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马云转“宝”


来源于:李晓明

摘要:

马云错了,不等于制度对了。恰恰相反,正是我们对外资带有先天歧视的牌照制度和审批制度为马云今次的错误提供了发生的场景。

北京时间6月22日上午消息,雅虎、阿里巴巴、软银今日宣布,支付宝转移事件取得“实质性的、令人鼓舞的进展”,有望很快达成协议。在一份共同声明中,三家公司称:“我们的目标是在满足所有股东利益的前提下,稳步达成协议。我们不会就进一步细节发表评论,直到时机适宜时为止。”这给闹得沸沸扬扬的支付宝事件以及衍生的VIE协议控制风波画上了一个巨大的逗号。

“马云转宝”事件始末

2009年6月之前,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支付宝)是一个100%由外资控股的公司,控股公司为境外注册的Alipay E-commerce,后者由阿里巴巴集团100%持股。2009年6月,支付宝70%的股权以1.67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浙江阿里巴巴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由马云持股80%,由谢世煌持股20%。

2010年6月,央行发布《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的管理办法》(简称“二号令”)。两个月后,支付宝剩下的30%被转让给内资企业浙江阿里巴巴,转让价格为1.65亿元。去年12月,“二号令”实施细则出台,支付宝向央行提交了牌照申请。申请牌照过程中,波澜再起。支付宝与央行进行沟通的过程中,央行要求支付宝做一个书面声明,即浙江阿里巴巴是支付宝的唯一实际控制人,没有境外投资人“协议控制”支付宝。但此时浙江阿里巴巴由阿里巴巴集团协议控制,不符合央行规定。

马云表示,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在2009年7月24日有一个会议纪要,授权管理层去做股权结构调整,以获取支付牌照,这个授权已经存在三年。支付宝于2009年6月、2010年8月先后两次股权转让,董事都是知道的,都在董事会会议纪要里,并不存在“私自把支付宝装进口袋”。

马云的原则是坚持按照国家法规办事,终止协议控制,“他们(孙正义,杨致远)认为,协议控制一定可以,中国所有法规都可以绕开的”。马云说,支付宝是什么规模、多大的用户,不可能绕开。双方唇枪舌剑,互不相让。

马云认为,孙正义、杨致远不理解中国实际情况,照搬美国经验,称“支付宝成立这么多年来,每个季度向央行汇报,把所有的钱交给工商银行进行监管,做得不好,我们就进监狱了”。马云回忆说,央行通知:如果有外资协议控制,请重新申报;如果没有外资协议控制,请公开声明。支付宝存亡在此一举,但管理层、软银、雅虎仍未谈妥。马云决定先声明,先获取牌照,再谈价格补偿。

过河拆桥夺控制权还是无奈之举?

知名媒体人胡舒立在《马云为什么错了》一文中表示,马云在集团两大股东未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公司核心资产转入自己名下,且转让价格超低显失公允,就严重违反了股东之间的契约,也违反了股东与管理层之间的契约。即便事后补偿协议最终达成并得到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的同意,仍不能改变一个基本事实:管理层的单方面行动没有遵守股东之间、股东与经理人之间的契约,违反了商业社会的基本原则。正因此,马云此次错误的代价,不仅是积累多年的个人国际声誉,还包括阿里巴巴潜在的长远发展机遇。

业界不少人士指出,马云是以国家规定为挡箭牌行转移资产之实,认为马云等管理层以设计协议控制“绕过”央行规定太冒险为由,否定了大股东对于浙江阿里巴巴的协议控制,这等于把支付宝价值几十亿美元的真金白银资产直接转移到自己手里。天使投资人曾李青称,估计各大VC的律师最近有得忙了,给VIE结构增加附加的惩罚条款,防止创始人学着"土改”公司资产。

互联网资深分析师洪波认为,马云所说的“拿不到牌照就如何如何”只是一种假设,是否属实没人知道。而中国互联网发展的这十几年,外资及国内企业都从VIE结构获得巨大的利益却是实实在在的。针对马云所说的“为了6亿客户的利益”, 洪波称,支付宝公开的数据为6亿多户,只是用户的消费数据,而且这6亿是一年内的新用户,大多是没有产生消费数据的。马云将这种假设抬得太高了。

知名IT人士方兴东表示,做好支付宝政策文章,是马云能够改变阿里控制权的为数不多的机会之一。这个机会不用好,变局的天赐良机就很难了!这是问题的根本。也是支付宝漫天风雨的根本原因!所以腾讯和百度的支付牌照肯定也是协议控制,却一直风平浪静。不过,我可以理解马云的私心。此观点在新浪微博被转发1200多次,得到很多互联网大佬的认同。

