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危险政商:复星郭广昌沉浮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随着媒体昨晚确认上海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已经失联,目前尚不清楚是正接受调查还是协助调查。该消息迅速引爆各大媒体和微信朋友圈。

随着媒体昨晚确认上海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已经失联,目前尚不清楚是正接受调查还是协助调查。该消息迅速引爆各大媒体和微信朋友圈。

从浙江东阳的一介寒门子弟到身家数百亿的上海滩商界大佬,在短短20余年里,郭广昌堪称创造了一段资本市场的传奇。然而筚路蓝缕和光鲜亮丽背后,隐秘交错的政商关系,如今却或许成了突如其来但早已注定无从躲避的危险。

寒门子弟的资本传奇

1985年,郭广昌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毕业后留在了校团委工作。1992年,他决定辞职,下海创业,与梁信军等4人,用从老师、亲戚、朋友们那里借来的10万元,办起了当时还相当少见的信息咨询和调查专业公司——广信科技咨询公司。机缘和努力让他在25岁那年就赚到人生第一个100万。

1993年,广信更名复星,毕业于复旦遗传工程系的复星“五剑客”中的汪群斌、谈剑、范伟也在这时陆续加入。经过潜心研究,他们在母校找到了生命科学院研究的一种新型基因诊断产品——PCR乙型肝炎诊断试剂,为复星赚到了第一个1亿元,也开始了复星介入生物医药产业的第一步,时为1995年。而时至今日,复星药业仍是复星集团的主力产业之一。

1998年,改制后的复星实业上市,一次即募集资金3.5亿元。郭广昌由此认识到资本市场魅力无穷,开始思索如何将产业与资本对接。

2002年涉足零售业;2003年进军钢铁业、证券业;2004年屯兵黄金产业;2007年投资矿产业;2011年进入保险业。如今的复星高科技集团如今已成为管理着1350亿元资产的投资集团,涉及医药、房地产、钢铁、矿业、零售、服务业等领域。

郭广昌只用了20余年时间,让自己的财富滚雪球般增长,也缔造了一个庞大的财富帝国。

理财周报发布的“2014年3000中国家族财富榜”显示,郭广昌的个人财富已经达到410.33亿元,位居该榜单的第4位。

作为复星国际的大股东,郭广昌持股45.84%,这也是郭广昌最大的财富来源。得益于复星国际股价屡创6年新高,以及其他资产的稳步增长,郭广昌身家从去年的214.19亿元增加至410.33亿元,成为中国排在第四位的富豪。其次,郭广昌通过持有复星医药18.83%的股份获得83亿元财富,通过持有上海钢铁和*ST南钢各23.02%、23.04%的股权,他还分别获得14.56亿元和14.29亿元财富。除了上述4家上市公司外,郭广昌还通过参股另外7家上市公司,积累了超过38亿元财富。

截至目前,郭广昌掌舵下的复星国际以各种方式持有4 家内地上市公司,2 家港股公司(其中复星医药为A+H 两地上市)以及2 家海外上市公司的股权,整个集团业务涉及医药、房地产、零售、钢铁、矿业、保险、PE 等,投资区域由欧洲拓展至北美、中东、东南亚。

 

而根据财新网最新统计,郭广昌实际控制的六家上市公司复星国际(00656.HK)、复星医药(02196.HK)、上海钢联(300226.SZ)、南钢股份(600282.SH)、豫园商城(600655.SH)和海南矿业(6019),在这六家上市公司中,郭广昌身价701.55亿元,根据公开资料测算,郭广昌个人在二级市场持有股权总市值达770.74亿元。



“中国的巴菲特”

郭广昌作为一个多产业投资的推行者,直接、间接控股与参股的公司多达一百余家。对于“复星系”的发展,郭广昌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曾表示:“复星的确还比较干净,我扪心自问,做得还不错。希望能把复兴做成‘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郭广昌是沃伦·巴菲特长期投资策略的追随者,在许多方面,复星是中国版的伯克希尔·哈撒维,尽管这家运营多个产业的多元投资集团规模较伯克希尔·哈撒维要小。

从理念上学习巴菲特到如今实现“产业+投资+保险”的模式,是它发展20多年来的新里程。按照郭广昌的设想,伴随着来自保险公司的资金在复星投资中所占比例的不断提高,复星将逐步过渡成以保险公司为核心的资产管理公司。

在1998年复星医药上市,完成创业和资本积累阶段后,郭广昌和他的团队开始尝试借用资本链条扩张产业。

2001年11月28日,刚刚成立不到一个月的复星投资与豫园商城签署了控股权转让托管协议,复星投资成为豫园商城新的第一大股东,持有13.25%股权,而豫园商城拥有上海童涵春制药厂53.33%的股权。通过收购豫园商城,复星投资间接控制了童涵春。

