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美联储12月加息条件成熟 新兴市场临大考


来源于:第一财经日报

摘要:“上周五公布的非农就业报告为美联储在12月15-16日的政策会议上提高利率扫清了障碍。

“上周五公布的非农就业报告为美联储在12月15-16日的政策会议上提高利率扫清了障碍。”有“美联储通讯社”之称的《华尔街日报》资深记者JonHilsenrath指出。可见,12月加息可谓已经板上钉钉。

值得注意的是,素有“央行的央行”之称的BIS(国际清算银行)于12月6日发布最新报告显示,今年三季度新兴市场债券净发行量创2009年初以来最大跌幅,增量仅15亿美元,较前一季度下降890亿美元之多。而欧元计价债券占比从二季度的18%升至三季度的62%,创六年来新高。一方面,新兴市场在三季度经历的动荡导致债券增量暴跌;另一方面,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也使得新兴市场屏息以待,并向贬值预期更为强烈的欧元计价债券转移。

尽管外债增量暴跌,但国际清算银行货币经济部总监鲍瑞欧(ClaudioBorio)指出,“新兴市场中期前景也没有重大改观,金融脆弱性丝毫没有消散,自2009年至今,美元计价债券已经翻番至3万亿美元,这些债务总量仍未减少。随着美元不断走强,这些外债则显得更为昂贵。”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AliciaGarciaHerrero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美联储加息将导致新兴市场面临资本外流压力。尽管中国可以鼓励外资的流入,但在加息背景下,持续的外资流入动能可能下降。”

美国加息条件已经成熟

近期,美联储主席耶伦频频暗示,加息条件已经成熟。

12月2日,耶伦在华盛顿发表演讲时表示,美国经济已为加息做好准备,并警告推迟加息可能损害经济。“我目前判断,美国经济增长可能足以推动就业市场在未来一两年内进一步改善。”如果在前主席格林斯潘时代,很难想象美联储会释放此类近乎明确的信号。

通胀和就业是加息的两大参照,而12月4日最新公布的非农就业报告为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复苏正名,这是12月FOMC会议之前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数据。

报告显示,美国11月新增就业人数21.1万人,高于预期的增加20万人,10月的数据上修为增加29.8万人。美国11月失业率稳定在5%,平均时薪则同比增长0.2%。

对此,“旧债王”格罗斯表示:“美联储准备行动了,将在2016年进一步加息一或两次,美联储将在利率达到2%之后停止加息。”

标普报告则预计,美国GDP料将在2015、2016年分别增长2.5%和2.7%,仍然预计美联储将在12月份加息,并将在2016年加息四次,预计2016年年底联邦基金利率会达到1.25%附近。

不可忽视的是,加息的另一主要前提是通胀,而这也是最大的风险因素。

东证期货全球市场分析师元涛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低利率政策的后遗症就是利率低于潜在生产率,经济增速一旦高于潜在增长率,就会出现通胀的风险。而低油价对于整体通胀的扭曲又进一步推后了通胀上行的风险。随着低油价因素的逐渐消退,这种风险会逐渐爆发,2016年美国通胀整体上行的速度会高于市场的预期,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美联储不太可能一直维持缓和渐进式的加息路径。

他预计,如果原油价格稳定在目前的水平,美国的通胀压力将出现在2016年二季度,除去一季度美国经济的大概率疲弱,2016年4~6月原油价格明显反弹,给予美国通胀整体压力。

美元指数或将指向110 谨防高收益债

作为加息的附带效应,元涛也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美元指数会向110的水平迈进,进入加息阶段的美元会更为强势,新兴市场货币继续看跌。”当前,美元指数报98.28。

从历史上来看,美元指数在首次加息后都出现了走弱的走势,因此当前不乏观点认为,应该在美联储首次加息后卖出美元指数,但元涛认为此次情况可能有所不同。

对于美元指数来讲,欧元是最重要的组成成分。在1994年美国首次加息时,欧元尚未成立,因此以德国和法国来代表欧元区经济走势可以看到,当时美国与德法GDP增速差处于明显的缩小阶段,这意味着德法的比较优势在上升,直到1995年一季度左右才出现拐点,美国经济增速加快,而这也是美元指数向上的拐点。

类似的局面也发生在2004年美国首次加息时。元涛告诉记者,“我们看到当时美国和欧元区经济增速也是出现了减小的趋势,这也意味着首次加息后欧元区相对增速上升。”然而,此次加息的背景是,欧元区复苏乏力,欧洲央行在12月3日降息10个基点并延长了量化宽松(QE)的时间,而日本的通缩风险更是不见消退,可见美元指数在此次加息后仍将上行。

此外他也提示称,美国高收益债的盛宴不再,大量和高收益债相关的资产都会遭到投资者无情的抛弃,债市去杠杆可能在2016年会成为一个重要的风险来源。

麦格理投资管理固收与货币部执董DeanStewart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就投资而言,我个人偏好通胀挂钩债券(Inflation-relatedbond),无论是面对短期市场波动和长期趋势的通胀上行,该类债券的避险价值都有所凸显。”

新兴市场脆弱性未减

在BIS看来,新兴市场金融脆弱性未减,如巴西、俄罗斯等陷入严重萧条的国家仍然艰难前行。此外包括原油、铜矿、铁矿石在内的大宗商品价格或将屡创新低。

由于三季度的全球市场动荡,以及美元不断走强的压力,新兴市场三季度债券净发行量也创下危机以来新低,但其庞大的美元债券存量仍是未来加息时的风险点。

BIS最新数据显示,三季度新兴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券净发行量为60亿美元,创危机以来最低。此外,巴西金融企业债券净发行量为-200亿美元,上一季度为-2亿美元,非金融企业债券净发行量为-800亿美元,上一季度为30亿美元;土耳其金融企业债券净发行量为-16亿美元,创六年最低,且印度和韩国的债券净发行量也分别下降了43亿美元和55亿美元。

就中国而言,金融机构债券净发行量从二季度的100亿美元降至3亿美元;非金融企业债券净发行量则从二季度的280亿美元降至9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欧元对美元计价债券的发行比例有所升高。非金融企业的欧元计价债券净发行量为230亿美元,美元计价债券仅220亿美元。上一季度,上述发行量分别为500亿美元和870亿美元。欧元走弱的预期导致债券发行人转向欧元计价债券。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