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众多知名编剧宣布:不和阿里影业合作


来源于:北京青年报

摘要: 11月27日,在天津举办的“原创与IP相煎何太急”论坛上,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给在座的编剧指一生路”的提法,引发了业内编剧的集体愤怒。

众多知名大咖编剧在朋友圈宣布“不和阿里影业合作”:董润年、汪海林、宋方金等都在微博上表示“阿里影业,走好,不送”;随后,业内众多编剧迅速跟进,甚至有些编剧在社交媒体上公开骂战。
 
徐远翔:我们不会再请专业编剧
 
论坛上,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抛出了“屌丝购票心理学”概念:“中国电影接近500亿的市场,平均观众年龄21.3岁,大概85%到86%的群体来自于19到29岁,也就是说台上在座各位都是被电影票房抛弃的。可以说你们加起来,加上外延那么多人也就是10%多一点的票房。这个现实决定了什么呢?我认为有三件事,首先要有一个IP,第二是强大的明星阵容,韩国、意大利这些地方,导演身价比明星低多了。这个故事虽然很烂,但是有很多明星阵容,我至少看张脸也可以。第三条,你这个电影有没有概念,有没有逆袭的可能性。如果这三个条件一条都不具备,你肯定是颗粒不收。这就是屌丝购票心理学。”
 
在此基础上,徐远翔提出自己的观点:“以前没有互联网时(需要编剧),因为编剧都很聪明,都很渊博,现在是你知道他也知道,但是有些东西他知道你不知道。由于信息的传播方式,如果信息有效到达,人越多知道就越成为一个超级IP。因为最终是靠某种精神层面的东西去植入到人们的内心里,这个东西我们要尊重。”
 
之后,他提出了阿里“颠覆性”的应对之策,“我们不会再请专业编剧,包括跟很多国际大导演谈都是这样,我们会请 IP 的贴吧吧主和无数的同人小说作者,最优秀的挑十个组成一个小组,然后再挑几个人写故事。我不要你写剧本,就是写故事,也跟杀人游戏一样不断淘汰,最后那个写得最好的,我们给重金奖励,然后给他保留编剧甚至是故事原创的片头署名。然后我们再找一些专业编剧一起创作,这个是符合超级 IP 研发过程的……”
 
编剧:我们有文化担当,不是技术工人
 
此说法引发编剧的激烈反弹。在论坛接近尾声时,编剧黄晖(《恰同学少年》《血色湘西》)当场就与徐远翔争论起来。
 
黄晖直言:“徐总,您的发言我是最不赞同的,比如其中一条,今天和未来的市场要把前端和后端分开,要把IP放在前面,把编剧作为后端作为从业人员的观点,它只符合一少部分作品。因为编剧本身既是手法技术的提供者,也应该是思想文化内容本身的使用者。如果把这二者截然分开的话,如果所有编剧都是后端生产者的话,意味着把编剧从思想和文化内容上剥离出来,变成一个纯粹的手法的技术工人。我赞同高(高满堂)老师所说的,我们有文化担当,我们不仅仅是编剧技术手法的提供者,我们还应该是一个思想文化艺术价值本身、艺术内容本身的创造者。”
 
徐远翔回应称:“先期把小说写好,我把剧本当成一个产业链,我要求产业链上的效果最大化,在这个目标上是不矛盾的。但是我们今天讨论IP时代,我认为在IP文本的前提下,这样合作比较好。”
 
论坛之后,更多的编剧加入声讨行列:
 
周黎明称,按此逻辑,不仅编剧不需要,导演也是多余的,有一个切换镜头的导播足矣。最后,什么狗屁IP也不用,让走红明星对着镜头搞怪,一定能博得眼球。这大概是马云或他的手下给中国电影指明的方向吧。
 
汪海林称,IP不要编剧挺好,真心希望你能坚持。其实你要编剧,很多编剧还不要你呢,人都要有自知之明,你别来找编剧,编剧别往你那IP上凑。只是人有自尊的不多,免不了你要找编剧,也免不了有编剧会去给你改。珍重吧。
 
宋方金称: 徐先生,全文读过。一,编剧大于并且永远大于剧本,是剧本拥有者。有些编剧会自愿放弃这权利,这是他的权利。二,剧本是影视工业的一链,但剧本本身不能拆解成产业链,不能拆解成前端与后端。三,以养蛊法创作剧本是对写作者尊严的挑战。别说我没提醒您。
 
回应:阿里影业对于编剧等专业人士的尊重一以贯之
 
针对凶猛的围剿,徐远翔通过微博做出回应:“昨日参加一论坛的个人发言引起业内激烈争论,本人特做以下说明:第一,本人也是编剧出身,深知剧本重要性,且对编剧同行之尊重由来已久;第二,媒体有些断章取义,建议大家读完全文,且参考当时对话的语境;第三,从未说过只要IP不要编剧,而只说IP和编剧构成剧本产业链的前端和后端。期待和诸位合作!”
 
前日晚7点,阿里影业的官方微博发布阿里影业CEO张强对于编剧事件的回应:“作为内容产业的核心,编剧的重要性毋庸置疑。阿里影业对于编剧等专业人士的尊重一以贯之,从未动摇,亦在探索和实践与编剧等专业领域同仁共同创造行业未来的现实路径。” (记者 祖薇)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