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瞻:宽财政稳货币改供给将是主调


来源于:中国新闻网

摘要:2016年前瞻: 宽财政、稳货币、改供给

前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要来了,各大机构对2016年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测也陆续发布,这代表了市场上的一部分看法。作为十三五开局之年,经济增速下行压力仍在不断加大,明年的经济增速是一个广受关注的焦点,虽然目前预测值不一,但低于2015年增速几乎是共识。

 

虽然供给侧改革成为近期的高频词,但是这不可能替代过去的总需求调节,财政和货币政策的基调仍是关注的焦点,本专题也进行了分析,“宽财政+稳货币”可能是主基调。

 

无论是从短期,还是中长期来看,中国的经济转型升级都必须要加大供给侧的改革力度,这也很可能会是今年经济工作会议的重点。

 

本报记者 杨志锦 北京报道

 

导读

 

具体数据上,中国人民大学预计2016年GDP实际增速为6.6%,比其预计的2015年增速进一步下滑0.3个百分点;中金公司则预计6.8%,比其预计的2015年增速下降0.1个百分点。穆迪预计2016年经济增速只有6.3%。

 

按照惯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于本月中旬召开。该会议将总结2015年度工作,并提出2016年度工作的总体要求和主要任务。

 

因为今年三季度经济增速跌破7%,并且2016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市场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格外关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虽不会提出具体的经济增速目标,但将对2016年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定调,并提出相应的改革方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解到,2016年经济增速或将继续探底。由于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不减,宏观经济政策将呈现“宽财政+稳货币”的搭配。而解决中国经济当下面临的转型期结构性问题不能只靠需求端刺激,同时需要配以供给侧的改革。

 

“2016年货币政策退居配角,货币宽松的方向不会变化,但政策重心将逐步转向财政政策和供给侧改革。” 民生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朱振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2016年经济增速或持续探底

 

国家统计局10月2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三季度GDP增长6.9%。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宏观经济自2009年二季度以来首次跌破7%。因为经济增速低于7%,市场对未来宏观经济及政策走势关注颇多。

 

对于全年的经济增速,民生宏观的一份研报称2015年全年保7基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诸多研究机构发布的预测也低于7%,如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预测增速是6.9%,穆迪的预测增速仅为6.8%。

 

民生宏观的研究报告还称,从以往4次下调目标的历史来看,如果当年没有完成目标,一定会导致增长目标下调,比如1998和2014年。从历史经验推断, 2016年经济增长目标下调是大概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恰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按照十八大确定的目标,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据此推算2016年至2020年间年均经济增速底线是6.5%。

 

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则进一步测算称,如果今年增长6.9%,要实现2020年翻番,未来五年年均经济增长速度必须在6.543%;如果今年能实现7%的增长,平均增速则是6.523%。

 

实际上,2016年所面临的增长环境不容乐观。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进出口和投资尤为乏力:今年前10月进出口负增长8.1%,与目标值差距14个百分点;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10.2%,比上年同期减少5.7个百分点,这一增速是自2001年以来的新低。而两驾“马车”短期内均未看到回升的可能。

 

11月30日,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微博]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财富管理高峰论坛上表示,“十三五”期间实体经济还要调整,尤其是前几年,总体将呈现“先低后高”的态势。“‘十三五’时期前两年2016、2017年恐怕还会比较艰苦,因为还需要解决深层次的问题。”他说。

 

具体数据上,中国人民大学预计2016年GDP实际增速为6.6%,比其预计的2015年增速进一步下滑0.3个百分点;中金公司则预计6.8%,比其预计的2015年增速下降0.1个百分点。穆迪预计2016年经济增速只有6.3%。

 

政策取向:宽财政+稳货币

 

“2016年稳增长的压力犹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将坚持以往的基调。”招商证券(22.13, 1.46, 7.06%)研究发展中心宏观研究主管谢亚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前三年,由于经济下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的宏观经济政策基调是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2016年政策搭配上还将呈现“宽财政+稳货币”的态势。

 

稳健的货币政策方面,由于存款利率已经完成市场化改革,且无风险利率下行的同时CPI和PPI处于低位运行,降息的次数会明显减少,市场预计降息的次数在1-2次之间。

 

降准则有更大的空间。目前大型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还维持在17.5%的高位,2016年人民币贬值压力不减,央行[微博]为了对冲外汇占款的下降必须充分降准。

 

民生宏观的一份研报称,2015年货币政策是绝对的主角,但2016年由于融资成本降低,同时通胀掣肘货币宽松,因此2016年货币政策可能逐步退居配角,政策重心将转向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多是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发力创造条件。”谢亚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由于财政收入增速降低甚至负增长,财政收支的缺口压力进一步加大。在此情况下,财政赤字率必将扩大,以应对收支压力和稳增长的压力。按照201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2015年的赤字率是2.3%,离3%的赤字率红线还有0.7%的差值。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11月初表示:“3%的赤字率是不是绝对科学,值得探讨。”外界则解读称未来财政赤字率有突破3%的可能。

 

“赤字率不扩大不行,至少扩大到2.5%,激进的财政政策应该扩展到2.7%。”朱振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同时政策性金融债和置换债券将增大规模。”

 

置换债券方面,财政部今年安排了3.2万亿的置换债券,而今年到期的政府债务为1.86万亿(2013年审计数据)。根据当年的审计数据,2016年到期的政府债务规模1.26万亿,但是加上2013年新增债务及债务甄别时的调整数据,这一规模将明显提高,市场预计置换规模至少将在3.2万亿以上。

 

供给侧改革或成重点

 

“实际上,光从传统需求端刺激经济效果并不明显,‘十三五’期间更应该从供给端着力。”谢亚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传统的“需求管理”,主要指通过刺激消费、出口以及投资,提振经济。这一度是中国政府宏观调控的基本政策框架。而“供给管理”,则是通过解除对人口、制度、土地、资本等要素的抑制,增加有效供给,提振经济活力。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曾报道称,在民间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财科所贾康等人曾成立新供给学派,致力用供给学理论促进可持续发展。

 

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近日撰文指出,在增长阶段转换的大背景下,需求侧的刺激政策主要是防止短期内增速下滑过快,而不可能通过刺激政策使过剩产能不再过剩。

 

“注意力放在需求侧刺激上,很可能错过减产能、实现转型再平衡的有利时机。”刘世锦在文中写道,“在这种情景下,供给侧改革的必要性、紧迫性显而易见。”

 

在11月10日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此后,中央高层在多个会议上都强调要加强供给侧改革。市场理解为,供给侧改革很可能纳入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讨论。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微博]认为,供给侧改革的实质是增加要素(劳动、资本和技术)的投入数量或提高要素的使用效率。

 

刘世锦撰文称,供给侧改革也有宏观和微观之分。供给侧的宏观调整可以采取减税等措施。但刘世锦认为重点还是应该放在微观层面,通过实质性的改革,打通要素流动通道,全面提高要素生产率。

 

他提出诸多具体措施,如对减产能要采取果断管用办法,在一定时间内取得实质性进展;进一步放宽准入,加快行政性垄断行业改革等。(编辑 谭翊飞)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