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人民币入篮将引致改革更为谨慎?


来源于:中国新闻网

摘要:11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就将对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进行投票。

从综合多方的预测及IMF高层的表态来看,人民币“入篮”SDR已是大概率事件。这将是人民币的历史性时刻。
 
加入SDR有何好处
 
1969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次提出SDR(特别提款权)这一概念,SDR是成员国除“普通提款权”外在IMF可以获得的储备资产补充。
 
目前,SDR货币篮子由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4种货币组成,所占比例分别为41.9%、37.4%、11.3%和9.4%。
 
SDR货币篮子每五年审核一次。在2010年的审核中IMF认为人民币满足了加入SDR两个条件中的一个,即货币发行国家的出口贸易规模足够大,但认定人民币并不符合另一条件,即货币可自由使用。
 
为了打破基金组织的疑虑,冲刺人民币“入篮”,央行在今年频繁发力,不仅在推动利率市场化上多次“亮剑”,还进一步提高了中国涉外数据质量和透明度。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公开喊话称,人民币被IMF纳入SDR篮子货币,意味着人民币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货币,也将标志着IMF首次将一个新兴经济体货币作为储备货币。
 
11月13日,IMF总裁拉加德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基金组织工作人员经过评估认为,人民币符合“可自由使用”货币的要求。
 
高层如此费力的推动人民币加入SDR凸显了其对中国社会各个层面的重要作用。
 
渣打银行预计,人民币纳入SDR将在未来5年吸引4万至7万亿元人民币的资金进入中国。穆迪表示,这将对中国信贷评级构成利好。
 
此外,人民币“入篮”SDR,长期来看,中国消费者持人民币直接境外旅游、购物和投资的梦想或将实现。
 
银联国际上周最新发布的《2015中国游客出境消费趋势》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游客出境游消费预计高达1.1万亿元,其中最大消费仍是购物。不过,有过出境旅游经历的人对“换汇”颇感头疼。
 
“随着人民币加入SDR,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可人民币,愿意接收人民币,或者用人民币来广泛地开展各种交易。这样来看,未来出国购物、旅游等消费都会更加方便。”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微博]日前公开表示。
 
经济学家曹凤岐在接受中新网采访时表示,中国的经常项目已经实现了全面开放,国际贸易中人民币支付的比重不断提升,只是资本项目还没有完全放开。
 
他指出,海外投资等都有可能从人民币“入篮”中间接受益。这在目前的大背景下显得尤为重要。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中国未来五年在海外投资额可能超越1万亿美元。他表示,中国在未来数年的平均年度经济增长可达6.5%以上,从而为全球带来更多机遇。
 
人民币加入SDR对外贸企业也有实际性的意义。“进出口商品可采用人民币计价,降低了企业的汇率风险和汇兑成本,提高了进出口企业的效率。”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日前表示。
 
 
路透:中国或将减少冒险 慎推重大改革
 
路透今天文章表示,IMF若纳入人民币,预示中国将减少冒险慎推重大改革。
 
尽管IMF成员国希望以此促动中国发生新的改变,但中国政策圈内部人士以及国际决策者认为,改革可能不会保持最近几个月那种迅猛的势头。
 
此外,中国消息人士暗示,把人民币纳入IMF货币篮子,将使经济保守派处于更有利的位置,抵制开展进一步的重大改革,就像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后的那段时期。
 
对于那些押注全球储备货币地位将提振人民币的人来说,改革步伐放缓带来了影响。人民币兑美元今年以来贬值了将近3%,可能创出2005年汇改以来的最大年度跌幅。
 
IMF如果把人民币纳入货币篮子,将消除一项关键的激励因素——增强民族自豪感。以前改革者利用这个因素来促使保守者支持改革。
 
但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担心经济不稳,可能无法实施令人民币更自由跨境流动的更积极改革。
 
参与政策讨论的消息人士表示,中国政府正迅速失去进行更多资本流动试验的兴趣。鉴于该问题的敏感性,消息人士拒绝具名。
 
中国股市夏季大跌逾40%之后,监管机构已经出台举措,令资金更难离开中国,以因应人民币卖压,而且在境内和离岸外汇市场大力干预。很多人将中国股市暴跌归咎于外资做空。不仅是保守派,就连更多的自由派经济学家都呼吁暂停改革。
 
“我们控制金融风险的能力还有待改善,”颇具影响力的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的一位高级经济分析师说。
 
此前,中国已经采取措施大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包括与其他国家建立货币互换,因此可以以人民币结算两国间的贸易;并且中国已经表示将推进金融改革。中国还放宽了人民币交易波动区间,利率市场化进程今年也取得长足进展。
 
但是,政策顾问们担忧突然放开对跨境资本流动的限制,有可能导致不稳定。中国国有银行以及其他低效行业则担心,资本项目进一步放开将使其面对国际竞争,进而可能被淘汰出局。
 
外资进入中国金融市场的渠道依然受到严格限制,近来中国监管机构对原本旨在方便人民币流向海外的一些政策进行了反向调整。
 
当前主导改革的是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他现年67岁,已经超过了共产党高级官员普遍的退休年龄。周小川曾表示2015年将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原先的措辞是‘加快’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如今则是‘有序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中国社科院一接近政策讨论情况的经济学家称。他还表示,中国其实很清楚在其他地方——特别是日本,资本账户自由化因带来“严重危机”而备受批评。
 
“最重要的是要处理好国内的问题;我们经不起再一次的股灾。”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