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前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的生前身后事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媒体日前曝光,前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本月4日在狱中因病去世,年仅44岁。

媒体日前曝光,前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本月4日在狱中因病去世,年仅44岁。

6日下午4点25左右,他的骨灰在亲属护送下抵达大连,一些实德高管和徐明生前亲朋好友前往机场接机。

据媒体记者了解,徐明家里设置了灵堂供亲友吊唁。至于有没有追悼会,目前还不清楚。

1992年,徐明创建大连实德集团,1999年接手大连足球队,创造了实德八冠王的辉煌。2012年3月,徐明涉嫌经济案件被相关部门控制,后获刑入狱,明年9月将刑满释放。

徐明与前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关系密切,在薄熙来落马后,有消息称他也被查处并判刑。

薄熙来已于2013年,被济南市中院认定受贿、贪污、滥用职权,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庭审资料显示,他共接受贿赂2000多万元人民币(约441万新元),其中徐明是最大的行贿人,并在20多年的交往过程中,与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成为好友,除了提供薄熙来资金支持,也照顾他的妻儿。

2013年8月22日,徐明以薄熙来涉嫌经济犯罪的关键证人身份现身庭审现场作证,并与薄当庭对质。不过,徐明本身的案子则一直未对外公开审理。

徐明病逝狱中的消息昨日传出后,引起了中国网民的热议。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在微博上以“活得张扬,判得诡异,死得神秘”为题写道:“一个政商勾结的牺牲品,足球界臭名昭著的实德系掌门人,熙来疏友兼开来密友。惊闻他突如其来的死讯,好生奇怪,我从来没听说他受过审判,有无律师不知道;涉嫌罪名不知道;哪家法院审判不知道;判处轻重不知道;是否上诉不知道;哪个监狱服刑不知道。悲乎!”

上厕所时倒地突发病 狱中看书开销十多万

《体坛周报》透露了他逝世的过程。

徐明在一所湖北监狱内服刑,他所在的监室则共有4人。12月4日早晨,徐明上厕所的过程中倒地,因心肌梗死离开了这个世界。当他的三位室友前去救人时,却已经晚了。12月6日上午,徐明的遗体则在湖北火化。徐明的家属和集团高层,则包租一架飞机,携带徐明骨灰盒返回大连。

徐明原本应在2016年9月11日出狱,实德集团的上下也都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实德集团曾指出,待徐明出狱后,集团将会取得更好的发展。徐明的司机徐春,则在徐明所在监狱的附近出租一间民房,准备为徐明服务。

徐明在监狱期间,亦是积极进行学习,避免将来同外界脱节。徐明曾委托徐春购买大量经济类和哲学类的书籍,花销则是高达十几万元。

曾想出狱后继续涉足足坛

足球给徐明带来了巨大的声名,并获得高层瞩目。

生前接近徐明的人士还透露,徐明甚至还有出狱后继续涉足足坛的打算。

1971年出生的徐明,于1992年创建了大连实德集团,曾任大连实德集团总裁。此外,徐明还曾担任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董事长、大连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中国国际商会辽宁商会副会长、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副理事长等职务。

2005年,徐明曾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名第八。1999年2月19日,大连实德集团入股30%,原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更名为大连万达实德足球俱乐部。2000年1月9日,大连万达实德足球俱乐部实现了平稳过渡,原来只占俱乐部30%股份的大连实德集团以1.2亿元的价格买下了大连万达集团的所有股份,俱乐部和球队同时易名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

2000、2001、2002、2005年,实德四夺中国顶级联赛冠军。

2012年3月15日,徐明因涉嫌经济案件被相关部门控制。2012年11月3日,大连实德在完成最后一轮中超比赛后,宣布退出中超联赛。在“3·15”徐明出事之后,外界很少能得知他的消息。徐明明年9月就将服刑期满,不曾想没有等到这一天。

薄熙来的最大金主

从普通农家少年跻身中国富豪榜,从冷库业务员迈向足坛大佬,徐明的发迹和身份转换,似乎离不开冒险精神和对权力的攀附,深知如何在最短时间内抓住机会,实现人生起跳,像一场兼具中国特色的“美国梦”。

梦醒在2013年8月22日,这是徐明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这一天,薄熙来案在济南中院公开审理,法庭就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薄熙来收受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折合人民币2068.1141万元贿赂的事实进行调查。徐明作为证人出庭作证,与被薄熙来进行了对质。当时,已显清瘦轮廓的徐明,与此前在球场上面颊丰满、意气风发的的样子相比判若两人。

作为大连实德的创始人,1971年出生的徐明在实德拥有绝对话语权。他性格因子中“善于冒险”的特质为人所熟知。比如曾在1998年力排众议,带实德进入石化行业,并大获丰收;此后又倾囊而出,从日本购买大量挖掘机械,凭借这一积累,顺利获得大量城市改造项目。

