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人口增长缓慢拖累澳洲经济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澳大利亚财政部下调了该国经济潜在增速,原因则直指人口增长放缓和人均工作时间下滑。

人口的增长向来是经济发展的一大动力来源,此前德国总理默克尔欢迎非洲难民在本土定居,便曾有这一方向的考量。近日,同样为难民敞开大门的澳大利亚财政部下调了该国经济潜在增速,原因则直指人口增长放缓和人均工作时间下滑。

 

澳财政部表示,未来几年,澳大利亚的经济潜在增速为2.75%,低于此前3%的预期。并且随着人口的老化,澳洲的经济潜在增速将进一步下滑,预计到2050年将跌至2.5%。澳大利亚财政部官员奈吉尔·雷在悉尼发表讲话时说,这有助于解释尽管经济增速放缓,失业率为何没有上升。

 

澳大利亚官方数据显示,去年澳大利亚净增加国外移民较2013年减少15%至18.4万人,这意味着移民增长进一步放缓,因为在此之前的2013年澳大利亚新增长的移民已减少8%至21.62万人。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生育率也在下降,去年仅为1.4%,而这一数字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曾达到澳大利亚现代史上最高的2.2%。

 

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向来与人口增长挂钩。曾经,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需求增长和大宗商品繁荣大幅带动了澳大利亚经济发展,并在过去十年间在该国掀起了大量移民流入的高潮。如今,随着国内经济下滑,澳大利亚的人口增长逐渐放缓,反过来又影响经济复苏的前景,威胁着澳大利亚房产泡沫。

 

此外,澳大利亚经济增速的下调更是进一步加大了新总理特恩布尔领导的联盟政府将预算扳回至盈余的难度,而此前这一目标已经数次被推迟。更令特恩布尔不安的或许是,他的“前任”阿博特当初便是因未能实现重新恢复财政预算盈余的承诺而下台。

 

事实上,澳大利亚经济已经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增速低于长期平均水平。造成澳大利亚经济萎靡的一部分原因除了来自于人口增长的放缓,还来自于中国经济放缓对澳大利亚出口贸易额及商品价格的拉低。过去一年间,包括铁矿石、奶制品、煤等主要出口产品价格均大幅下滑,令澳大利亚经济受到拖累。

 

全球范围内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也造成澳元对美元自去年8月以来的累计下挫超过20%,也加深了澳大利亚的出口难题。为了解决货币的大幅贬值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澳元在本月结束和大宗商品之间的链接。此后,澳元走高,成为本月主要货币中表现最好的货币。

 

不过,对于澳大利亚这一动作,市场却有不同见解。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策略师帕特里克·班尼特表示:“澳大利亚并不仅仅是大宗商品的出口国,还是旅游、教育和金融服务的出口国。目前,这些行业的表现正在走强,这是因为澳元走低。”因而,澳元当前的上行态势对出口贸易的提振作用很有可能被第三产业的盈利下滑所抵消。

 

除了插手澳元市场,澳洲联储为了刺激经济增长还曾分别于今年1月和5月有过两次“放水”降息,并将基准利率降至2%的历史低位。不过,利率的压低并没能为经济摆脱低迷。

 

亟需更多技术移民

 

最新报告显示,澳大利亚核心的建筑行业亟需有着丰富经验的海外劳工。与此同时,教师招聘机构也指出,澳大利亚中小学亟需有着丰富经验的英国教师。

 

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与新南威尔士州的关键的建筑行业亟需富有经验的海外劳工。值得一提的是,该行业对英国工人有着极高的需求。报道指出,目前澳大利亚雇主寻求的劳工覆盖以下行业:电工、木匠、金属装配工、砖瓦匠、泥水匠、屋顶瓦工、橱柜制作工。

 

澳大利亚政府还在英国伦敦设立了技能评估机构,该机构可帮助劳工提供快速的技能鉴定,帮助他们在澳找到工作,并提供移民到澳大利亚的机会。

 

此外,另据教师招聘机构透露,约有17所澳大利亚中学及20所小学亟需英国教师,所覆盖的科目包括现代外语、数学、科学等。

 

教育招聘机构澳新英(anzuk)联合创始人芒迪(daniel mundy)表示,“一般来说,英国教师抵达澳大利亚以后难以获得短期的工作合同,同时在很多偏远地区,教育短缺的情况十分严峻,因此,我们面临真正的限制是,去除移民签证的某些条款存在的弊端。”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移民部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近两年,来澳大利亚并有着丰富经验的英国教师的人数在迅速下降。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