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退休高官政商腾挪黑幕


来源于:斯通

摘要:

国土系统成为腐败高发行业,已是业内共识。而该系统高官退休后利用熟谙的权力网进行暗渡陈仓的土地交易,操作手法也更为隐蔽。

624日,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决定,鉴于李元严重违纪,免去其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职务,撤销其全国政协委员资格。李元是国土资源部原副部长、党组副书记、原国家土地副总督察,此前,因涉嫌违纪,他已在国土资源部小范围的会议上被宣布开除党籍和公职。

李元被“双开”似乎并不让人意外。国土系统成为高危行业已是业内共识。在其之前,已有上海市原房屋土地管理局副局长殷国元和原中国国土资源报社长刘允洲落马。

而对这位已经退休3年之久的副部级官员进行“双开”处理,亦将一个特殊群体在政商两界的潇洒腾挪黑幕,撕开了小小一角。

秘书出身的国土部元老

今年64岁的李元,20083月起担任十一届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此前,他曾任国土部副部长长达10年。

其最近一次出现在报道中,是今年518日在中石油股份2010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再度当选为该公司独立监事。615日,中石油股份发布公告称,独立监事李元因个人原因辞去独立监事一职。

李元是上海嘉定人,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专业,1970年被分配至山西太原钢铁公司工作,角色从工人、宣传干事到理论教育科副科长。

1977年,李元上调冶金部,从此开始人生新的征程。他追随原冶金部部长、石油工业部部长唐克,先后任冶金部部长秘书、处长,石油工业部部长秘书、外事司副司长、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公开资料显示,堪称李元伯乐的唐克,上世纪30年代参加新四军,建国后一直任职能源矿产领域,1985年从石油工业部部长位置上卸任后,曾担任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党组书记、第一副董事长,是中共第11届、12届中央委员。

就在唐克卸任后不久,1986年,李元到中央办公厅办公室工作,曾任经济组负责人;1988年在中央政改研究室工作,曾任行政改革局局长。1991年,他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分配体制司司长,1994年任国家土地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起点越来越高,仕途越来越顺。

19983月,作为国土资源部组建时期的元老之一,李元出任国土资源部党组成员,同年4月任国土资源部副部长。200410月起任国土资源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20069月兼任国家土地副总督察。

在位期间,李元曝光率很高,是国土部发布诸多政策的代言人,在关于土地调控、规范矿产生产等方面屡屡撰文谈高见。一些曾与他有过接触的国土资源系统干部表示,其工作能力值得肯定,在任时工作之勤勉也颇得口碑。

退休后发挥“余热”栽倒

退休后,李元并未沉寂下来,相反他身兼数职,社会活动颇多。

在全国政协所属界别中,李元为“特别邀请人士”。在2011年“两会”中,有关他工作的描述为:20105月至6月,以副主任李元为组长的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调研组,深入开展调研,形成了《关于推动发展方式转变全面推进绿色矿业的意见和建议》,提出将“建设绿色矿山、发展绿色矿业”纳入“十二五”规划中推广实施,为此报送了调研报告《关于“十二五”期间我国新能源发展的若干建议》。这曾一度成为政协工作的焦点。

20085月起李元被聘为中石油股份独立监事,此外还兼任中国矿业联合会会长。不过,与很多矿产企业关系密切,也让他受到质疑。

20112月,原中国国土资源报社长、中国土地学会副理事长刘允洲被“双规”。随后,与刘允洲关系熟稔的李元开始被调查,并且需要每周向纪检组“报到一次”,直至此番被“双开”。

刘允洲早在2010年上半年即开始被调查。当时,国土资源部先后发生了办公厅副主任吕国平、全国土地二调办副主任温明炬、地籍司监测统计处处长沙志刚案等。刘案性质可能不比上述三位国土部官员轻,至今仍在调查中。据媒体报道,其涉嫌运作土地整理资金2000多万元给浙江某企业,并且违规为某地政府上下打点关系,获取利益。

而对于李元,据国土资源部官员称,也就是止于“双开”,目前看,尚不会追究其法律和刑事责任。因为他本人仅是牵扯到别的案件当中。同时,李元所牵涉的事情是其退休以后的行为,不是职位行为。此外,其所涉之事暂定性为“违纪”。

不过,李元牵涉其中的主案被指或并不简单。还有媒体报道说,李元的经济问题可能涉及其家属受贿。

李元和刘允洲都是因为在退休后,在和一些企业或机构来往时,或多或少涉及到了与其原来工作单位国土部门有关系,而被纪检机构调查。与他们情形相似的是,原上海市房屋和土地管理局副局长殷国元案。

在殷国元案的内容当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其在退休以后到上海土地学会任副会长,看似已经离权力很远了,但其积极为一些房地产企业运作国土局的关系,帮助开发商违法办理土地事项,从中获取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三人都是上海人,而且年龄相近:殷国元现年67岁、李元64岁、刘允洲63岁。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李元任副部长期间,其跟殷国元也很熟悉。

“高级土地掮客”

随着土地、矿产市场的繁荣,国土系统成为腐败高发行业,已是业内共识。而该系统高官退休后利用熟谙的权力网进行暗渡陈仓的土地交易,操作手法也更为隐蔽。此次李元落马,揭开了退休后的“土地爷”内部交易的冰山一角。再度说明了土地官员出问题,并非只在其在职期间,对于土地官员退休后如何与涉及土地管理等方面事情保持距离,纪检部门应该有新的研究和措施。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土地市场咨询公司总经理坦言,随着房地产市场火爆,土地市场的掮客市场也很火。一般来说,介绍一宗土地买卖成功,中介者可以收取几百万元的好处费。

土地掮客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提供信息咨询和已出让土地买卖的“土地贩子”们;另一类就是从各地国土部门退休或者辞职下海的官员,其旧部下属多数为掌权者,而其身份和地位也便于从中斡旋很多事情,例如土地性质变更、“招拍挂”出让方式改为协议出让等。后者更被开发商看重,殷国元退休以后,就曾被很多家开发商报价年薪上百万元去“挖”。而上述这种“高级土地掮客”,多数是地方土地部门退休或者辞职下海的官员。

一位担任过企业“顾问”的退休干部坦言,不光高级别的官员,就是一些处长、科长也是被聘目标。一些企业做项目时,为缩短项目审批时间,最喜欢做的就“先上车后补票”;此时,“顾问”则能保证企业一边开工、一边办手续,且能在符合政府要求的框架内“补票”成功。“这些算是一种企业软实力、竞争力吧。”

这些“顾问”,大致可分为技术型和关系型两类:技术型的“顾问”主要是利用自身长期从事项目审批的经验来提供策略;而关系型的则是利用自身上下熟悉的人脉关系,帮助一些企业到政府部门跑关系。

官商关系制度化是趋势

<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