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人民币汇率为何接连大跌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继昨日中间价大跌134个基点后,今日人民币延续跌势,盘初贬值近100点。

继昨日中间价大跌134个基点后,今日人民币延续跌势,盘初贬值近100点。

今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4078,较上个发布日(12月7日)6.3982,调降93个基点,创8月27日以来新低。

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开盘下跌0.15%,报6.4174;离岸人民币下跌0.06%,报6.4781。

有观点认为,成功纳入SDR对人民币汇率利好支撑消失、美联储加息临近以及11月外汇储备再次回到下跌通道,都成为打击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因素。一项针对基金经理、外汇交易员的调查显示,人民币空头部位目前处于3个月来高点。

外储下降872亿美元

央行昨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1月份中国外汇储备较上月下降872亿美元至3.4383万亿美元,明显低于预期的3.4925万亿美元,创8月以来最大降幅,且为2011年以来第二大降幅,也是1996年有数据以来第三大月度跌幅。10月份时,中国外汇储备曾增加114亿美元至3.5255万亿美元,终结之前连续5个月下降的趋势,而11月份则是再度“回归”下降通道。

外储数据公布后,在岸、离岸人民币双双大跌,均创下近三个月来新低。

在岸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昨日报于6.3985,较上一交易日下跌134个基点,下调幅度为11月3日以来最大,且创8月28日以来新低。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开盘后一路下跌,报于6.4082。离岸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亦下跌明显,最低下探至6.47关口,创近三个月来新低,尾盘在6.46附近,盘中震荡下行幅度超越300点。

美元强势和资本流出是外储下降主要原因

业内专家认为,11月份美元汇率保持强势,由此造成的汇率兑换折算损失是外汇储备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元指数从11月初开始出现明显上扬,从96.7的低点开始,一直上升到11月末的100以上。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认为,11月央行公布外汇储备余额下降872亿美元。当月美元指数升值3.43%,据此推算,因汇率原因带来的外汇储备余额下降规模为300亿—350亿美元。

汇率的变化一直是导致外汇储备规模波动的原因之一。中国的外汇储备规模以美元计算,但外汇储备实际构成除了美元之外,还有欧元、日元等其他货币。在美元指数明显上升的阶段,其他货币则相应出现贬值,最终折算成美元时,外储中的这部分非美货币资产估值必然出现缩水。

野村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赵扬表示,11月外储下降主要受欧元及日元月内贬值幅度较大影响,造成非美货币资产重估的汇兑损失,预计12月外汇储备仍有可能进一步下降。

除了汇率变动,跨境资金的流出压力,也是导致外汇储备下降的原因之一。招商银行同业金融总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认为,外汇储备在10月短暂企稳后再度大幅缩水,是资金外流压力的体现,目前市场上仍然存在人民币贬值和人民币资产回报下降的预期。

银行结售汇数据就显示了一定的资本流出压力。今年8月份,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1280亿美元,逆差规模为历史最高。此后,9月和10月的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规模缩减至1146亿美元和301亿美元,但逆差的局面仍未改变。从这一数据来看,国内市场仍认为人民币汇率存在一定的贬值空间,个人和企业出于避险需要,增持了一定规模的美元等避险货币。

尽管外部需求低迷持续抑制出口,进口持续下滑导致11月贸易顺差居高(11月以人民币计价出口同比下降3.7%,进口同比下降5.6%。上月分别为下降3.6%和16%。当月贸易顺差3431亿元人民币,上月为顺差3932.2亿元),但资本流出持续抵消对外贸易顺差增加,从而降低了外汇储备。

此外,在人民币加入SDR(特别提款权)之前,出于稳定人民币汇率的目的,央行对于人民币汇率进行市场干预,大量抛出外储,也导致11月外储急剧下降。

人民币会否持续贬值

12月1日,在IMF宣布人民币纳入SDR的次日,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在吹风会上再次强调,“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

易纲指出,中国的经济在中高速增长,增长态势没有改变,目前货物贸易有比较大的顺差,外商直接投资和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都是持续增长,外汇储备也非常充裕,这些因素决定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

