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房租占支出的95% 英国大学生要求下调及住房补助


来源于:中国网

摘要: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一项调查显示,住房支出如今已在大学生全部经济支出中比例最大

据英国媒体6日报道,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一项调查显示,住房支出如今已在大学生全部经济支出中比例最大,可达95%以上。日益上涨的出租房价已使大学生越来越不堪承受巨大的经济压力。日前全国大学生对急速上涨的租屋房价表示抗议,要求价格下调40%及获得住房补助。

租房已经成为新时期大学生的标志性活动,他们每年都要花费数千英镑用于出租房屋,而这些出租房往往处于次标准级别,因此学生呼吁提供住房补助或者下调住房费用。

出租房价日益上涨,加重大学生原本就不小的经济压力。据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调查,约半数大学生难以支付出租房费用。于此同时,还有相当一部分大学生以“不习惯、不适应”等理由准备从校园搬出。

在12月10日,杜伦大学的学生将为高等教育举行一场“葬礼”,以此反抗学校对出租标准房幅度为3.5%涨价计划,新房价将为一年7000英镑(约合人民币67792元)。按照计划,送葬仪式将从大教堂开始,此外还有烛光守夜静坐活动,意在反抗四年来的第四次以抗击通货膨胀为目的的出租房价上涨。

奥利弗·莫维尼是参与策划此次反抗运动的一名大二学生,他说在过去三年来,学生出租房屋的费用已经上涨了800英镑(合7741元)。一旦此次涨价正式生效,房屋出租费用将超出政府拨款最高限额1500英镑(14513元人民币)。

“而实际情况通常是,房屋老旧,走廊没有套件和厨具。阴暗潮湿和漏风是常有的事。”继有学生在房间发现一只死耗子后莫维尼补充道。

莫维尼还说,更令人担忧的是,由于价格问题,一些学生可能会被完全扫出校门。“杜伦大学的一个不近人情之处就是缺乏多样化,最近这次房价上涨着实巩固了学校的精英主义。”

莫维尼说学生们“很生气、感觉自己孤立无助被出卖、但也比以前更加坚定”,尽管不太可能发生抗击房价上涨的罢课活动,“但学生对此的抗议有扩大趋势,既然这些年来房价上涨严重,学生目前也不太愿意遵守学校规定了。”

伦敦大学学院的学生也在进行了一系列的抗议活动,呼吁房租下调。他们声称如果这些意见不被认真考虑的话,他们将发起一场罢课来表达强烈抗议。上周,这些举动成功地让他们赢得了房租补助。

伦敦大学学院有近240名学生住在伦敦北部肯特郡的霍克里奇公寓,此地建筑不太牢固、还有老鼠出没,其中180名学生发起了一场房价抗议的罢课,此后这240人每年都将获得1200英镑(11611元)的补助。之前在十月份,伦敦大学学院已经对另一批学生进行过价值10万英镑(97万元)的补偿。

学生现在发起运动,想得到40%的房租削减。他们说,单人间在6周之前还是一周94英镑(910元)的价格,现在已经涨到每周136英镑(1316元)了,一学年就得花掉5423英镑(52471元)。

安格斯·奥布莱恩是伦敦大学学院学生会的成员,他说鉴于最近学生运动的成果,学校方面开始有所行动。“这件事使学生和学校之间的关系有所变化。之前,学生意见总是得不到倾听,只能被动交付房租。而此次运动告诉人们,我们学生也可以使事情发生改变。”

学生会在4日已经举行过一次抗议活动,他们在网上也有过请愿,并且打算在期末的时候进行“同居”活动。“我们一伙学生将共同住在学院院长办公室外的空地,因为我们无力单独承担高昂的房租费用。”奥布莱恩说。

这些行动并非学生在近期对劣质房屋的首次抗议。八月份时,斯特拉思克莱德区的学生赢得了学校10万英镑的补助,用以补偿他们被安排在被戏称为“模具宫”街区的生活。再几个月之前,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的学生在一次抗议房租的罢课后成功收到对其不良房屋条件的补偿。

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副会长雪莉·阿斯奎斯对抗议活动持赞同态度,她说,“住房支出如今已在大学生全部经济支出中比例最大,可达95%以上,因此大学生几乎没有富余以承担其他开销。其实大学生传达给学校和个体屋主的信息很明确:居住条件不好、房价上涨惊人,一定会招致抗议。”

伦敦绿党的青年军队正在致力于改进学生居住房租费用,约为学生平均每周收入(包括政府津贴和兼职收入)的35%——不到110英镑(1064元)——远远低于伦敦市中心大学收取的费用。

伦敦绿党的赖安·科雷相认为大学生在调整房屋市场有着特殊作用和角色。他说:“尽管大学生在公开场合已经进行过一些房价抗议,但是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权利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是真正‘公正的价格’,因此他们也无法有力反抗市场现存的‘敲竹杠’现象。我们的运动就是要帮助他们解决这一问题。”

伦敦市长绿党候选人西恩·贝利是幕后策划者。她说:“房租是剥削大学生的新方式,我认为学生房租是下一个大型丑闻,英国大学的年轻人们迫切需要一个合理的学生房租价位,因为即使没有那些敲诈,学生的生活也已经很艰难了。”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