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水产品安全大起底


来源于:江舟、郁风(浙江、江苏报道)

摘要:

 中国目前的水产品养殖业面临着许多问题,如滥用抗生素防病,违规使用激素促生长,养殖场周边环境恶劣。水产品养殖的模式已形成恶性循环,状况令人担忧

“我们这里的甲鱼都是外塘放养的,至少要养4年,而大棚温室养殖的甲鱼如果使用激素的话,最多只要养1年就够了。”在浙江宁波郊区,一家甲鱼养殖场负责人郭明山告诉记者。

郭明山说:“我们甲鱼生长主要就是在每年天气最热的4个月,但大棚养殖里的甲鱼一年到头都在长,它里面始终保持30多度的温度,所以一直在长。”

郭明山告诉记者,他们这里每天至少有五六十斤生了病的甲鱼要被淘汰掉,而这些所谓的被他们淘汰掉的病甲鱼每天都会有做这个生意的人开车子来收购,然后卖到一些没有甲鱼的穷地方的饭店、宾馆里面去。宁波郊区这家养殖场卖给他们的病甲鱼的价格是十几块钱一斤。

根据郭明山提供的信息,记者以上海某饭店采购人员的名义给杭州收购“次品甲鱼”的小胥打去了电话。小胥在电话里对记者表示,可以给记者的饭店供货,但要看饭店每天需要的量有多少,卖给饭店的价格大约在三四十元/斤。小胥同时告诉记者,对于次品甲鱼,他们有专门的设备,把甲鱼放进去,颜色重新处理和包装一下,这样饭店的顾客就不容易看出来这是次品甲鱼了。

事实上,不仅是甲鱼。《中国经贸聚焦》记者近日在对浙江和江苏部分地区的调查采访发现,整个中国目前的水产品养殖业面临着许多问题,如滥用抗生素防病,违规使用激素促生长,养殖场周边环境恶劣,中国水产品养殖的模式形成恶性循环,状况令人担忧。

不知不觉中使用抗生素

江苏启东东海镇的马大维背起行囊准备去上海浦东的一家食用油厂打工。他告诉记者,自己原来在江苏如东承包了50亩的鱼塘养小白虾,但由于如东那里的海水咸度比他老家这里要咸10度,周边化工厂污染又严重,因此他的虾总是长不大,死亡率又很高。“在如东这里,虾长的速度很慢。例如,长大上市销售时,如东那里一斤可以有260只小白虾,但在我们东海这里,一斤只有150只。”

马大维告诉记者,这两年如东的污染越来越严重,浙江、福建在如东这里养虾的人基本都亏了,他自己也亏了8万元。“表面上看,我只亏了8万元,但实际上我损失了20万,因为这两年如果我在外面打工的话,也能赚个十来万。”因此,今年5月,马大维关闭了他的养殖场,准备到上海来打工。“在上海这家食用油加工厂,我做水电工,一天的工资有170块钱。”

但如果不是万不得已,马大维是不会选择把养殖场关闭的。以前,年景好的时候,每年他的养殖场一亩就可以赚到五六千元的净利润,而他承包了50亩水塘,就意味着好的时候他一年可以赚到二三十万元。

马大维告诉记者,虾也会生病,如果生病了,就要用药。以前,他会用孔雀石绿,但现在孔雀石绿已经不允许使用了,现在为了防病消炎,他会使用土霉素等药,但抗生素是不用的。

但马大维不知道的是,土霉素本身就是一种四环类的抗生素。“不用不行啊,特别是南美白对虾,死亡率特别高,如果有一两只死亡了,整个养殖区的虾可能都要死光,传染特别厉害。”

在启东东海镇,养殖有13亩梭子蟹和南美白对虾的路兵也对记者表示,天气是最容易促发虾生病的,特别是阴雨天,气压低,水里氧气不足,病很容易传染,甚至别人家的虾蟹生病了也会传染到他家来。“用了药就会好一点”。