有外汇交易员表示,当前市场上看空人民币气氛较浓,但该交易员同时表示,“仍不能判断人民币出现趋势性贬值”,因为真正做空人民币的头寸因忌惮央行干预相对谨慎。此外随着年底将至,机构也差不多完成任务,主动出击意愿下降,料短期汇价难大幅偏离中间价。

德国商业银行中国经济学家周浩则从技术层面分析认为,人民币对美元6.40可以看作一个重要关口。“这是一个相当关键的点位,一旦人民币突破6.4040,那么从2011年至今的6.0~6.4的大箱体将被击穿。”从昨日在岸市场人民币收盘价来看,人民币已经突破了6.4040,跌至6.4082。

“预计人民币贬值预期和外储下降的趋势仍将继续,并大概率贯穿明年全年,维持对人民币未来将温和贬值的判断。”刘东亮说道。

大华银行环球经济与市场研究部分析师全德能强调,人民币不太可能出现大幅或持续贬值,因为自8月11日人民币中间价改革以来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表明,中国政府并不热衷于执行类似“以邻为壑”的策略。

中国银行7日发布的报告预计,考虑到全球经济增长低迷,主要国家货币政策分化,美联储即使加息,初期力度也不会太大;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会面临资本外流和本币贬值压力,但人民币贬值幅度会比较温和。长期看,中国经济基本面依然向好,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将支撑人民币的强势货币地位。另外,今年8月之后,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改革步入新阶段,未来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双向波动运行特征明显,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保持稳定。

谢亚轩表示,美联储加息的节奏预计会较为缓慢,因此,在2015年底加息之后、下次加息之前,美联储货币政策可能会迎来一个相对长的平稳期。这有可能会导致国际资本阶段性地回流。长期来看,外汇储备仍可能在资本流出压力下出现月度减少,但总体幅度依然可控。

引发降准预期

外储大幅下降,也引发市场对于央行本月降准以补充流动性的预期。

渣打银行中国经济学家申岚预计,资本持续流出或导致11月货币供给量M2增长放缓,预计12月存准率将再次下调0.5个百分点,但除非CPI通胀持续下降,否则可能不会有进一步降息举措出台。

野村首席中国经济学家赵扬表示,11月外储下降主要受欧元及日元月内贬值幅度较大影响,造成非美货币资产重估的汇兑损失,预计12月外汇储备仍有可能进一步下降。境内流动性宽裕,预计年底前没有机会再降准降息,并且预计今年年底前在岸人民币兑美元至6.5。

人民币与美元脱钩呼声再起

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加息预期是当前以及未来人民币汇率面临挑战的重要因素。在美元大概率走强的背景下,尽管人民币对美元将有所贬值,但相对其他主要货币而言,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仍会持续升值。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达成共识,人民币加入SDR之后,应该逐渐与美元脱钩,实现盯住一篮子货币的稳定汇率,避免跟随美元被动升值。

本月初,美元指数一度触及100.51,创12年新高。彭博数据显示,人民币对全球17种主要货币的汇率,在过去3年中除对美元贬值2.73%外,对其他货币均大幅走强,其中对欧元升值16.46%,对日元升值31.44%,对巴西雷亚尔更是升值43.15%。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表示,在美联储加息预期之下,美元走强而其他主要货币走软,导致人民币实际汇率升值。明年人民币对美元可能会贬值5%,但相对于一篮子货币并未贬值。

“美元未来将会继续升值,而人民币目前已经高估了5%~10%,人民币应该逐渐跟美元脱钩,不要跟着美元继续升值。在资本账户逐渐扩大开放的时候,就必须要使用汇率政策这样的工具来帮助稳定国内的市场和保持国内货币政策相对来说比较独立,不受外面太多干扰。”汪涛说道。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也表示,人民币要贬值就要对一篮子货币都贬值,以避免实际有效汇率的大幅升值,对出口形成负面压力,这个才是主动的贬值策略。

在他看来,人民币加入SDR后,急需解决的问题不是两地汇差缩窄等技术问题,而是要实现盯住一篮子货币的汇率稳定,这样无论是央行干预的压力,抑或资本外流的压力都会减轻。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