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谁是在ISIS黑市石油贸易背后的推手


来源于:Zero Hedge

摘要:在过去的一个月以来,媒体对伊斯兰国家石油交易一直十分关注

11月16日,美国战机在叙利亚击毁了116辆伊斯兰国运输石油的卡车。而45分钟之前美国还洒下传单通知司机们(华盛顿方面确定他们不是伊斯兰国成员)“弃车而逃”。
美国空袭的特殊之处是,五角大楼花了近14个月计算出削弱伊斯兰国的石油贸易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炸……石油。

在11月之前,美国的“战略”主要是围绕轰炸伊斯兰国石油基础设施。事实证明,这一战略收效甚微,空袭实际上造成的伤害也很小。上周早些时候,美国空袭再次炸毁了280辆伊斯兰国运输石油的卡车。俄罗斯方面也宣称11月份摧毁了1000多辆运输车辆。

众所周知,伊斯兰国之所以迅速发展,与其通过石油黑市贸易盈利有很大关系。伊斯兰国每年从石油黑市贸易中获利4亿美元以上,到底这些石油最终会落入谁手,而背后的推手又是谁?  

上周,俄罗斯战机被土耳其在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击落后,作为北约成员国之一土耳其是否帮助ISIS非法销售石油,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Nafeez Ahmed曾公开发文指责:“北约包庇伊斯兰国:这让法国对ISIS开战成了一个笑话,这是对巴黎恐怖袭击受难者的侮辱。”  

Ahmed在文中指出,在促进ISIS的生命线——黑市石油贸易扩张中,土耳其扮演了一个关键的角色。土耳其和伊拉克高层政治和情报来源已经确认土耳其当局积极促进伊斯兰国通过该国进行石油贸易。去年夏天,土耳其主要反对党及共和人民党议员Mehmet Ali Ediboglu就曾估计,伊斯兰国通过土耳其销售的石油价值约为8亿美元。这还是一年前的数据。时至今日,土耳其至少为ISIS的黑市石油贸易贡献了10亿美元。

而在本月早些时候,Ediboglu对俄罗斯媒体指出:“伊斯兰国联同巴尔扎克(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地区总统Masoud Barzani)的亲信和一些土耳其商人组成团体进行石油黑市贸易。”
 
过去两年里,土耳其一直堂而皇之地帮助伊斯兰国进行石油贸易,但是西方媒体很大程度上忽略了这个问题 (或至少忽略埃尔多安政府共谋的可能),因为毕竟,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
 
不幸的是,上周二,埃尔多安击落俄罗斯战机的行动激怒了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随之普京将矛头指向土耳其。

普京在莫斯科会见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时表示:“我们认为土耳其最高政治领导层对这个非法石油贸易毫不知情是无法令人置信的。”

普京继续补充道:“如果最高政治领导层真的不知情,就让他们自己找出来。”
 
很明显,普京的话是在讽刺,他非常坚信埃尔多安政府参与伊斯兰国原油的运输和销售。  

在俄罗斯战机在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击落后,普京立即公开表态,矛头指向安卡拉:“伊斯兰国石油正运往土耳其”、“伊斯兰国从卖石油给土耳其中获得现金。”
 
ISIS通向全球原油市场的门户

伦敦格林威治大学客座讲师 George Kiourktsoglou和 首席讲师Alec D Coutroubis发布了一篇关于ISIS石油贸易的研究报告,题为《ISIS通向全球原油市场的门户》。

报告中指出,负责“黑金”运输和贩卖的商人或是走私贩每次护送三十辆卡车到提取地点,与ISIS现场交易,他们甚至为客户提供折扣和延期付款这些优惠。 而美国因担心引发当地人的强烈不满,空袭目标没有锁定运输车辆,所以,ISIS石油业务仍在有效运行,而且大多数时候在光天化日明目张胆地进行。受高利诱惑的商人在叙利亚(即使在政府控制地区)、伊拉克和土耳其东南部十分活跃。

他们的供应链包括下列地方:Sanliura、 乌尔法(Urfa)、哈卡里(Hakkari)、锡尔特(Siirt)、巴特曼(Batman)、Osmaniya、 Gaziantep、 Sirnak、 Adana、 Kahramarmaras、 Adiyaman 以及 Mardin.

这条石油黑市贸易线延伸至土耳其阿达纳省(Adana),也就是主要游轮运输港口锡兰(Ceyhan)所在之地。

锡兰是土耳其东南部的一个城市,人口110000人,其中105000人生活在大都市区。它是阿达纳省第二大发达城市,仅次于首府阿达纳(Adana)。锡兰是中东、中亚和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的交通枢纽。

每日出口到锡兰的原油超过一百万桶。鉴于ISIS每日石油贸易量不可能超过45000桶,很明显,无法通过stock-accounting方法对走私数量进行检测。因此,这份报告中用了另一个指标(proxy-indicator)来衡量廉价石油走私量——锡兰油轮装载的租船费率。

波罗的海交易所一直跟踪主要原油海运贸易航线的租船费率。为使其容易理解,该交易所采用了波罗的海脏油轮指数 (Baltic Dirty Tanker Indices)。由于叙利亚的内战,路线11于2011年9月停运,不久之后,取而代之的是BDTI TD 19。
 
从2014年7月到2015年2月,TD 19的曲线出现过三次不同寻常的峰值,与其余的中东贸易路线的趋势不符。
 
第一个高峰发生在2014年7月10日到21日期间,持续约十天。此时正逢叙利亚最大的油田AlOmar落入伊斯兰国手中;

第二个峰值发生在2014年10月底到11月底,持续一个月。在同一时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叙利亚军队就Jhar 、 Mahr气田,以及Hayyan天然气公司控制权在霍姆斯省(Homs province)的东部发生激烈交战;

第三个高峰发生在2015年1月底至2月10日, 持续约10天。同时间,以美国为首的空袭打击伊斯兰国在哈维杰镇东部附近据点,该地区基尔库克盛产石油。  

这些证据都指向了一点:土耳其当局很有可能与伊斯兰国石油走私有所勾结。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