路兵说,东海镇这里对用药的管理是比较严的,药物不许随便乱用,要是以前他们会用孔雀石绿来消毒杀菌,但现在孔雀石绿已经不允许使用了,他们一般只使用石灰水和二氧化氯等进行消毒。

记者查到的资料显示,孔雀石绿可用作治理鱼类或鱼卵的寄生虫、真菌或细菌感染,对付真菌特别有效,渔场的鱼卵会感染这种真菌。孔雀石绿也常用作处理受寄生虫影响的淡水水产。用作抑菌剂或杀阿米巴原虫剂;对脂鲤和鲶鱼等海产动物来说,有高度毒性、高残留等副作用。

而对于二氧化氯,记者查到的资料显示,它常用作氧化剂和漂白粉。1990年,上海卫生管理部门批准,二氧化氯可以用于水处理、食品加工以及水产养殖、除臭等。

路兵说,抗生素他们是不用的。在他养殖场的墙壁上,记者看到张贴有一张禁用渔药清单,这张清单是去年才被要求在东海镇的每家养殖场张贴上去的。

然而,在东海镇,原先养过十年扣蟹(指2克以上的幼蟹,是成蟹养殖的苗种来源)的戴兴龙却告诉记者,因为风险很大,有时养殖户没有办法,必须得用点药,在大塘里打好水之后,肯定用抗生素。“原先我养的时候也用,但剂量不大,主要是防止虾蟹发病。”但使用抗生素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戴兴龙表示说不清楚,但用了之后心里感觉会好一点,“总比不用好吧。”

东海镇上收购扣蟹的杨悦广也告诉记者,这里的养殖户有时会使用抗菌素进行消毒,特别是在每年4月份养殖新品种之前进行换水的时候,但抗生素是不用的。“虾蟹发不发病,主要就在于水质的好坏,水调得好,虾蟹就会长得快,反之发病了就危险了。”

同样,杨悦广不知道的是,抗菌素就是抗生素。公开资料显示,抗生素曾名为“抗菌素”。抗生素和抗菌素是在不同时期对同一类药物的不同称呼,而抗生素在预防、治疗畜禽等动物疾病的范围上要大于抗菌素。

抗生素后果全部由人来承担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肖永红2006年曾在中国科技协会的支持下,做过一项名为“抗生素类药物滥用的公共安全问题研究”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国内每年生产抗生素21万吨,其中9.7万吨用于动物养殖。

9.7万吨几乎相当于当时国内抗生素生产量的一半。根据肖永红的调查,21万吨产量中,3万吨用于出口,剩下的人和动物几乎平分秋色。换句话说,国内的抗生素人吃一半,动物吃一半。

在接受《中国经贸聚焦》记者采访时,肖永红表示,2006年之后,他没有再做过调查,“不过从现在的情况下,并没有太大的好转,管理方面也没有严格的措施跟上。”

肖永红告诉记者,当时他们调查了5个省市自治区,数据调查非常困难,因为没有一个官方的机构来统计调查,不同的地方统计口径和统计方法也不一样,他们是利用综合分析得出来的结果。“当时(养殖场使用抗生素)的情况是非常普遍的,大的养殖场相对规范一点,个别的,特别是中小型的养殖场问题比较突出”。

来自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年人均使用抗生素138克,是美国的10倍。但兽用抗生素远比人用更多。

而饲养的动物最后都作为食物被人吃了,因此肖永红对记者指出,可以理解为,最后所产生的结果就是,抗生素全部都由人来承担了。

“在人类医学的历史上,抗生素是唯一可以把疾病根治的药物,没有第二种药物可以根治,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和进步。如果我们不好好用的话,就像世界卫生组织今年4月份发布的报告中所说的,将来这个药我们可能就没有办法再使用了,因为它失效了。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抗生素是杀菌的,它把细菌杀死了,就治愈了疾病。但长期使用的话,细菌就会产生抵抗力,再用的话就会失效。如果连这个药都无效的话,我们人感染细菌之后就会很麻烦。”

研究方向为水产动物疾病控制的上海海洋大学教授杨先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抗生素并没有说一定不能用,但要限制使用,不能用得<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