截至2014年7月4日,郭广昌在豫园商城11.46%的股权,股票市值为12.18亿元。

之后,他以如出一辙的手法运作了对友谊股份的收购:先和友谊股份大股东友谊集团出资4亿元合组上海友谊复星控股有限公司,友谊集团占新公司的52%,复星集团占48%,随后,友谊复星与友谊集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受让友谊集团部分股份,占总股本的29.98%,友谊复星成为友谊股份第一大股东。友谊股份持有上海联华超市51%股权,友谊复星也就顺理成章成为联华超市的股东,2001年,复星集团将友谊复星股份转让给复星实业,复星实业遂成为友谊股份第一大股东,对友谊股份运作至此宣告完成。

2002年复星涉足零售业;2003年,向钢铁行业、证券业进军,投资宁波钢铁,成立南钢联。2004年,投资招金矿业。2007年投资矿产业;2011年进入保险业,与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合资成立复星保德信人寿;截至2012年6月,复星集团涉及医药、房地产、钢铁、矿业、零售、服务业等领域。

作为一个投资集团,资金来源很重要。但1998年复星医药上市后,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

“复星医药上市之后,我以为资金问题解决了,的确在2004年以前做得也很好,但是实际上碰到两个问题。第一,中国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是不完善的,融资一次和上市一次的成本几乎是一样的。第二,中国银行体系对投资型企业不支持。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中国银行业不支持并购,”郭广昌说,“2004年以后,我们痛定思痛,一定要打开资金渠道。”

3年后,也就是2007年,复星国际在香港上市,搭建了一个全球化的融资平台。

郭广昌和他的团队为复星探索了新的生意模式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

郭广昌多次强调,复星的国际化路径有所不同,并非单纯要收购某个国际一流企业或者控股,而是希望借助中国市场升级的机会、借用中国资本走出去的机遇,与国际一流企业建立长期合作、共赢的伙伴关系。
 
复星这种新的生意模式,有一个先试验后放大的过程。第一单是2010年6月投资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第二单是2011年5月投资的Folli Follie。在要与凯雷、黑石竞争的时候,复星全球资源整合能力尽管不如他们,但可以以复星优势为核心,去反向整合全球资源帮他们在中国获得增长。

作为投资集团,资金始终是制约其发展的关键问题。郭广昌面临两种选择,一是自有资金,二是第三方资金,于是与美国保德信成立了保德信基金,GP(普通合伙人)100%是复星来管。但郭广昌并不认为基金这种模式符合复星的投资战略。
 
最好的模式是管自己的钱,但是量又不够,怎么办?

在任何场合,郭广昌从来没有掩饰过自己向巴菲特靠近的野心。这一次,也不例外,他想学习巴菲特,打造自己的第二个轮子,就是以保险为核心的综合金融集团。

2007年,复星参股永安财险。2011年,复星与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合资成立复星保德信人寿。2013年1月9日,复星与世界银行集团旗下国际金融公司在香港地区合资成立的鼎睿再保险公司正式开业。至此,复星集团完成了财险、寿险、再保险“三驾马车”驱动的保险业投资布局。

更重要的是,2014年5月,复星正式完成收购葡储蓄总行下属保险集团80%的股份。

“复星现在3000亿元左右的资产,有30%—40%的资产来自于保险。”2014年5月,郭广昌说。

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5月,德隆的资本泡沫破灭后,几乎所有人都在追问下一个会是谁,复星瞬间成为众矢之的。的确,二者有太多相似:多元化;涉足金融和实业;急风骤雨似的收购;握有多家上市公司;子公司孙公司合资公司关系复杂;同样低调不多言的自然人大股东;都是民营企业。没有比这更巧合的了。

2007年,有记者就德隆的问题采访他,一向内敛的郭广昌突然变得十分激动:“你们的前提和基准是什么?”他质问,“你们是不是认为复星跟德隆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德隆比较不幸倒下了,复星应对得比较好,就活下来了?这种前提和想法就是错的。”他淡淡地说道:“德隆不值得拯救。”

复星“五剑客”

郭广昌的成功,离不开从大学毕业就一起与他创业的几个朋友:梁信军、汪群斌、范伟。


(梁信军、汪群斌、范伟、谈剑)

这个被业内称为“最佳合伙人”的团体不断交出靓丽的成绩单:过去20年,复星投了70余个项目,年回报率超过30%。

广信科技咨询公司就源于郭广昌和梁信军的名字。4人合伙创办公司时,郭广昌是复旦大学团委干部,梁信军是校团委调研部长,汪群斌是生命学院团总支书记,范伟是学校誊印社的经理。

