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叙利亚内战真的是气候变化造成的吗?


来源于:英国卫报

摘要: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持续了5、6年的干旱确实是叙利亚爆发战争的主要原因之一。

《美国科学院院报》(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曾发表过一篇论文指出,叙利亚2006年至2009年间发生的严重旱灾并非自然的气候变化现象,而是由于近一个世纪来地中海东部地区气候变暖所致。而此次旱灾正是该国政治动荡的罪魁祸首之一。

叙利亚内战真的同气候变化有关吗?
至少有个人物是这么认为的——查尔斯王子。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持续了5、6年的干旱确实是叙利亚爆发战争的主要原因之一。”另外,他还补了一句:“气候变化对于地区冲突和恐怖主义“影响巨大”。

持有“气候变化导致战争”这个观点的人不止查尔斯一个。美国总统奥巴马、前副总统戈尔以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马丁•奥马利(Martin O’Malley)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谈到了气候变化同叙利亚内战之间的联系,桑德斯甚至表示气候变化直接导致了恐怖主义的滋生和发展。

但是,人们也完全有理由怀疑这种说法的真实性。首先,大多数与这个话题相关的讨论都是由政客发起的,而不是科研人员。

最早引出这个话题的并不是科研报告,而是军方有意夸大了气候变化同地区安全之间的关系。


实际上,“气候变化同战争”这个话题已经出现过。早在2007年,达尔富尔(Darfur)战争在当时被称作“气候战争”。潘基文说:“达尔富尔的冲突始于生态危机,而这同气候变化多多少少有些关系”。不过,这个观点此后便一直被众多科研报告反驳,根据这些报告,达尔富尔的战争不可能是因为干旱引起的,因为这个地区的降雨量在战争开始之前就增加了。

而这一次,有关“叙利亚战争同气候变化的关系”的话题,至少有一些科研报告是支持“气候变化导致战争”这个观点的。比如,文章开头提到的《美国科学院院报》(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发表过的一篇论文。不过,问题是,这篇论文漏洞百出。


首先,该论文中的研究对象并不是叙利亚,研究主题也不是“叙利亚干旱同内战的关系”。该论文的主要结论是:2000年代后期,在“肥沃月湾”(Fertile Crescent)区域——从俄罗斯南部延伸至沙特阿拉伯,有过多年的干旱。该论文通过统计模型,认为这场旱灾有2到3倍的可能是由于人类活动破坏气候而造成的。随后,就简单粗暴地得出:叙利亚的战争和干旱有关系。值得一提的是,有报道说叙利亚战前的干旱导致了有多达150万人移居城市。但是这个被媒体大肆转载的数据,其实是错误的:数据的唯一来源是一则短新闻,而大多数官方,比如叙利亚政府、联合国等给出的人数是25万左右。


此外,不论叙利亚在战前国内的人口移动情况是怎样的,把“人口大规模向城市迁移”的主要原因草率地归咎为干旱,是一种不负责的误导。叙利亚的城市在2000年代一直在扩大,这得益于经济自由化。并且,论文中所指的大多数“干旱移民”发生在2009年,更准确的说,在一夜之间取消对柴油和化肥补贴之后。根据研究人员,去除这些补贴对于许多的农民而言是很大的负担,比起三年连续干旱更甚。

最重要的是,论文作者没有提供确凿的证据,证明“干旱移民”促成了叙利亚内战的爆发。
该论文的理论根据有两部分:1. 一名叙利亚农民的个人证词;2. 许多没有证据的有关“移民的出现加重了城区压力”的空泛之言。论文中没有证据表明,移民导致了叙利亚早期的地区动荡。说白了,论文作者根本拿不出证据。


尽管拿不出靠谱的证据证明气候变化对于内战有影响,这个话题仍激起了全球高度的关注。大多数认为“叙利亚战争是气候变化造成的”观点,不过是为了唤起人们重视气候变化,或是纯粹为了博人眼球,这种观点也应止于此。

查尔斯王子和其他公众人物也应该负起责任来,引导好大众。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