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害民铅毒谁来管


来源于:翟贤德

摘要:

控制铅污染根本的问题不在于防护距离,而应对环境进行严格的评价。

63日,环保部副部长李干杰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2010年发生重金属污染事件14起,其中有9起是血铅事件,201115月份又发生7起,都是血铅问题。

如此频发的血铅超标事件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已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518日,环保部下发了《关于加强铅蓄电池及再生铅行业污染防治工作的通知》,表示将用严厉的手段来全面整治铅酸蓄电池行业、再生铅行业。事实上,环保部、工信部等九部委于今年4月就开始了“铅酸蓄电池企业整治”专项行动。

时至今天,让人们大惑不解的是,为何中国的血铅问题呈现愈整顿愈发蔓延之势,而且屡屡出现在通过审批的铅酸蓄电池企业及其他涉铅企业?更让人们质疑的是,如此关系到群众生命特别是儿童健康成长的重大问题,竟然迟迟得不到有效控制?

儿童成为最大受害者

据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政府发布通报称,截至519日,对位于该县临江镇三威电池有限公司附近500米范围内的村民累计进行的1468份血样检测中,发现有136人血铅超标,其中达到铅中毒判定标准的有59人。日前,10余名来自紫金县的儿童还躺在广州市儿童医院里接受排铅毒治疗。

媒体报道称,紫金县临江镇大岭村村民何庆群家深受血铅之害。何庆群的两个儿子及她两个小姑的三个孩子全都在医院里排铅毒。五个孩子分别在2岁到9岁之间。何庆群的小儿子还不到3岁,体弱,情况比较严重。何庆群很担心,小孩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她一位小姑的小女儿很爱哭,一发脾气就咬人。几个小孩在一起,争玩具,就抱在一起互相咬,脾气很暴躁。“打架不是用手的,抱着就咬,咬胸部,咬大腿,哪里方便就咬哪里。我儿子的背部现在还有很多印痕。”

事实上,紫金县血铅超标事件并非个案。6月初,浙江绍兴市绍兴县杨汛桥镇从事锡箔加工作业的数千名成人和婴童,分别被检测出轻、中度血铅超标,其中100多名婴童需要住院治疗。截至618日,媒体报道称,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12014周岁以下婴童在接受排铅治疗。“我们年龄大了,死都无所谓,关键是孩子,还不到1岁,这是一辈子的噩梦。”一名受害的工人哭诉说。

今年3月以来,位于浙江湖州德清县新市镇的浙江海久电池股份有限公司周边多名儿童及成人在医院检查过程中被发现血铅超标,最高的儿童超标达720微克/升,高出正常值6倍多。截至515日,共有2152人接受体检,共检测出血铅超标332人,其中成人233人、儿童99人。

浙江的台州市路桥区速起蓄电池有限公司违规排放污水,导致当地村民血铅超标事件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影响。截至326日,上陶村等3个村庄共检测597人,血铅超标168人,其中儿童53人。安徽怀宁高河镇儿童血铅超标事件,201115日,共有307名儿童到安徽省立儿童医院进行血铅检查,检测结果显示其中228名儿童血铅含量超标。

 

之前的20101月,江苏大丰市51名儿童查出血铅含量超标,河南省济源市对310814岁以下儿童进行检测,血铅值在250微克/升以上需立即接受驱铅治疗的有1008人。20098月,陕西凤翔县长青镇东岭集团冶炼公司环评范围内两个村庄的731名儿童接受权威血铅检测后,确认615人血铅超标,其中166人属于中度、重度铅中毒。如此事件的频繁发生祸害儿童,的确让耳闻者为之寒心,目堵者为之愤慨。而身为受害者家属而言,更关心的是铅毒是否会影响孩子的前途?

