幅推进。

一篮子货币上有效汇率的相对稳定

汇率指数作为一种加权平均汇率,主要用来综合计算一国货币对一篮子外国货币加权平均汇率的变动,能够更加全面地反映一国货币的价值变化。

专家指出,参考一篮子货币与参考单一货币相比,更能反映一国商品和服务的综合竞争力,也更能发挥汇率调节进出口、投资及国际收支的作用。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的公布,为市场转变观察人民币汇率的视角提供了量化指标,以更加全面和准确地反映市场变化情况。

“人民币放弃硬盯住美元而转向盯住一篮子货币,以求实现在一篮子货币上的有效汇率的相对稳定。”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研究部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这些数据说明人民币为了保持和美元的相对稳定,对美元以外其他货币依然保持升值态势。但又因为中美经济周期,利率周期都不同步,汇率政策方面也没有必要同步,这样是不可持续的。

长期以来,市场观察人民币汇率的视角主要是看人民币对美元的双边汇率。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称,由于汇率浮动旨在调节多个贸易伙伴的贸易和投资,因此仅观察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并不能全面反映贸易品的国际比价。也就是说,人民币汇率不应仅以美元为参考,也要参考一篮子货币。

从国际经验看,汇率指数有的由货币当局发布,如美联储、欧央行、英格兰银行等都发布本国货币的汇率指数;也有的由中介机构发布,如洲际交易所(ICE)发布的美元指数已经成为国际市场的重要参考指标。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发布人民币汇率指数符合国际通行做法。”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称,2015年以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总体走势相对平稳,这表明,尽管2015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所贬值,但从更全面的角度看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仍小幅升值,在国际主要货币中人民币仍属强势货币。

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前景越发确定

“要保持篮子稳定,意味着在美元对其他货币升值时人民币必然出现贬值。”刘东亮称,美元、港币在篮子中的总权重约为33%,当美元升值时,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不变的情况下,人民币将会对篮子中余下67%的货币升值,必然带来CFETS指数的升值,要维持指数的稳定,就需要人民币对美元和港币贬值,以对冲对其他货币的升值。

中国央行上周三将人民币中间价定在6.414,创2011年8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自8月10日以来,人民币已累计贬值3.4%。截至12月13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6.4599。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的发布,也是监管对市场的回应:观察人民币汇率要看一篮子货币。

刘东亮也表示,人民币对美元在2016年的贬值前景越发确定。由于美联储很快将进入加息周期,美元在2016年存在进一步走强的空间,对一篮子货币维持稳定要求人民币贬值。当然,对一篮子稳定并不意味着该指数必须盯住100,我们猜测或许上下2%可能是适宜区间。

章俊补充,央行在转向盯住一篮子不是一步到位的,因为市场也需要有一个消化的过程。短时间内贬值幅度过大,容易形成贬值预期,这样不利于国内金融资产价格稳定,而同时贬值对实体经济的拉动作用又极为有限。因此无论是在6.5还是其他点位,央行对贬值的幅度应该是有边界的。

未来这些指数保持什么水平才是合理的?

“这些指数维持相对平稳,不出现大幅升值。意味着央行货币政策不是单纯看美联储,而且要增加关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等其他主要货币发行央行的货币政策取向,由此来调整我们自己的汇率政策。”章俊对本报记者表示,鉴于全球央行货币政策取向不一致,在篮子里面存在此消彼长的效应,因此对中国央行而言,采取干预的必要性大大降低。

“虽然对美元贬了,但对一揽子还是在升值,希望市场看一篮子。”章俊对本报记者解释,人民币放弃硬盯住美元而转向盯住一篮子货币,以求实现在一篮子货币上的有效汇率的相对稳定。现在这些数据说明人民币为了保持和美元的相对稳定,对美元以外其他货币依然保持升值态势,这样是不可持续的。因为中美经济周期、利率周期都不同步,汇率政策方面也没有必要同步。

“过去几年盯住美元的机制使中国央行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因与强势美元挂钩,人民币的贸易加权汇率走强,但任何对美元的走弱,又会被市场解读为人民币贬值,引发市场担忧。”凯投宏观首席中国经济学家MarkWilliams在发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虽然中国央行(PBOC)以往说过将人民币与一篮子货币挂钩,但实际上人民币还是持续与美元挂钩,但这次不一样了。

MarkWilliams认为,本次CFETS人民币指数宣布的时机很重要,正好是处在美联储或将加息的“风口浪尖”上,后者可能推动美元走强,未来几天市场将对人民币更加关注。如果在美元走强的背景下人民币持续走弱,不应该被自动解读为贬值。

章俊认为,央行监管的内容重点将有所转变。“第一,在对外方面,受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化的牵制下降,但同时需要更多关注全球范围内其他央行的取向来统筹安排自己的政策应对;第二,在转向盯住一篮子之后,升值压力降低,央行货币政策可以更多转向国内来应对国内经济转型过程中变得更为复杂的经济问题。”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