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国环境治理危机:霾困北京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中央气象台将大雾和霾黄色预警升级为橙色预警

昨天北京遭遇了入冬以来最严重的一次雾霾,北京市环境保护监测中心官网数据显示,30日晚,多个监测站PM2.5浓度超过500微克/立方米,峰值接近1000微克/立方米。中央气象台将大雾和霾黄色预警升级为橙色预警。

昨夜,大风与冷空气抵达北京,雾霾逐渐消散。今起至4日,京城空气优良。昨日24时,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解除北京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晚8点,北京35个监测点中在本轮空气污染首次有监测点数值大幅回落:“京西北区域点”监测显示已从严重污染下降到轻度污染,PM2.5浓度为98微克/立方米。预计随着冷空气深入,今夜北京雾霾将逐渐快速消散!

雾霾主因不是供暖是汽车尾气?

早在采暖季第一天,恰逢沈阳PM2.5爆表,浓度曾突破1300微克/立方米,此后东北、华北地区持续数日被雾霾笼罩。一时间,“供暖性雾霾”成了网络热词。那么,供暖是导致冬季雾霾的罪魁祸首吗?

住房城乡建设部城市建设司负责人介绍,供暖只是压垮空气质量的最后一根稻草。表面看是供暖导致雾霾,但根子还是供暖结构和消费模式不合理。我国北方绝大部分地区城镇和农村建筑的采暖是依靠燃煤,而且存在大量低质煤。城市大院、农村民宅使用的独立小锅炉比较多,污染物的排放就比较大。

为了应对雾霾天气,近年来不少城市都在供暖方式上采取了改进措施。像北京市这几年一直在实施燃煤锅炉清洁能源改造,现在清洁能源占比已达80%左右,今年城六区将基本实现无燃煤锅炉。该负责人表示,现在北京雾霾的主要原因是汽车尾气,而不是供暖。

不过,推动“煤改气”虽然可以缓解燃煤污染物排放量大的问题,但由于天然气价格以及管网改造成本的原因,很多区域性的独立供暖单位和小区并不愿意花钱改造。特别是目前煤价持续走低,而煤气价格倒挂加剧,不少地方认为“煤改气”是“环保不经济”,推进比较难。

此外,由于北京雾霾主因被政府认为是汽车尾气引起。北京市交通委缓堵处副处长周天12月1日对媒体表示:下一步可能要在尾号限行的基础上实行更严格的限行;北京也正在研究拥堵收费。

周天表示,主要推进市场化的措施,用经济手段来调节机动车的使用。在车辆限购方面,北京市已经按照国务院会议的精神,实现新能源车不限行、不限购。下一步北京可能要在现在5日限行的基础上实行更严格的限行措施。

从2010年第一次28条缓解交通拥堵的措施出台的时候,北京就提出了拥堵收费的设想。周天表示,拥堵收费是国际大城市普遍实施的一种市场化手段,用价格来调整市场化配置资源的一种方式,北京市也正在研究,这只是众多缓解交通拥堵措施的其中一项。

面对混浊雾霾,行为艺术家“坚果兄弟”用空气中的刺鼻污染制造出一个坚实的东西:他用收集到的污染物制造了一块砖。

坚果兄弟用了100天的时间,拖着一个工业吸尘器,在中国首都的地标性建筑物附近从大气中吸尘。现在,他把收集到的灰色粘稠物与红色的粘土混合起来,制造了北京空气问题的一个虽小、但强有力的象征。

“尘埃代表着人类发展的副作用,包括雾霾和建筑工地的扬尘,”他周二接受采访时解释说,他身边围了一圈中国记者。“我第一次来北京之后,戴了几天口罩,但后来我不戴了。这种雾霾是无法逃避的。”

中国政府承诺要清除污染

中国北方的这一轮雾霾来袭也恰好是在巴黎谈判周一开始之前,各国代表正在巴黎聚集,希望就减少导致全球变暖的温室气体的排放达成一个新协议。雾霾的大部分与主要温室气体有同样的来源,都来自燃煤锅炉、汽车尾气和排放二氧化碳的工厂。

中国政府已承诺要清除污染,尤其是可引起呼吸系统疾病和其他健康问题的、被称为PM2.5的微小颗粒物。其实,在今年的大部分时间,北京地区及其他城市的空气已更加干净,这或许部分是由于工业生产放缓的原因。

但最近爆发的雾霾引起居民抱怨说,北京及其他城市的地方政府自满,且对冬季空气静止不动时积累的空气污染准备不足。北京发布了自2014年2月以来的首次“橙色预警”,是空气污染预警的第二高级别。

天气预报称,周三前的风可能会开始驱散北京及其他城市的雾霾。

但一些居民抱怨说,政府早就该发布“红色预警”,那会启动对车辆和其他污染源更严格的控制,而且会让学校停课。

绿色和平东亚气候和能源专家董连赛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北京市政府未做出足够高级别的预警,让问题变得更糟。”

董连赛说,“目前的重度污染发生在空气质量有所改善的一年后。虽然这并不反映一种趋势,但自上周以来笼罩了中国大部分地区的空气污染显示,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是,24小时内的PM2.5污染物平均浓度不应超过每立方米25微克。但在北京,全市各地的读数高达每立方米976微克。美国大使馆的PM2.5空气质量监测仪器的读数周一晚上接近700,周二当天接近600。

董连赛说,“目前的重度污染发生在空气质量有所改善的一年后。虽然这并不反映一种趋势,但自上周以来笼罩了中国大部分地区的空气污染显示,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是,24小时内的PM2.5污染物平均浓度不应超过每立方米25微克。但在北京,全市各地的读数高达每立方米976微克。美国大使馆的PM2.5空气质量监测仪器的读数周一晚上接近700,周二当天接近600。

雾霾治理不能靠运气要靠人为

污水靠蒸发,雾霾靠风刮”,这个桥段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污染治理的尴尬。很多人忽然想起,对了,不是说,北京投入7600亿元治理雾霾吗?钱去哪了?如果钱花了,为什么雾霾如此之大?如果还没花,将来打算怎么花?雾霾让我们视线受阻,财政支出却不能不清不楚。

2014年,北京市政府宣布,要投入7600亿元治理雾霾,而且表示“为了到2017年能够天蓝、水清、地绿,投资一万亿元都值得”。据说,还跟上级领导立了军令状,如果不能实现,如何如何;就在那前后,河北省省长张庆伟也立下军令状称,三年让大气质量有所好转,五年有所改善,钢铁、水泥、玻璃,新增一吨产能,党政同责,就地免职,必须执行。
  
如今,这7600亿元花在哪里?这军令状还算数吗?

舆论普遍认为,光停留在保证书上、军令状上的治霾,不能把雾霾赶走,“等风来”也只是不得已的被动之举。正如习近平总书记谈及APEC蓝所强调的,“北京的空气质量不能靠运气,而要靠人为”。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