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塑化剂寻闹两岸


来源于:陈立信

摘要:

民众目前看到的、听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说不定只是冰山的十分之一角。

6月20日,台湾“行政院新闻局”举行“塑化剂污染食品事件”国际记者会。会上,台湾卫生署食品药物管理局长康照洲表示,这次遭塑化剂污染的食品曾出口至21个国家和地区,共涉及28家厂商,170个品项,均已下架回收。

台湾“经济部次长”梁国新6月20日指出,饮料业年产值为493亿元新台币(约合110亿元人民币),预估这次塑化剂风暴给台湾经济造成的损失达上百亿元新台币(22亿元人民币以上)。

6月16日,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再次更新台湾地区公布的受塑化剂污染的问题企业及其相关产品名单,问题企业增至302家,相关产品增至1002种。其中包括多种儿童食品。并强调,问题企业的相关产品一律不得进口。

资料显示,塑化剂会导致男性雌化,女性早熟、危害孕妇并且致癌。有专家称,长期超量摄入塑化剂才会损害健康。但台湾有调查显示,近30年来许多饮料食品中的起云剂配方里,都被加了塑化剂。

事实上,被称为人类史上“最大的塑化剂污染事件”,自5月底在饮料食品业爆发以来毒名远播,闹地两岸四地人心慌慌。老百姓现在都不知道吃什么好?舆论则质疑塑化剂污染在大陆食品行业不知已潜伏了多少年?其他食品及药品是否已遭受塑化剂污染?

怪异事变成闹心事

2011年5月24日,台湾“卫生署”向中国国家质检总局通报,发现台湾昱伸香料有限公司(下称“昱伸香料”)制售的食品添加剂“起云剂”中含有化学成分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基)酯(DEHP),该“起云剂”已用于部分饮料等产品的生产加工。

DEHP是一种普遍用于塑胶材料的塑化剂,在台湾被确认为第四类毒性化学物质,为非食用物质,不得用于食品生产加工。但让人们没有想到的是,DEHP污染的恰恰是饮料食品,并且最先是从例行稽查益生菌食品中偶然发现,而揭发黑心厂商的是位52岁的杨姓检验员。经杨女士定量分析,检出益生菌食品中的DEHP浓度高达600ppm(百万分之一浓度,毫克/千克),远远超过民众每日平均摄入量1.29毫克。

更让人们觉得怪异的是,闹出塑化剂风暴的昱伸香料负责人赖俊杰于5月28日却坦承说,他在起云剂中添入塑化剂已将近30年,而早期所用的邻苯二甲酸二辛酯(DOP)还比DEHP更毒,一直到5年前,才改用DEHP。

数天之内,塑化剂风波便引起台湾全社会的普遍关注。台湾岛内专家表示,上班族每天三餐外食,可能吃下70多种添加物,甚至有些合法添加物长期食用,也可能有危害,食品添加物比想象中更不安全。台湾国卫院院长伍焜玉表示,成年人长期每天喝1瓶受塑化剂污染的饮料,生殖功能异常风险将增加3—4倍;体重较轻的儿童风险更增加6—8倍;另外,对孕妇风险也较高。

 “也许我也吃过这产品”,台湾“总统”马英九称,台湾有决心要把有疑虑产品全部清查出来下架,请民众不要过度恐慌。但是,这次事件的最大受害者台湾民众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出了自己的恐慌:开始只是不敢喝饮料,可后来发现有毒塑化剂可能在所有食品还有药品、药妆产品里,真不知道下一颗“塑化剂地雷”会在哪里爆炸?

5月31日,在大陆市场极具影响力的台湾食品龙头企业统一集团,被曝出有3种运动饮料、芦笋汁和7-SELECT低钠运动饮料被塑化剂污染,其中芦笋汁已销往大陆。此前的5月27日,上海市的大润发超市和沃尔玛超市,根据工商部门指示下架了涉嫌在起云剂中添加有毒塑化剂的饮料5000多瓶。随后几天,在大陆的南京、厦门以及香港、澳门等地均检查出含有塑化剂污染的食品、药品。

台湾“卫生署”6月1日发布报告称,台湾已向15个国家和地区通报塑化剂污染情况。其中,向大陆通报了7家厂商和17项产品;换言之,出口大陆的17项产品可能被塑化剂污染。

为此,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进口台湾食品、食品添加剂及相关产品检验监管的公告》,自6月1日起,暂停进口台湾方面通报的问题产品生产企业生产的运动饮料、果汁、茶饮料、果酱果浆、胶锭粉类产品和食品添加剂。在质检总局暂停进口的产品名单中,“统一”品牌也有四种产品赫然上榜。

