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苏树林贪腐集中在中石化时期 亲属插手油库项目


来源于:新京报

摘要:苏树林妹妹一手促成洋浦油库项目分由两家公司总承包,茂名瑞派公司便是其一。

作为中石化曾经的“一把手”,“空降”为福建省省长的苏树林,在石油、石化系统坍塌式腐败面前,未能独善其身。

随着中石化香港公司前总经理等关键人员的归案,苏树林也被中纪委带走调查。新京报记者从中石化内部人员处获悉,中央巡视组获得的苏树林的违法违纪线索,主要集中在中石化安哥拉项目和海南洋浦油库项目。

截至目前,曾任中石化集团公司总经理的苏树林在这些项目中到底涉及哪些违法违纪行为,暂时还未有官方调查结论公布,但据内部人士透露,苏本人及其亲属直接或间接插手上述两个项目,是其落马的直接导火索,除了苏树林,中石化原总经理王天普也被查出类似问题。

11月27日,中石化新任董事长王玉普发出“最后的整改令”,凡是与领导人员亲属有关联的企业,一律不准再与中石化发生业务往来,否则领导人员自己辞去现任职务。

国庆长假最后一天,时任福建省长的苏树林,在北京林萃路附近的住所被带走。

当晚,中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苏树林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苏成为十八大之后第一个“落马”的在职省长。

据中石化内部人士透露,苏树林落马与中央巡视组专项巡视中石化有关。去年年底,中央第六巡视组发现苏在中石化任职期间违法违纪线索,并将这些线索交由审计部门和纪委调查。

“主要问题为以权谋私,搞利益输送。”上述中石化内部人士称,苏树林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中石化海外项目“黑洞”和为亲属的关联公司中标中石化工程项目。

巡视结果剑指苏树林

去年中央巡视组专项巡视后,苏树林的违法违纪线索浮出水面:主要集中在海外项目利益输送和亲属插手中石化工程。

2011年3月,苏树林由中石化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兼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转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当年4月任福建代省长,三个月后转正。

中石化内部人士透露,现年53岁的苏树林当年离开中石化时备受礼遇,同事们认为他如此年轻就能担任一省之长,今后前途无量。

公开资料显示,苏树林自1983年从大庆石油学院石油地质专业毕业后,进入大庆石油管理局从事基层地质工作,1999年1月出任大庆石油管理局局长、党委副书记。2000年,出任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

除了中途一段时间曾调任辽宁省委组织部部长一职外,苏一直在中石油、中石化关键岗位任职。

但十八大之后,石油系统开始强力反腐,苏树林的老同事蒋洁敏等人相继落马。从那时起,关于苏树林将会出事的传言一直伴其左右。

据中石化内部人士称,苏树林在大庆油田担任一把手时与周永康走得很近。每年周永康生日期间,苏树林会与蒋洁敏一道为周祝寿。

但在中石油系统反腐时过两年,周永康、蒋洁敏等人已接受审判,苏树林仍相安无事,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

去年11月24日至12月24日,中央巡视组专项巡视中石化。

为期一个月的巡视结束后,巡视组反馈中石化主要问题是:不同层级、不同板块经营管理人员利用所掌握的资源和平台,在工程建设、物资供应、油品销售、合资合作、海外经营中搞利益输送和交换;有的领导人员亲属子女违规经商办企业,通过承揽中石化业务、进行关联交易谋利。

这其中,就包括苏树林违法违纪线索。

中石化的内部人士称,苏树林的问题主要有两大方面,一是通过海外项目搞利益输送,主要集中在前几年中石化收购安哥拉油田;二是利用职务之便为亲属插手中石化的工程项目牟利。

亲属涉嫌插手油库项目

中石化内部人员称,初步查证,苏树林的妹妹促成了洋浦油库项目一分为二,由两家公司分段总承包。

据中石化内部人士透露,苏树林落马的直接导火索,为中石化海南洋浦成品油保税库项目(以下简称洋浦油库)。

2010年,中石化(香港)有限公司为了保障香港用油储备,与海南省政府达成协议,准备在洋浦开发区修建一座占地1000多亩的保税油库,总投资40多亿元。

项目前期设计、施工招标均通过正常程序,由中石化上海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工程公司)获得总承包资格。这在2010年该项目的可研报告中也获得证实,上海工程公司为这个项目做了可研报告。

但据公开资料显示,洋浦油库项目分为两个标段,一标段由上海工程公司总承包,二标段由茂名瑞派石化工程有限公司总承包。

12月4日,上海工程公司有关负责人证实,洋浦油库工程他们与茂名瑞派公司分别总承包,他们的工程已于2013年完成交工。目前洋浦工程正在接受调查,但他们公司施工的标段未受牵连。