这一冒险特质同样体现在和薄家的交往中。尽管在薄熙来一案的庭审上,薄曾连续数个问题对徐明发问,否认和他有利益往来,徐明也均以“没有”狼狈作答,但诸多事实显示,“大管家”和“金主”的称谓,似乎是对徐明在薄家地位的最好概括。

据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说,2000年她曾提出要在法国尼斯买别墅,徐明为她提供了323万美元。当时薄还曾一起观看了这栋别墅的幻灯片。

其子薄瓜瓜2011年曾邀请哈佛大学的40多人来中国,其中包括一名副校长和几名学者,旅行支出由徐明支付。

2004年至2012年期间,徐明共为薄瓜瓜和谷开来支付了超过人民币320万元的旅行开支。价值8万左右的Segway两轮电动车,也是徐明送给薄瓜瓜的礼物。

面对徐明,薄在庭审中称:“我没有在意过徐明,我只知道他是谷开来的朋友,我和他没有共同语言。”

但他在一份自书材料中曾写过:“徐明为我家、为谷开来,尤其为薄瓜瓜在国外留学提供了大量的资助,实质上是一种特殊形式的交易,即我帮了他‘快发展’,他则帮我‘带孩子’。”与薄结识、能出入薄家、参与事务,已经是作为商人的徐明最好的筹码。

后经法院审理查明:1999年至2012年间,薄熙来接受徐明的请托,利用职务便利,在大连实德集团建设定点直升飞球项目、申报石化项目等事项上为相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明知并认可其妻薄谷开来、其子薄瓜瓜收受徐明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1933万余元。

也是凭借这一筹码,徐明在中国构建起一个庞大的实德帝国,包括数家上市公司、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基金、以及多个关联企业,商业版图跨越塑钢、家电、足球、金融、房产等领域。

而真正给徐明带来巨大知名度的,是1998年从大连万达集团手中接手足球俱乐部,并因此获得政府高层瞩目。

据此后薄熙来庭审中薄谷开来的证词,徐明向其提出想收购万达足球队,她向薄熙来推荐,并让薄熙来积极促成此事。

而最后,薄熙来表态将大连足球队交给实德集团,改名大连实德,并在大连实德俱乐部成立时参加了新闻发布会。此后,徐明给予球队巨额投入,球队为徐明收获声名。

从媒体披露的信息来看,徐明的“商业帝国”虽庞大,却不稳固。与权力攀附的复杂性,以及实德资金链出现问题,徐明早年开始布局从前台“退隐”。

2004年12月,他宣布不再兼任大连实德集团总裁职务。次年,退出太平洋保险集团中大连实德的董事位置。2006年5月,保监会发布公告,陈春国接替徐明出任生命人寿保险公司董事一职。

在薄任职重庆后,徐明在重庆的房地产生意也畅通无阻。据媒体报道,2010年重庆市第一次市管土地挂牌中,徐明的实德系在渝实体之一,重庆和生裕房地产开发公司拍下3个地块,包括两块建造高档别墅住宅的居住用地,合计逾27.8万平方米;一块8.4万平方米的商业金融用地。

当天实德还通过一家全国性公募基金会下属的资产管理公司,以底价拍下另一块2.6万平方米医疗卫生用地。徐明也自此成为重庆“东北商人圈”势力的代表。

2012年,刚刚度过41岁生日的徐明,被卷入漩涡之中。这一年的3月中旬,徐明失踪,当时他的家人和同事,均不知晓这位富豪身在何处,此后才陆续获悉,徐明因涉嫌经济薄熙来受贿案,被相关部门控制。

与此同时,实德俱乐部的母公司——实德集团,已负债累累,实德俱乐部已无力承担球员薪水以及基础设施维护,故放弃了2013年中超资格,球队大部分资产被阿尔滨俱乐部接手。徐明的商业帝国,自此崩塌。

赠薄别墅开售


地处法国“蔚蓝海岸地区”的戛纳无疑是世界级的旅游与度假胜地。与该地区大部分鹅卵石海滩不同,戛纳湾一片细沙。沿海滩可见一排排棕榈树、一片片高级酒店、公寓及各种顶级奢侈品商店,码头停满豪华游艇。海滩后面是逐渐上升的山坡,上面是一片片别墅。薄熙来一案中涉及的别墅就坐落在戛纳靠东、豪华别墅成群的加利福尼亚区。戛纳21世纪连锁房屋中介一位名为保罗的负责人向《环球时报》记者介绍,那片住宅区是戛纳最好的,每平米均价达近6000欧元。

《环球时报》记者从海滩沿山路向上走,路两旁各种风格的高级别墅掩映在树丛间。薄熙来的别墅在该区“松树大道7号”,乳黄色的房子位于一个小山弯处,房子后面是弯弯的山道和一个出入口,四周是铁丝围栏外加一圈灌木,遮住了外面人的视线。房子前面是一个山坡,居高临下可以看见戛纳海滩、蓝色的地中海与起伏的山坡,景色十分秀丽。《环球时报》记者拿到的该别墅资料显示,其实与之相联有两栋西式楼房,外墙也为乳黄色,因只有后门标着7号字样,所以毫不起眼。这个别墅主要进口在一条小巷内,没有任何标志与门牌号,非常隐秘。

