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议事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

          公开三公消费难在哪里

三公消费公开,远比设想艰难。此前,国务院三令五申要求中央部门压缩预算,并明令各中央部门务必于今年6月将本级三公支出情况向社会公开。然而,响应者寥寥,多数中央部门仍没有履行承诺。

评论:中央各部门敢公然置中央政令于不顾,其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政府部门三公支出向社会公开缺乏刚性的制度约束。不仅如此,由于没有明确的、细化的制度约束,政府各部门或以粗疏空泛的公开来搪塞,或干脆爽约。而更重要的是,政府财政公开不能仅止于三公消费的单兵突进,而应尽可能实现公共财政的公开透明。

避免塌桥惨剧重在严打腐败

715日凌晨,杭州钱江三桥主桥面右侧车道部分桥面塌落。事发约8小时后,杭州市交通运输局召开事故新闻发布会,但负责人仅用约5分钟时间介绍事故概况和善后措施,对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如桥体质量、事故责任等,均不置一词。

评论:尽管官方称钱江三桥此次塌陷主要是因超载及养护工作不到位造成,但桥梁修成之时,工程总指挥涉嫌在工程招投标、建设中受贿而落马等事实,不由让外界对工程质量心存疑问。事实上,无数豆腐渣工程背后都与腐败息息相关。在近期一系列塌桥惨剧面前,只有对此进行全面彻查,才是对民众生命负责任的做法。

自杀官员何以都患上“抑郁症”

河北邯郸市公安局712日证实,邯山区区长张海忠系重度抑郁症自杀身亡。据悉,张海忠生前主抓拆迁工作。

评论:自杀官员中患抑郁症者或有不少,但“抑郁症”绝非官员自杀的代名词。张海忠生前在其主抓的拆迁工作中屡创佳绩,即被认为问题并不那么简单。 “躲猫猫”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如果不把官员自杀真相公之于众,公众只会妄加猜测,进而令本已孱弱的政府公信力再度受损。

企业税负减免应及早实施

十一届全国人大财经委714日至15日举行会议,听取国务院有关部门关于今年上半年经济运行情况的汇报。其间,委员们指出:财政政策应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目前财政收入增幅仍然较高,可考虑减免部分商品和行业增值税、消费税,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切实减轻企业负担。

评论:不合理的税收体系、沉重的税负,已成阻碍中国企业发展的因素之一。同时,税收的高增长也助推了高通胀。通过减轻企业税负,进而促进经济发展,是当前宏观调控必须要做的,是税收政策调控经济发展的重要选择。人大财经委的相关建议,可谓中肯和及时,应引起足够重视,及早制定政策并付诸行动。

退休高官当独董能发挥什么余热

据统计,在市值排前50位的上市公司中,有34位政府退休高官任独立董事。独董不乏副部级以上高官,在上市企业中领着几十万元的年薪,如中石油独董刘鸿儒曾为证监会原主席,年薪22.7万元;独董崔俊慧为国税总局原副局长,年薪24.4万元;浦发银行独董为央行原副行长、党委原副书记刘廷焕,年薪20万元。

评论:退休高官当独董,难逃两方面质疑:其一,是不是这些官员在位时,对这些上市公司曾经施以恩惠,上市公司在其退休后再予回报?其二,是否这些退休高官带着人脉资源成为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竞争优势?而无论何种情形,或都存在公共利益往私人方向输送的嫌疑,都是对市场经济秩序的破坏,凸显的则是监督体制的缺失。

“温柔问责”是更大的灾难

77日,国土部和监察部召开2010年土地矿产卫片执法检查工作会议,公布了执法检查情况,73名地方政府或国土资源主管部门负责人受到纪律处分,一人降级,无人撤职,甚至有一些官员早已升迁。这个结果与此前外界的期待存在落差,被指问责力度偏轻。

评论:沉疴须用重典,那种高高拿起、轻轻放下之举,是难以治愈积弊的,土地违法乱象亦是如此。可以预见的是,此番国土部门的̶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