如今,当年携手创业的4位同窗好友在复星多元化产业里面独当一面。郭广昌是复星集团董事长,是整个企业集团的灵魂;梁现任复星集团副董事长、CEO,成为复星投资和信息产业的领军人物;汪现任复星集团总裁、复星医药董事长,专攻生物医药;范伟现任复星集团联席总裁、复地集团董事长,掌管房地产。加上谈剑,现任复星集团监事会主席、软件体育产业总经理。

作为复星的核心力量,他们曾经总结认为,“我们身上有很多相似性和互补性。”

梁信军曾对这个“五人团队”做过逐一评价:

“郭广昌不保守,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事情只能想不能做,他的系统思维能力很强,处事比较公正,是一个很合格的董事长;在他之外,最适合做总经理的是汪群斌,他对行业的战略意识敏锐,情商智商兼具,行动能力、业务能力、学习能力和业务操作能力很强,是个领袖型的企业家;范伟呢,同他们两人的优点很像,有点差异的地方就是他不太爱说话,是讷于言敏于行的那一类,但从品牌策划上,他又是其他人所不能及的;谈剑的学习能力很强,有段时间她分管我们的行政的时候,在财务上做得非常专业,一般的财务总监都比不过她。而且,在人际关系与业务合作上,她都很有一套。”

郭氏朋友圈

除了复旦的校友圈,通过长江商学院,郭广昌与马云、江南春、牛根生、朱新礼等,既成为同学,也是生意场上的伙伴。他们身上多贴有“民营企业家”的标签。

郭广昌与江南春有着密切合作。2008年11月17日至2009年1月28日期间,复星国际在纳斯达克市场以总代价约2.4989亿美元(约17.09亿人民币)购买分众传媒近30% 的股份,一跃成为分众的第一大股东。

戴志康也是长江商学院CEO班的同学。今年年初,上海证大的戴志康以92亿拿下了上海的新地王。这块地的最终开发商是由郭广昌和戴志康等人合作的一家合资公司。新公司由上海证大与复地集团、杭州绿城置业及上海磐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共同成立,注册资本10亿元,四方股权比例分别为50%、30%、10%和10%。合资公司中绿城董事长宋卫平也是郭广昌的“老朋友”。

圈子里的关系有很多支系。对于郭广昌而言,出生在商人辈出的浙江,自然会有很多浙商朋友。

马云,就是其中一位。

马云一直醉心于通过麾下阿里巴巴和支付宝平台染指金融业务。今年“两会”期间,这两位浙商你唱我和,建议成立网银,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郭广昌为这位同乡朋友在媒体镜头面前没少说话。

他和马云显然是英雄相惜。郭广昌曾说:“在企业家里我佩服两个人,一个是马云,我叫他外星人,他的外貌和做事方式都和别人不一样;另一个是史玉柱,我叫他史大仙,能失败了又站起来的也就他了。”

除了在网银方面观点高度一致,不知郭广昌和马云是不是在茶余饭后讨论过投资方向问题。今年上半年,他们开始同时投资快递业。马云投资了星晨急便,郭广昌则看中了他的浙江老乡陈德军的申通快递。

郭广昌和陈德军也同为浙江老乡。郭广昌任上海浙江商会会长,而陈德军是杭州驻上海企业联合会的副会长。两人经常共同出现在投资论坛上。

郭广昌的同乡圈里,还不能不提张志祥,建龙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志祥是浙江上虞人,1994年借了5万元做钢铁贸易,4年后贸易额已达18亿元。

2001年建龙与复星联姻,引进3.5亿元组建股份制公司,当年实现销售收入10.4亿元,纳税近两个亿。这也成为郭广昌后来发展钢铁产业的最初积累。2003年,二人再度合作建设宁波建龙。无奈,2004年宏观政策转向,项目几经波折。

和张志祥的合作,郭广昌评价为:做事情不可能什么都满意,只是力求各方都能满意的结果,相互之间是要做让步的,可能这个结果已经是最令人满意的结果了。

危险的政商关系

筚路蓝缕和光鲜亮丽背后,是隐秘交错的政商关系,如今却或许成了突如其来但早已注定无从躲避的危险。

此次事发,消息人士表示,郭广昌是被带走调查,原因与前期落马的上海“首虎”副市长艾宝俊、泽熙控制人徐翔都有莫大关系。郭广昌和艾宝俊关系密切。有接近其圈子的人士表示,在一次郭广昌组织的饭局上,艾宝俊陪同。