6月11日,中国国家药监局发出通知,在广东、浙江4家企业8个样品中检出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此次检测样品取自28个省(市、区)的内地生产企业、批发市场、集贸市场、超市、餐饮单位等。涵盖食品添加剂、饮料、方便面等15类产品、6100个样品。其中,抽检的140多份方便面样品,未发现人为添加塑化剂的情况。

但是,华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柳春红6月1日晚即证实,受包装中的塑化剂溶出影响,大陆一些市售方便面和方便米粉存在不同程度的塑化剂污染。如果一个体重60千克的成年人每天食用两包方便面(每包含面饼90克和调味料酱包8克),DEHP暴露值就有可能超标。

质问行业公德心

据台湾媒体6月1日曝出,为食品商提供塑化剂添加剂的两家源头企业昱伸香料公司与宾汉香料公司,两家老板30年前在同一家店当学徒,师出同门。二人接受调查时称,“当年师傅就是这么教的”。事实上,昱伸香料以塑化剂替代价格为其5倍的起云剂棕榈油,大大降低了成本,低价格因此吸引下游食品业者大量进货。

媒体评论指出,台湾食品安全的良好信誉一朝断送,不能完全归咎给一个黑心师傅调教出的两个黑心学徒,200多家现代化厂商一同栽在有毒添加剂里,无数硕、博士同败在两名黑手学徒手下,证明食品企业界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已极薄弱,不能不令人担忧。

业内人士指出,这次塑化剂污染风暴掀开的是食品业界迷失已久的行业公德心。昱伸香料负责人赖俊杰被台湾检方移送时,曾不以为然地说“其实业界很多都是这么做的”,此言被台湾媒体反复回放。以此看来,接下来的塑化剂污染风暴还远不止于此。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部分食品添加剂“起云剂”中添加有害人体的塑化剂DEHP,不只果汁、饮料遭污染,就连果酱、浓糖果酱、益生菌粉等产品也下架回收,影响层面广,让入行三四十年的食品学教授坦言,“从未如此担忧过”,简直比三聚氰胺更恐怖。

台湾师范大学5月31日发表塑化剂研究成果报告指出,塑化剂会干扰人类内分泌系统,长期食用易罹患心血管、肝脏、泌尿、生殖等疾病。香港浸会大学生物系日前采取了200名香港市民的血液样本进行化验,发现居然有99%的血液样本中验出了塑化剂。有台湾食品专家指出,塑化剂比三聚氰胺更毒20倍,1个人喝1杯500毫升掺塑化剂饮料就已经超过单日食量上限。

“这是我30年来看过的最严重食品掺毒事件。”台湾大学食品研究所教授孙璐西如是说。台湾的国家卫生研究院长形容这是“人类史上最大的塑化剂污染事件”。台湾清华大学分子医院研究所教授李宽容表示,“我敢保证民众目前看到的、听到的,只是冰山之一角,说不定只是冰山的十分之一角。大家还是回家乖乖吃妈妈煮的东西吧。”

透明监管待加强

据“中央社”报道,国民党6月1日召开中常会上,台湾“卫生署长”邱文达表示,在台湾还没有发现实际与塑化剂有关的直接病例,目前常常描述的症状,多半来自于动物实验。

与会的台湾“总统”马英九指出,台湾应从塑化剂问题中,深入检讨食品安全体制,看看在整个食品安全体制,是不是还有一些漏洞跟缺失?看看“怎么样把这些常常藏在细节理的魔鬼能够找出来”。

据中国卫生部6月1日发布的《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和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名单(第六批)》显示,其中包含了DEHP等17种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这就意味着,在此之前,卫生部门并未对食品中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保持足够重视。大陆《食品器具容器包装卫生标准》规定,DEHP溶出限量标准为1.5ppm以下,而食品中则不得添加。在中国药典中也未出现DEHP的药用目录。然而,在具体的食品、药品生产中,却不断有不同的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出现。

专家表示,目前中国还缺少对塑化剂用于食品、药物的安全性研究,对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的具体使用量和检测方法、标准等,都还没有相对详尽的规定,也缺少系统的研究。一个典型的例证是,在大陆的食品、药品包装上,几乎看不到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的含量。大陆卫生部称,对于具体食用多少DEHP才会对健康造成危害,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对此,有专家建议对大陆消费者实行血液检查等。<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