据中石化内部人士透露,洋浦油库工程可研报告、详细设计都由上海工程公司中标,项目总承包也已认定为上海工程公司,但后来茂名瑞派公司突然杀出,要夺走总承包资格。

据其透露,时任中石化(香港)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国强提出,要上海工程公司让出洋浦油库项目,交给茂名瑞派公司。

“如果上海工程公司不让出项目,也别想继续再做。”了解内情的中石化有关人士称,当时张国强措辞严厉,背后正因时任中石化“一把手”的苏树林插手。

据上述内部人士透露,最终上海工程公司通过斡旋,答应将洋浦油库项目一分为二,他们和茂名瑞派公司各自总承包。

“这个事情在中石化内部影响很坏,一个项目硬生生被分成两半,分别交给两个公司总承包,这在中石化的工程项目当中鲜有先例。”这位中石化的中层管理人员称,此后就有人不断向上举报这种不正常的总承包方式。

上海工程公司有关负责人对于项目被分割一事未予回应,对当时是否受到苏树林的压力,这位负责人说,“苏树林是我们的老领导,对于他我们不好做出评价。”

据中石化内部人士称,除了中纪委在调查苏树林外,中石化内部也在整改被巡视组点名的洋浦油库项目。据初步查证,苏树林的妹妹苏某为茂名瑞派公司牵线,促成其获得洋浦油库二标段的总承包资格。

资料显示,苏树林妹妹苏某毕业于东北石油大学,在大庆油田上海某销售公司工作。截止到发稿时,记者尚未求证到苏某的下落。

11月26日,茂名瑞派公司副总经理杨中平、办公室主任陈某均拒绝回应此事。

“洋浦油库的主要问题还在调查中。”中石化内部人士称,张国强曾因受贿60万等问题被香港判处7个月监禁,今年张国强刚从香港获释,一入境就被中纪委带走调查。不久,中纪委就公布调查苏树林的消息。

疑似关联公司正被调查

苏树林落马一周后,中石化集团在洋浦油库召开整改工作现场会,并组织参会者观看该项目违纪违法案件纪实片。

据内部人士称,数年来关于洋浦油库工程的举报持续不断,有人将举报信直接寄到中纪委。

对此,去年,中石化纪检部门曾调查洋浦油库工程。

“中石化十建公司一中层干部调查期间自杀。”上述人士称,中石化纪检部门仅调查工程质量问题,查出茂名瑞派公司分包给中石化十建公司施工,十建公司又将工程层层分包,出现严重质量问题。

对此,新京报记者向中石化十建公司打电话求证。该公司办公室接听电话的人士表示,这件事他们不做回应。

“集团高层曾数次批示彻查,但调查一直未触及关键问题。”上述中石化内部人士称,苏树林虽然调离中石化任福建省长,但他的影响还在,中石化纪检部门的调查,未深入调查其涉嫌为亲属利益输送问题。

去年11月,中央巡视组进驻中石化后,内部对洋浦油库工程反映强烈。

11月28日,茂名瑞派公司前工程师刘华勇(化名)透露,洋浦油库工程被层层分包,到最后施工单位仅赚人工费。有分包商未获得利润,开始向组织举报承接的工程当中以次充好,有严重安全隐患。

随后,中央第六巡视组向中石化反馈意见,“有的企业中标数亿元油库建设工程,承包数亿元油库建设工程后,又指定给没有资质的民企,民企偷工减料造成重大安全隐患。2014年15起此类安全事故中10起是分包商施工质量所致,背后均有利益交易。”

据中石化内部人士及茂名瑞派员工等多名消息源证实,中央巡视组提出的油库建设工程包括洋浦油库,所涉及的承包单位正是茂名瑞派石化工程有限公司。

11月26日,茂名瑞派公司一名要求匿名的工程师称,他们公司在洋浦的项目已交工,但工程出现的问题,中石化已有结论。前段时间他们正在洋浦油库予以整改。

据中石化官网显示,10月15日,中国石化集团公司在洋浦油库召开问题整改工作现场会,进一步贯彻落实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会议还专门组织参会人员观看了《查处洋浦成品油保税库建设项目违纪违法系列案件纪实片》。

另据茂名瑞派前员工刘华勇透露,在那次现场会上,中石化将茂名瑞派公司列入“黑名单”,数年内不得承接中石化的项目。

据茂名律师曾某透露,茂名瑞派公司前身为茂名石化设计院,拥有石油化工工程项目总承包甲级资质。2005年,瑞派公司从茂名石化改制出来,成为全员持股企业。次年被茂名当地人钟伟雄收购。

