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高铁航空谁更牛


来源于:上官明

摘要:

即使高铁度过了故障期,民航乘客中可能也只有不到5%的人会分流到高铁

723850分,北京南至福州的D301次列车与杭州至福州南的D3115次列车在温州发生追尾事故。截止到25日中午13时,事故造成38人身亡,192人受伤。这场事故,让中国高铁踏入一场巨大的噩梦之中。

724上午1115分左右,由济南西开往杭州的G51次列车因故障停驶近一个半小时,其间列车车门自动开关多次,空调也停止运行,最终列车上近500名乘客于金山北站换乘备用车前往杭州。此前,自630日京沪高铁通车两周后,高铁曾在四天内,有三天出现故障,不少人因此改乘飞机,尽管飞机票在高铁故障频发后已涨价。

高铁航空的选择因素

从开始选择高铁到改乘飞机,显示了乘客们抉择的变化。总结而言。影响因素一般包括以下几点:

首先是价格,过高的价格会过滤很大一群对价格敏感的乘客。这也是高铁相对飞机具有巨大优势的一个关键层面。航空公司为了应对高铁,可以推出更多的打折机票来提高上座率。6月下旬,京沪航线上的特价机票明显增多,个别航班甚至出现400多元的3.5折低价票。加上税费,这样的票价和555元的京沪高铁300公里动车二等座票价不相上下。7月上旬,京沪航线上的最低票价大多为四五折,也都与高铁票相差不多。

其次是时间。这取决于乘客自身的时间价格。一般而言,时间越宝贵的乘客对时间长短越敏感。由于高铁在同等长距离路程的时间和飞机相比差不多,所以这个时候价格就成了第二考量因素。此前由于飞机晚点饱受诟病,大家对高铁寄予厚望。正是因为这样,近期出现的高铁故障导致晚点让航空的晚点劣势一下子也被“抹平”了。

飞机晚点率高一直为人所诟病,由此导致的冲突、纠纷和投诉不断。这不但引发乘客不满,也极大地影响了航空公司的信誉。多年来,民航部门通过多种方法提高正点率,但成效不彰。今年初中国民用航空局公布2010年航班正点率75.43%,正点率很“高”,但官方的数据与乘客的感受出入很大,让人难以信服。

尽管高速铁路与航空等运输方式相比,较不易受到大雨、浓雾等气候因素影响。但高铁近期的诸多事故让民众对于高铁准时的期待也大为降低。身边不少人都在追问,“京沪高铁究竟怎么了?”面对如此密集的故障,铁路部门只是强调“京沪高铁有非常高的安全系数”,显然无法服众。

第三是安全性。安全性主要是指旅行过程中的安全问题。大部分旅客普遍认为火车旅行的安全性大于飞机,但温州追尾事故警醒了民众这一观点并不可靠。此前对于高铁,民众担心的可能仅仅是和飞机类似的晚点问题,而此次事故之后,民众最担心的是生命安全问题。相对而言,尽管民航在高铁磨合期重新涨价,其长期运营以来的安全性还是有目共睹的。这也增强了民航涨价的理由。

第四是舒适度,这和单个乘客的空间(坐卧面积)、环境的可调节性和时间有关。坐卧面积越大,乘客自行伸展身体的空间越大,更容易选择舒适的姿势。相对而言,飞机上更拥挤一些。环境则包括温度湿度、色彩、照明、噪音和空气成分。可自我调节温度湿度的环境会得分更多。另外,当旅行时间超过一定的限度时,旅客就会产生身心疲惫和厌烦之感,而且随着时间的延长,难受程度逐渐加重。即使车内设备比较先进和舒适,舒适度也会不断降低。人们在交通工具上的休息,只是一种勉强性的休息,并不能完全消除旅行的疲劳感。

第五是相关服务,如餐饮等。它主要取决于客运职工服务水平和客运管理制度的完善。这就需要对于列车的服务人员要进行专业的培训。在服务中要做到:讲究仪表、语言艺术、态度热情,服务周到等方面。并根据旅客旅行时的心理需求,提供相应的服务,尽量减少旅客旅行时的疲劳度,提高旅客的偏好。

微博上有乘客抱怨“就餐大概是京沪高铁上最惨的事情了。我搭乘的G11次,贴在餐车吧台的那张菜单就是个摆设,什么提拉米苏都敢往上印,结果就只有25元的盒饭,米饭夹生,菜甚至比航班延误时机场发的盒饭还难吃。”由此可见,高铁的服务还需大大改进。

高铁相对优势:时间、路程和速度

201114,铁道部宣布中国将在2011年斥资7000亿元发展铁路建设,70个城际间铁路项目将因此受惠。2011年中国高速铁路运营里程将增加4715公里。消息传出的第二天,航空股下跌3%。 而从327开始实施的中国民航2011年夏秋季航班计划显示,南京往返武汉的航班全部停飞。据悉,这是高速铁路在武汉开通运营以来,停飞的第一条民航航线。京沪高铁一开通,民航立即感受到了压力。京沪高铁开通头3天时间,被称作京沪黄金航线的“北京-虹桥”航线客座率下降4个百分点。

从时间的角度看,在2小时运行范围内高速铁路居垄断地位,一般会占有高端旅客市场的80%以上。在4小时运行范围内高速铁路居主要竞争地位,将会占有高端旅客市场的50%左右。在4小时以上的行程上高速铁路居竞争地位,将会分割20%40%的旅客市场。

从路程的角度看,在1000公里以上的运输线路上,高铁对于航空的替代效应和竞争力将随着距离的增加而逐渐弱化。这里有两个决定性的因素:一是旅客的疲劳度。一般而言,随着距离的拉大航空的历时优势就会愈加的凸现出来。而作为疲劳度的3小时临界点(距离可以换算为990公里),在1000公里以上航线上,随着旅行距离的加长,高铁所占用的时间就会大于航空所需要的时间,而此时高铁上的旅客疲劳度就会越来越大,因此,在1000公里以上的运输线路上,航空运输仍然具有比较的竞争优势,并且距离越长比较优势就越明显。

从速度的角度看,高铁最重要的冲击优势莫过于速度。这个速度包括了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高铁所具有的较高的行使速度,这缩短了与飞机速度之间的差距,节约了旅客的出行时间;二是高铁的车站一般比较机场更加靠近市区,更由于公交车,出租车,地铁等交通工具的存在,旅客进出高铁的车站要比进出机场更加的方便,而且一旦高铁网络大规模建成以后,高铁车站与客车站、地铁站的距离也是很近的,换乘起来也很方便,也就是说从旅客出门到到达目的地的时间,从总量上而言高铁的这些优势缩短了与飞机超高速度行使的差距,高铁在1000公里以内所具有时间上的优势,会使得旅客的选择更加倾向于高铁。

竞争合作模式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赵坚教授对本刊记者表示,高铁的磨合期需要3个月到半年时间。此前民航调低价格,其实是对高铁过于担心了。即使高铁度过了故障期,也可能只有不到5%的人分流到高铁。因为京沪高铁时间长度为5-7小时,而民航只需5个小时。根据行业经验,3小时之内高铁具备竞争优势,但超过3小时民航就更有优势了。京沪高铁中间停的路段太多,所以造成高铁时间延长。但如果不停的话,会对客流造成影响,影响收入,沿途的经济发展也要照顾到。

值得说明的是,在不同的距离和时间段上高铁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