针对网上对于支付宝事件的不利评论,马云在微博里面引用鲁迅的《狂人日记》称“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这一条微博被部分媒体解释为“马云身陷危局”。

互联网上也不乏马云的支持者,网民“高小允0514”在微博中称马云为马叔,自称是天津财经大学经管系毕业的学生。他说,我关注的第一个中国企业家就是您(马云),在这十年的风雨路程上,您面对了自己公司的危难,建立了行业的口碑,为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树立了新的价值观,所以,在这时候您也不要担忧,我们,这些新生代,会一如既往的支持您!

集中整理反对马云的声音来看,他们大体分为以下四类:一是互联网大佬们,原因是马云支付宝事件引发的协议控制争议直接影响到上市公司股价或即将上市的部分公司。如京东商城的刘强东即表示,少数人的不诚信行为,需要全行业埋单!首当其冲就是那些刚刚创业的达人,未来融资将会变得异常艰难!二是部分媒体人,出于契约信仰对于无视商业规则的行为给予鞭笞。典型的如胡舒立。三是经济学家,如陈志武表示,财富数亿后,更能看出一个人的真实:是追求事业成就还是只为贪?如果只为贪,就不在乎手段了,违约、煽动民族主义,都行。四是投资行业人士,如王冉和天使投资人薛蛮子。一方面他们在乎契约精神对于商业社会的根本构架意义,另一方面,强调被投资企业的诚信也有利于维护投资方的利益。

VIE惊涛骇浪后平安退潮?

6月14日,马云在杭州召开新闻发布会,自陈终止支付宝协议控制经过:今年一季度,在股东反对、董事会未通过的情况下,马云做出“非常艰难但惟一负责任”的决定,单方面决定断掉支付宝与阿里巴巴集团之间的协议控制关系,以获取央行发放的支付牌照。此事件冲击巨大,媒体议论纷纷。

协议控制(VIE),肇始于新浪赴美上市、在过去十年间成为中国企业海外上市主流的一整套合规性安排,因为支付宝事件突然出现不确定性,势必动摇海外上市中国公司的估值基础。国际投资者信心受损,会波及中国创投行业整体:所投资公司股价下跌,创投基金来自投资者的压力增加,新融资不再像以前那么容易。最终,还会波及中国创新企业。这个链条很长但很直接。华兴资本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包凡在微博上称,和一个投资中国互联网的大基金经理聊天,他说在VIE的事澄清之前,没有基金会再买中国网股。此条评论很快被转发并引发了新一轮讨论。

非常明显的是,网上这一股热议协议控制的狂潮,夹杂着民族主义的奇异论调,引发了业内人士对于国家政策从开放到倒退的恐慌。经济学家陈志武在微博中表示,最近关于“协议控制”讨论中处处看到对外资的排斥,让人担忧。在国内金融专为国企与政府服务之下,民间创业发展靠谁支持?不能“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今天,中国应做开放的榜样,扛开放的大旗,因为世界越开放,对中国更有利。中国应该巴不得各国都开放!最后他质疑“自己不开放却希望别国开放,可能吗?”

相对而言,自称“互联网老兵”的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就冷静很多,他“呼吁大家别讨论VIE问题了。现在很多人煽风点火,把VIE这事越炒越乱,不仅对解决问题没有帮助反而火上浇油。VIE这事再炒下去,可能会失控,可能有不可知的非常严重的影响。”他倡议冷下来不再炒作VIE,这很快得到了许多同行的赞同。

易凯资本有限公司CEO王冉则专门撰写了长文《制度之责与马云之错》,他表示,马云在记者见面会上为了说明自己的“正确”把中国数以百计的采用VIE结构的企业推到风口浪尖,让本来已经被报表造假等问题和大肆做空的对冲基金搞得风雨飘摇的中国概念在国际资本市场上雪上加霜,这不是一个行业领袖应有的风范与担当。

王冉认为,马云这次最大的遗憾其实是这件事:作为行业的领军人物,他本来完全有机会选择通过捍卫公司治理的原则和底线从而推动监管部门对过度监管做出某种有利于中国产业和经济长期发展的局部修正,但实际上最后却选择了触碰这样的原则和底线同时还顺带把所有采用VIE结构的中国公司悬在了半<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