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高层次坦诚对话 澳中关系日益升华


来源于:澳华中文网

摘要:澳中经济已证明是高度互补的

澳中经济已证明是高度互补的。(图片来源:《澳大利亚人报》)

《澳大利亚人报》报道称,有人认为,澳中2国就像是古怪的伴侣。双方在几乎所有方面都是相反的,包括文化、历史、人口规模与架构、政治系统。

不过,2国的经济已证明是高度互补的——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伙伴,澳大利亚则是对方的第六大进口来源。

自邓小平开启改革开放时代以来,中国近几十年常常把澳大利亚作为它跟全球开展经济互动的安全而又稳固的试验场。

因此,双边高层对话的内容不是以前外界认为的一边倒或奇奇怪怪。

上周五,第二次升级版年度高层对话于澳大利亚总督的府邸Admiralty House召开。

澳方代表有外长毕晓(Julie Bishop)、外交部秘书瓦吉斯(Peter Varghese)、反对党影子外长毕芭丝(Tanya Plibersek)、七集团(Seven Group)的主席施嘉里(Kerry Stokes)、澳新银行(ANZ)的CEO邵铭高(Mike Smith)、昆士兰大学(Queensland University)的校长霍吉(Peter Hoj)、下任驻华大使亚当斯(Jan Adams)及未来基金公司(Future Fund)的主席,此次对话的联席主席高德乐(Peter Costello)。

中方的联席主席为前外长李肇星,其他代表包括商务部部长助理童道驰、博鳌论坛(Bo’ao Forum)秘书长周文重、驻澳大使马朝旭、空军副司令陈小工、宝钢集团(Baosteeel)副总经理戴志浩、中信集团(Citic)执行董事Zhang Jijing、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rp)的国际部门总经理Zhu Yiran及前中国日报总编Zhu Yinghang。

这类会议此前也举办过。与会者并不决定任何事情。不过,他们的强调和动态是澳中关系发展方向的强烈信号。

此前的多数对话都是客客气气小心谨慎的,偏离预定讨论的倾向性不太大,尤其是中国方面。

不过,这一点有所改变。随着2国达成自贸协定,以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年前访澳取得成功,中方代表轻松了很多,能自信自发地发言,甚至适度地彼此起争执。

高德乐和李肇星认为这是最好的1次对话。后者甚至在休息期间找了位附近的中医师,回去时精神抖擞。这反映出越发增长的文化互动。

马朝旭表示,这是状态最好的关系,虽然还有加强的空间。

他说:“自矿业繁荣以来,我们还迎来了3个其它繁荣——农业、基础设施及服务。”

关于中国在南海地区争议性角色的讨论很激烈和严肃,也不可避免地意见不统一,但重要的是,大家很坦诚。

实际上,这方面的讨论突显了双边关系不断提升的方式。瓦吉斯指出,在区域进行深度转变的过程中,随着经济权重重新划分战略权重,加上政治系统难以应对如此基础性的变动,将机遇最大化和把战略风险最小化很重要。

中国在太平洋向真正自贸区的转变中扮演了突出的角色,尤其是通过亚太经合组织(APEC)。

瓦吉斯说:“我们希望中国及亚洲其它大经济体未来能够加入《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进而增强协定的范围。”不过,他对于转变的战略端进展不太乐观。

瓦吉斯认为,重要的是发展基于国际法和全球准则,而非强权的区域机构。南海问题为这个提议带来了1道测试题。澳大利亚关注的是这个问题被控制的方式——事关区域稳定。

这个问题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上周五会谈的热门话题。

瓦吉斯希望澳中在改革全球治理方面通力合作——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机构承担得到恰当提升的角色,创造G20等更能反映当前全球权力分配的新组织,以及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等嵌入最高水平治理及透明度的新区域机构。

他说,作为1个大国,“中国可以选择为区域提供战略性定心丸,即其崛起会是和平且尊重国际准则及规定的,也可以选择强权即公理的道路。我们都希望中国成功,希望它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