在本轮反腐浪潮中,郭广昌多次陷入“被调查”传闻。2013年年末,多家媒体报道称郭广昌在香港被限制出境,该消息一度导致复星系股价大跌。不久,郭广昌通过电话会议辟谣,称被限制出境系谣言,是做空者散布的假消息,目的是做空股价牟利。

直至今年年中,郭广昌首次被官方渠道公布涉案。2015年8月,上海市友谊集团原总经理王宗南案宣判,王宗南挪用公款、受贿,一审判处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

在该案判决书中,明确列明了复星集团卷入其中的细节,并点出了郭广昌,“王宗南曾利用职务便利,为复星集团谋取利益。”法院查明,2003年,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曾以208万余元的低价将两套别墅卖给王宗南父母,经估价,当时上述两套别墅的市场价与实际价格差额合计269万余元。

有意思的是,中国企业家杂志曾在2014年7月1日刊发一篇郭广昌的署名文章《人是需要相信一点什么的》,郭在文章中谈到企业家应该如何抵挡诱惑、克服贪婪与恐惧时,表示:

我们相信什么?一路走过来,就外部来说,这个好像说起来很“政治”。我们相信30年的改革开放政策会是稳定和长期的。你要相信你这个企业只要自己没有犯错误,没有乱来,政府不会整你。很多人不信这一点,我们是信的。很多人跟我说,企业做得再好,政府要整你,要你死是很容易。我当时就问他一句话,我做得好好的,政府为什么要让我死?这跟党的价值观不一致,跟改革开放的价值观不一致啊。所以从大的方向上我一是相信中国的未来经济看好,二是相信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我们四个人(创业团队),我们没有一个移民海外、拿海外护照的,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们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我们对这片土地有信心。说起来这个相信好像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有多少企业家真正相信呢?不见得吧?

第二,对自己的企业,不管人家说什么,你对自己的企业健不健康要清楚:你有没有生癌症?我们进行“体检”。既是外部环境对我们的要求,同时也是我们对自己本身有信心。如果你本身有癌症了,你说体检能帮忙吗?化疗能帮忙吗?都帮不了你的忙。很多人体检出癌症早期还能多活几年,但是总归你是绝症,你之前做了不该有的事情,不该有的决策,注定你要死亡,有的时候只是死亡期延缓了而已。

有微信工作号一篇题为《我心本向巴菲特,无奈命归胡雪岩》的文章写道:

刘汉死刑了,徐翔进去了,徐明猝死了,郭广昌失联了……这些商界大佬的崛起和结局昭示一点:权贵横行政商勾兑的国度,不可能产生独善于权贵的巴菲特、比尔盖茨这样的创新奇才。

有网友认为,在中国做生意是有原罪的,无论谁被抓都不值得惊讶。原罪分两种,一种是主动靠近权力,站错了就是罪过;一种是法律给你下套,想抓你的时候一勒即可。所以,“我是不想赚大钱的,想吃啥吃得起、想去哪儿买得起机票就挺好。”

何以至此?就是因为模糊的产权体系。商人无法获取安全感,即使创造再多的财富,似乎并不属于自己。

当下正在经历一轮权力和资本的博弈与洗牌,更多家臣和白手套已进入人生与财富的抛物线尾声。对他们及其主人而言,民主法治才是最后的稻草,但是,他们并未将此作为未雨之前的选择。

跟刘汉、徐明不同,郭广昌、徐翔属于典型的浙商,信奉闷声发财的哲学,很少谈及政商关系。郭广昌已得政商红海的历练,有人甚至称他为“中国的巴菲特”,所以的信息都会支持他,已经稳坐钓鱼台了。但他应该庆幸自己能坚挺到现在。

郭广昌在自述文章《人是需要相信一点什么的》中,表达了极为矛盾的心境,一方面没有安全感,另一方面出奇相信权力,或者有意向权力示好:“很多人跟我说,企业做得再好,政府要整你,要你死是很容易。我当时就问他一句话,我做得好好的,政府为什么要让我死?这跟党的价值观不一致,跟改革开放的价值观不一致啊。”

他甚至强调,复星创业团队中的四位元老,没有一个移民海外、拿海外护照的,“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我们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我们对这片土地有信心。”

“地产界的思想家”冯仑有过一个段子:商人和政治的关系就像已婚妇女和花心丈夫的关系,丈夫再花心,忠贞的女人都应该等他回心转意,即便她长期独守空房。

事实本就如此,那些寄生于男人的美女,从来不可能有安全感。这些红顶商人的命运趋同,即使亿万身家,也撑不起一根笔直的脊梁,因为他们都患有软骨病,没有独立,无从自由。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