“想不通为什么茂名石化要将瑞派公司改制。”据上述茂名瑞派前员工称,瑞派公司改制前也是茂名石化的优质企业,连年赢利,还有170多名石化专业的高级知识人才。

另据其透露,钟伟雄当年投入4000多万元收购,而当时公司还有7000多万元未收账款。

海外项目被查出利益输送

除了洋浦油库项目,反映苏树林插手中石化收购安哥拉油田项目的线索,同样进入巡视组的视线。

据了解,苏树林被调查不久,香港中国国际基金公司总裁徐京华也被中纪委带走调查。

徐京华与安哥拉石油大亨关系甚厚。陈同海任中石化总经理期间,徐京华促成中石化收购安哥拉18号油田,为中石化赚取大量利润。

而据内部人士表示,苏树林上任后,徐京华再次从中撮合,促使中石化继续收购安哥拉油田,其中一些油田虚报产量,收购之时就成亏损之日。

据其透露,徐京华在非洲国家与中石化之间充当掮客,通过为中石化找项目,收购油田等方式,攫取中石化的利益。

“除了安哥拉18号油田获利外,徐京华介绍的其他项目均存在问题,都被否决,而苏树林上任后,仍继续与徐京华合作。”上述人士透露,苏树林依靠徐京华打通关系。

对海外投资的问题,中央巡视组巡视指出,中石化海外经营资源配置中黑洞巨大,境外资产8058亿元,约占全部资产的38%,但投资回报率很低。一些海外油气项目收购程序不合规,尽职调查不到位。有的实际储量和预期相差甚远,有的收购价格明显超出资产估值,有的涉嫌违规支付顾问费,有的多年没有产出,无法正常经营,有的论证中存在较大争议,项目交割后即停产,已投入环保弃置费达数十亿元。

“苏树林的很多问题出在海外。”上述中石化内部人士表示,苏树林在中石化任职时到香港,也显出奢靡之气,仅吃饭一项苏树林就花去数十万元。

在中央巡视组的意见当中,也提到苏树林妻子在香港奢靡消费的问题。

据中石化内部人士透露,苏的妻子每次去香港消费都是中石化香港公司买单。曾有一次苏的妻子携带20多个名牌包过关时被查处,苏妻扔下包就往回跑,最后通过关系疏通才过境。

“境外腐败查证难,存在侥幸心理。”这位内部人士称。

苏树林被调查后,其在中石化的副手,已退休的中石化原副总经理张耀仓被带走调查。据内部人士称,张耀仓长期分管海外投资,他的落马与中石化海外投资“黑洞”有关。

蒋洁敏被查后苏树林变低调

在掀起石油系统反腐风暴后,苏树林在福建给人的印象是行事风格突变低调,“能躲就躲,躲不了就往人群里钻。”

2013年下半年,石油系统反腐浪潮席卷蒋洁敏等人,当时福建官场即有传言称苏树林恐被波及。

福建省一名老干部姜明(化名)称,此后的苏树林在官场行事风格突变,遇到公开活动“能躲就躲,躲不了就往人群里钻”。

福建省政府一位在职干部介绍,福建省委书记尤权和苏树林曾率队到一家中央媒体的福建分支机构调研。调研过程中,苏树林与该机构的中层领导相谈甚欢,不但聊到编制、待遇,还开起了玩笑。然而,调研结束众人要合影时,苏树林突然退到后排的人群中。

虽然苏树林在福建行事低调,但在人员提拔任用方面,也曾引来非议,其中最惹人关注的是他对其秘书孙健的提拔。据了解,今年33岁的孙健是江苏人,大学毕业后考入中石油外事局,从那时开始担任时任中石油副总裁的苏树林的秘书。

随着苏树林职务的变动,孙健一直跟随其左右,从中石油到辽宁,又从辽宁到中石化。4年前,苏树林调任福建,孙健是苏唯一从中石化带走的工作人员。

据福建有关人士透露,在9月底,孙健拟从正处提拔为副厅级干部,但在苏树林落马当天,孙健也被纪检人员带走调查。

而在中石化系统任职时,苏树林在内部大量起用“大庆帮”。据中石化有关人士表示,苏树林在任时,集团董事会关键岗位多由大庆出来的干部担任,包括计财、企划、人事、纪检等部门。

其称,苏树林到中石化后,调来一位副处长,此人是苏树林在大庆油田的下级,调到中石化后,苏树林将其直接从副处级升任副厅级,“中间没有走公示等程序。”

据内部人士透露,当时苏树林在中石化插手工程项目,安排亲信,导致中石化有关领导人员纵容亲属做中石化生意,搞利益输送的现象已成为风气。

在苏树林被抓前,中石化原总经理王天普也被中纪委调查。王天普主要问题除了牵扯为周永康之子周滨开绿灯,促成其中标中石化采购项目外,还存在为亲属输送利益等问题。王天普的妻子、妻弟均因与中石化做生意被调查。

内部人士称,尽管苏树林、王天普等人落马,但中石化内部仍存利益输送问题。11月27日,中石化董事长王玉普严令,凡是与领导人员亲属有关联的企业,一律不准再与中石化有业务往来。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