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有钱打别国 却没钱搞本国教育 英国政府惹民愤


来源于:英国独立报

摘要:12月2日,英国大学与科学国务大臣乔·约翰逊(Jo Johnson)宣布从明年起,英国政府将削减对英国残疾大学生的财政资助,转为由各大学承担。

12月2日,英国大学与科学国务大臣乔·约翰逊(Jo Johnson)宣布从明年起,英国政府将削减对英国残疾大学生的财政资助,转为由各大学承担。从明年9月起,残疾大学生所需非医护协助人员费用将由英国各大学支付,该类协助人员包括笔记记录人员、阅读人员等。另外,政府对残疾学生电脑设备和特殊住宿的公共财政资助将减少。

目前,英国实行残疾学生资助金(DSA)制度,该资助金面向英国高等院校残疾大学生,资助其大学期间因残疾额外产生的费用,其中包括购买特殊设备、雇佣特殊协助人员等费用。

乔·约翰逊表示,近年来,政府在残疾学生资助金方面支出增长过快。2009-2010年,政府对47,400 名学生提供1.013亿英镑的残疾学生资助金,而2012-2013年这一数字上升到1.458亿英镑,增幅达到44%。此次财政资助削减将为英国政府节约3000万英镑。

而令人愤怒的是,正是同一天,英国政府作出了“空袭叙利亚”的决定。

许多人认为政府应该把用于战争的钱投资到本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和学生服务上。

就在英国下议院投票通过“空袭叙利亚”决议之前的几个小时,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一年召开6次会议)正在曼彻斯特城市学生联盟的一楼举行今年的第3次会议,就同一个话题“空袭叙利亚”进行了讨论并投票。

由于马上就要进行下议院正式的投票,所以这也可以看成是小小的预测,还可以了解英国各地学生们对此议案的看法。

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当“反对轰炸叙利亚”的议案提出后,在其支持者发表演讲后,居然没有人提出相反的观点,没有人自愿发表演讲反对这个议案。所有学生代表都投票支持这个议案,反对英国再次卷入对中东的军事干涉中。

当然了,这些学生代表并不幻想这个表决结果会对几个小时后英国下议院举行的真正的投票产生影响,而且此时下议院就投票进行的辩论已经进行的如火如荼了。但是,学生代表代表了全英国学生的声音,让英国大多数的民众听到这个声音,知道学生对于是否“空袭叙利亚”的立场很关键。

历史上,西方干涉中东的失败例子,以及英国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仍然在大多数英国的民众心里投下了沉重的阴影。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这三个英国都参与对其军事干涉的国家,看起来似乎都同“伊斯兰国”的出现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今年早先时候,美国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自911恐怖袭击以后,在十年“反恐战争”中死亡的人数达到了至少130万,并有可能继续上升,达到200万。而这项研究还不包括正在进行的也门、利比亚和叙利亚内战。这些战争同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反恐战争”有紧密联系。

就那些能够用美元和数字计算的价值而言,战争的代价通常被低估或计算不全。如果总计代价,不仅考虑到美国及其盟友的代价,而且考虑到阿富汗、伊拉克和巴基斯坦平民的代价,那么预算费用和伤亡人数就大得多。此外,我们发现,尽管当战斗停止、军队回国,战争的影响并未终结,但这些战争的许多未来代价和影响还没有被计算在内,或被打了折扣,或被漏掉了。同时,许多社会和政治代价——对家庭和公民自由——是无法量化的。

对于英国学生,英国更年轻的一代,他们很难理解:政府明明知道发动战争将达不到任何目的,只会带来更多的死亡、破坏,并激起中东甚至全世界范围更大的仇恨和冲突,却仍决定花费大约100万英镑在这场战争上。

(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刚刚举行了匿名投票,并全票通过“反对轰炸叙利亚”的决议。)

(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匿名全票反对英国军事干涉叙利亚内战。)

7月份的时候,英国还宣布了取消学生生活补助金,这影响到许多的人。特别是,现在学生毕业后要找到一份工作是件有挑战的事。而针对25岁以下年轻人住房福利的削减,又成了英国学生和年轻人不得不面临的新的挑战。

未来,英国政府究竟应该继续投入金钱到这种看似永无止境,又没有意义的战争中去,还是应该投入到本国的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和学生服务上呢?

英国全国学生联合会此次的投票结果,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毫无疑问,未来,英国会朝着没有战争和流血的世界前进,并且年轻人将向政府发起挑战,把资金投入到英国更为迫切需要的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和学生服务上。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