资料显示,铅主要损害神经系统、造血系统、血管和消化系统,铅毒性作用可能在血铅水平很低时已经存在。铅作为中枢神经系统毒物对儿童心理、智力和行为发育损伤的不可逆性。科学测试表明,高铅组儿童的总智商、操作智商和语言智商均明显落后于相对低铅组儿童,无论是动作,语言人际适应运动能力还是总发育商均明显落后,血铅在很低水平时即能对儿童智力发育发生不良影响。

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化学生物研究所所长兰州预防医学院名誉院长陈洪渊指出,铅是一种对人体内的许多系统都具有毒性的重金属元素,它在人体内没有任何生理功能,所以血铅的理想水平应该为零。目前,根据国际惯用标准,一般认为血铅不应超过10ug/dL(微克/分升,1=1分升=100毫升)。中国卫生部门曾对城郊8000名儿童血铅测定结果显示,其平均达94.2 ug/dL,儿童血铅水平超过10ug/dL的比例达38.8%

据广州市儿童医院接诊医生介绍说,铅中毒患者快则3个月、慢则需要1年以上才能完全排铅,“是否会造成后遗症,要等复检结果出来再看”。

就血铅超标事件,有分析人士则直指其罪恶行径,未做到防患于未然,祸害已造成,广东、浙江关闭当地数十家、数百家厂铅酸蓄电池厂又有何用?正处于身体与智力发育阶段的无辜儿童,却遭受铅毒的百般折磨,其不良后果不仅会影响到他们今后的人生,或将间接影响到他们的下一代乃至未来几代人的命运。

迷上钱途不管铅毒

因为铅毒对人体危害性极大,所以血铅超标一直牵动着众人之心。人们通常以为其主要元凶非当地违规生产铅酸电池的企业莫属,舆论讨伐的矛头亦主要指向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现有2000多家铅酸蓄电池企业,有生产许可证的企业约1800家,产值在500万元以上的企业只有200多家,而产值在亿元以上的更少。2010年,中国铅酸电池产生的总量已近225万吨。然而,中国80%的废电池回收流向非正规渠道。为节省成本而为“小作坊”广泛采用的粗放式回收处理,存在着严重的二次污染风险。

以此来看,造成血铅超标祸害百姓的也不仅仅是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为了更加全面了解造成血铅污染的原因,本刊记者采访了铅酸蓄电池专家、苏州大学教授王金良。王金良分析认为,在中国,可能引起血铅超标的因素较多,如铅蓄电池制造、铅冶炼、再生铅、航空煤油、工业管道、锅炉、钢铁冶炼、含铅汽油、涂料、油漆、含铅儿童玩具等。国内少数作坊式的、无环保设施或环保管理不规范的铅蓄电池企业引起血铅超标的可能性,肯定不能排除,但不能把铅蓄电池制造与血铅超标划等号。否则,国际卫生组织在中国厦门、深圳等市区检测到较高比例的儿童和成人血铅超标的事实就无法解释,因为这些地方的市区并没有铅蓄电池生产厂。

“铅蓄电池的铅污染可控可治,美国铅蓄电池用铅量占总用铅量的95%以上,而铅蓄电池制造对铅排放的贡献率只有1.5%,美国已从主要铅污染源中将铅蓄电池制造删除,而较大的污染源是航空燃料、工业管道、锅炉、钢铁冶炼等行业。目前中国骨干铅蓄电池企业大多环保设施配备齐全,引起大面积血铅超标除非环保管理不重视。”王金良强调说,铅蓄电池产业链产生铅污染不是铅蓄电池本身的属性,而是由于审批不严和监管不力造成的。大量没有环保设施、不具备生产条件的小企业被合法化,小电池厂、小冶炼太多,企业的环保平时得不到监管,直至出了大面积血铅事件才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甚至一关了之。在中国,回收、再生环节产生的铅污染可能比铅蓄电池制造更大些,大量废电池被个体户回收,有些直接将含铅废酸倒入下水道,含铅隔膜作为生活垃圾处理,小冶炼无任何环保设施,产生大量铅烟、铅尘,废渣乱弃。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