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人民币入篮SDR悬念今日揭晓 直接利好或有限


来源于:中国基金报

摘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会将决定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

11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行董事会将决定是否将人民币纳入SDR(特别提款权)。目前各方意见普遍认为人民币入篮SDR概率较高。但分析人士预计,即便人民币入篮,对人民币资产的直接拉动作用有限,其价值更多的体现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象征意义上。

据了解,IMF每5年审议一次SDR相关议程,包括选择入篮货币标准、各货币权重以及SDR的利率等问题。目前,入篮货币标准包括过去5年内货品及服务出口量最大以及由IMF决定该货币是否可被“自由使用”。

上一次也就是在2010年的审议中,人民币符合货物出口要求,但未能满足“自由使用”条件。在今年的审议中,人民币依然能够满足出口要求,而在“自由使用”条件上,将由IMF执行董事会投票决定。

一般而言,需要获得IMF获得至少70%的投票权通过,而重大事项更要求85%的投票权。从目前IMF各成员国的投票权重来看,美国一家独大,占17.68%,相当于在重大事项上具有一票否决权。其他拥有较高投票权的国家还有日本、德国、法国、英国及中国,分别拥有6.56%、6.12%、4.51%、4.51%和4%的投票权。目前,IMF成员国中不少已经表态支持人民币加入SDR。美国财长、英国政府以及IMF总裁拉加德等都发声表示支持,而最终结果还待今日最终的投票情况。

或难有资金大量入境

如果人民币此次成功加入SDR,市场最为关心的是国际机构可能会增加人民币货币以及人民币资产配置的需求,尤其是中国国债以及人民币计价债券会受到欢迎。不过,从效果来看,预计对人民币资产的拉动还相当有限。

目前,SDR在国际储备中占比为2.4%,如果各国央行按照人民币在SDR篮子中的份额增配人民币资产,对应的需求只有400多亿美元,在全球国际储备中占比很小。此外,为了给人民币入篮SDR以缓冲,目前由美元、英镑、欧元和日元的SDR的构架都会从今年底延迟到2016年9月,这意味着即使纳入SDR,对人民币的直接影响也要在3个季度以后产生。

中信证券研究员胡玉峰认为,SDR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记账单位,不能直接用于国际贸易支付和结算,也不能兑换成黄金。因此加入SDR后,各国对人民币的需求增加有限。事实上,在现实操作中,SDR实际发生交易的总量也较低,应用范围有限,因此加入SDR并不会直接加大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需求。

胡玉峰指出,决定人民币资产吸引力的关键在于国内的经济状况。当前我国基本面并不乐观,加上美联储年内加息预期的影响,人民币资产吸引力有限,短期内资金流入的动力不大。对比中美两国国债收益率走势不难发现,随着美国经济复苏走强,中美两国国债到期收益率间的利差正呈现出逐步收窄的态势。在内部经济增长乏力、外部分流吸引强烈的条件下,预计人民币加入SDR后不会有资金大量流入国内资本市场。

兴业证券分析师王涵也表示,加入SDR的影响更多的体现在信心层面——有助于提升人民币资产吸引力,但对于人民币广泛使用贡献或有限。从人民币国际化角度来看,当前人民币尽管在贸易结算中占比已经位居全球第三,但和美元、欧元相比仍然较低,而在跨境支付中,还没有进入前五。因此人民币国际化仍有较长的路要走,加入SDR只是一个新开始。

人民币升贬之争再起

自今年8月11日央行主动引导人民币大幅贬值后,市场对于人民币贬值预期一度上升,随后在干预下人民币贬值幅度得到控制。而以美银美林为代表的外资行预计人民币加入SDR后或放开贬值空间。

美银美林近日警告称,中美货币政策的“巨大分化”会令人民币承压,到明年年底,人民币兑美元将再贬9%至7.00,贬值压力将在月底IMF关于人民币纳入SDR的投票过后陡增。

广发证券陈果也发表了类似的观点,他表示,加入SDR可能会改变央行对于人民币汇率的持续支持态度,人民币贬值空间有望放开。虽然经历了一轮贬值,但人民币在各国货币中仍然坚挺,年初至今,只有美元对人民币升值2.9%。加入SDR后,央行可能会更加关注国内货币政策,而放弃对人民币汇率的支持。而且不排除会采取一次性贬值的方式,防止资本在一段时间持续贬值的压力中外流。

不过,兴业证券分析师王涵指出,从近期数据来看,在10月非农就业数据大幅超预期后,美联储12月加息预期明显上升,但市场对于人民币贬值预期反而在10月以后持续回落,意味着市场对于人民币的担忧在下降。

大华银行分析师全德健也表示,不论是从国内经济数据、政治稳定性、金融市场 发展,还是债务或资本流动动态来看,目前并不存在人民币大规模贬值或持久贬值的迹象。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