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美债危机“连续剧”


来源于:CBF《中国经贸聚焦》 本刊陆红军

摘要:

今年,国际金融舞台在出演了IMF“卡恩悲剧”后,美债“苦肉剧”已经登台。730日深夜,美国国会共和党领导人与白宫就提高债务上限问题达成暂时框架,似乎在昏暗的全球经济天空露出了一丝蒙蒙的亮光。当全球刚刚轻喘一口气之际, 85,全球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标准普尔宣布下调美国国债信用评级,从AAA评级下调至AA+,同时决定把美国信用前景维持在“负面”,这是自1917年评级机构诞生以来美国国债信用等级首次被调降。 88穆迪再次警告,若美国财政和经济前景大幅恶化,可能在2013年前调降美国评级。随即高涨的法国国债CDS(信用违约掉期)价格将法国这个正在埋首处理欧债危机的欧洲第二大经济体推到"第一降级候选人"的位置上。美债危机“连续剧”开始越演越烈、越来越深。

 

本次美债危机与历次的区别

1960年以来,美国国会已经78次对债务上限作出修改或延迟。虽然这次美国在债务余额上限上达成了一致决议,自奥巴马上任来,美国国会开始了第四次提高债务上限,提高金额为2.1万亿美元。但却推开了评级机构的主权债务下调的多米诺骨牌,值得关注的是这次美债危机与历次危机及处理结果有三大区别。

其一,2011年美国债务余额上限危机是2008年次债的深化,次债危机使美国债务余额突破了10万亿大关,而20102月,美国政府债务余额已提高到14.294万亿美元,虽然最后国会调整了2.1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但政府开支仍然艰难,奥巴马又处于争取连任的关键时刻。

其二,过去美国债务主要由国内投资人承担,可称为自己向自己借钱,而今天美国国债的主要持有者是新兴国家和国外投资人,这直接关系到新兴国家持有美国资产的安全性,并进一步影响全球经济的可持续性。

其三,美国债务危机短期内难以化解,将引发美元贬值常态化趋势及其预期,进而引起以美元计价的黄金、原油、大宗商品的上涨,特别是债务危机将导致美国经济进一步放缓,从而形成全球经济的长期低迷。

而目前市场对这次美债危机与历次美债问题的主要区别关注不够,尤其是对这场连续剧的特点把握不足。

 

二、“透支”换取短期繁荣

虽然这次美国不会出现债务违约,但是“寅吃卯粮”,利用局部“透支”来换取短期经济繁荣的现象仍将存在。

首先,美国会继续透支其未来发展资金,最可能的做法是用公共债务来解决私人债务问题。10年内削减约2.4万亿美元开支,意味着政府补贴会变少,那么发展经济的惟一方法只能是继续透支未来资金。

其次,新兴经济体也会被透支。有统计显示,在2009年,美国每花1美元,就有46美分是外借资本,而新兴经济体为了规避风险只能持有美债。

再次,美国透支全球经济。以美元为主体的国际货币体系使得美国经济不仅可以透支未来,也在更大幅度地透支世界,全球经济失衡是美国透支世界的必然结果。美国的透支使得美国经济内部风险通过多种渠道传导给全世界,导致全球财富失衡,但最大的风险是,全球范围内的主权债务危机迟早会被引爆。

 

三、反向思维看美债

与次债危机“开场剧”不同的是,美债危机“苦肉剧”背后的获益者是谁呢?我们会得到以下三个有趣的结论。

1. 上限危机时美债价格不跌反升。如果因为债务谈判而受限,不能发更多的新债,那么美债的利息短期内是上升的,价格会下跌。但美联储不会停止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不会容忍美债利率上升。为了确保近零利率,他们会继续购买市场上的存量美债,必然出现美债供应下降而需求上升的局面。

2. 美元信用不降反升。历次美债闹剧的结果表明,美国发更多的债不仅不会降低信用评级,反而能维持较高的债务信用。其剧情逻辑是:美国如不继续发债,美国经济就会疲软,市场脆弱性很快显现。而美国继续发债,则会给人一种预期,美国经济则会在刺激不削减的情况下变得好起来,而将经济危象隐盖起来。

3. 角色互换,“机”在“危”中。在开场剧次债危机中肇事的是华尔街,救助和监管者则是华盛顿,而在连续剧美债危机中,主角是华盛顿,制约和评级则在市场主体华尔街,华盛顿与华尔街角色互换,终将危情化为机遇。

 

四、债务恐慌将是个长期问题

本次债务恐慌的本质在于,不管是次贷危机、欧债危机还是现在的美债恐慌,其背后的主要原因在于,近30年来,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已积重难返。储备货币最终会被一揽子货币所取代,全球也必须尽快建立多元化货币体系。但问题在于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发展还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美债危机会不会在未来几年再次引爆,还不确定。 人们之所以对债务危机比较担忧,主要是长期以来,美欧国家财政赤字无法平衡。其政策局限性在于,收紧财政政策,必然会影响GDP增长,导致经济二次探底,会让失业率再创新高。

美债危机也预示全球经济与金融低迷态势的不确定性。次债危机后,全球经济其实一直没有出现真正的拐点。美债危机已表明,金融体系与经济结构的失衡将是长期性问题。只有全球合作,才能解决全球债务的结构性危机。其实,现在各国都遇到了发展的瓶颈,必须互相合作,才能取长补短,化解危机。

虽然美国债务违约“有惊无险”,全球金融经历了短期过山车,奥巴马声称美国是永远的“AAA,,但经历过此次美债违约风险,中国应该有更深的危机忧患意识,对欧美国家经济金融体系中的优劣势要进行系统研究,及时掌控风险,才能避免损失。全球正处在“多重危机时代”,生态、经济、金融、恐怖主义、贫困、人文等危机并存,各国政府在处理其中任何一个危机时,都必须从全局着眼,不能单纯的依靠传统模式和经验来应付危机,要有长远眼光和战略应对。

 

(本文作者为国际金融中心协会主席、上海国际金融学院院长)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