据《环球时报》记者现场所见,“松树大道7号”别墅大门上锁、门窗紧闭。自称是该别墅邻居的一名路人表示,最近这里没有什么人进出,一直关着。记者在采访时正好遇见专门帮这片物业做维修的一名管理人员,他表示最近该别墅一直处于空关状态,一家中介公司已受托销售,广告贴在外墙。该管理人员表示,他也听说有关这套房产的一些情况,今年夏天,还有一名来自伦敦的中国女子来过别墅,好像她是物业的管理人。过去是法国人德维尔负责管理,曾经登过广告招租。他本人就与德维尔相识。一般而言,这里进出的人员一直不多,最近也没见什么人来。

得知这套房产开始出售,《环球时报》记者立即联系负责销售的FINE & COUNTRY公司,这是一家专售高档房产的国际连锁公司。据公司人士介绍,现在他们正受托销售该别墅,事实上“松树大道3号、5号与7号是一个整体,因此标牌上是出售3号”。在该公司给记者拿出的销售文件上,这套别墅标价695万欧元,包括400平米居住面积、4000平米地中海风格美丽花园、5个卧室加一个独立套房、室外与室内游泳池。资料显示,该别墅拥有开阔的海洋观景视野、两个可停多辆汽车的停车房,并强调别墅一大卖点是处于戛纳最好的加利福尼亚别墅住宅区。有关图片也显示别墅的室内装潢十分豪华。

根据薄熙来案判决书,是徐明出钱为薄熙来一家购买了戛纳的这套别墅。但为了不让薄家家人露出水面、同时也为避税,徐明与法国人德维尔等设计了用公司方式购入房产并进行管理的一整套复杂方案。枫丹·圣乔治房产公司名下的资产实际由罗素地产公司拥有,但薄谷开来是该公司实际所有人与唯一获益人,因此该别墅应属薄家无疑。

没有徐明的三年实德

没有徐明的实德集团,已将主营业务回归到老本行铝合金等化学建材制造。

距离总部一个半个小时车程的长兴岛,穿过一个有2门卫看守的大门,便进入了实德在大连的工业园工厂区。静谧笼罩了工人骤减的园区。

作为总部的主要基地,实德在长兴岛除了拥有工业园外,还囤了近10万平方的土地,其中包括已经建成的部分朗庭山楼盘和尚未启动的高尔夫项目。受制于当地不景气经济的影响,实德位于长兴岛的地块也逐年贬值。

在实德工业园里每月领着3000薪水的一线员工,对于实德集团的债务及其老板徐明都知之甚少。相较来说,对于近年来偶尔现身工业园的新掌门人徐斌,他们更为熟悉。

2014年夏天,为了实德聚酯合金投产下线仪式,徐斌还陪同了合作方德国巴斯夫公司高管到园区参观——这已是实德集团2013年在工业园接待的最高级别观光团队了。

比起三年前徐明掌权门庭若市的时代,实德今非昔比。

没有徐明的实德,日子过得并不顺利。身陷囹圄一个月后,徐明授权胞兄徐斌为实德董事长,后者将债务包袱实德足球以3.2亿元转给了大连当地另一球队阿尔宾球队老板赵明阳。这是徐斌掌权后处理的第一个资产包——开启了后实德时代徐斌的漫漫还债和重组之路。

据媒体公开报道称,徐明出事当月,实德债务约200亿元,已经资不抵债,其中主要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和民间借贷等。

实德集团徐斌独掌时代仅维持了半年就宣告结束。2012年10月,实德集团重组的“新话事人”现身——人和集团老板戴永革。两位知情者称,徐明做出这番调整的原因是对徐斌能力的担忧。

公开报道显示,戴永革是徐明的老朋友。早在2009年前,戴永革与徐明就有良好互动关系。当年戴永革旗下的浐灞足球队中途换帅,徐明不仅力荐了朱广沪,还乘坐戴的专机赶往西安为其站台。

2014年5月29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判定,元金盛世重组协议无效——戴永革的人和集团获得了实德重组的权利。

由此,徐斌也彻底退居二线,戴永革团队成为实德重组的实际控制方。以关国亮为首的戴永革团队,并没有让徐明失望。两年时间里,实德逐步进入正轨,重组已经接近尾声。上述人士透露,实德已经完成大部分债务重组,截止去年底,仅有30亿元资产存在一些问题。更多细节,《棱镜》暂未能联系戴永革方置评。

徐斌、戴永革等人的努力,使得实德集团逐渐走出债务危机并保有一定的规模,这为徐明归来创造了比较有利的环境。

然而,随着徐明狱中突然去世,他的归来已经成为不可能之事。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