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朱民:金融中国代言人


来源于:CBF《中国经贸聚焦》 本刊郁风

摘要:

          2011726,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助理、前中国央行副行长朱民正式出任IMF副总裁,成为首位进入该组织最高管理层的中国人,也是继2008年林毅夫出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和高级副总裁之后,又一位中国经济学家在国际金融机构担任要职。

外界普遍将此解读为中国不断提高的影响力和新兴市场国家日渐加大的话语权。但亦有评论指,这一任命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并不能给中国带来太多现实利益,也不会改变欧美主宰国际金融治理的局面。

就在朱民履新前夕,IMF在当地时间720发布报告称,人民币被大幅低估23%,要求中国放手允许人民币升值。如何在人民币汇率等一系列重要议题上发挥IMF与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沟通的桥梁作用,显然将是朱民上任后无法回避的考验。

并不改变中国权重

朱民出任增设的IMF第四名副总裁可谓“破例”。自1945年成立以来,IMF最高管理层一直为“一正三副”。

IMF前总裁卡恩因涉嫌性侵丑闻而被迫辞职后,由法国财政部长拉加德接任。拉加德713在提名朱民出任IMF副总裁的同时,提议任命白宫经济顾问戴维·利普顿出任第一副总裁,接替即将于今年831日退休的约翰·利普斯基。另外两名副总裁则是日本人莜原尚之和拥有美国、英国、埃及三重国籍的妮玛特·沙菲克。

此前的20102月,朱民被卡恩任命为IMF总裁顾问,同年5月赴美国华盛顿履职。在IMF工作一年多来,他被认为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在国际金融和经济舞台中话语权的一个代表。

朱民此次升任IMF副总裁给予了中国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公众普遍希望,其不仅能够解决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问题,更能在决策权方面有所作为。但观察家们认为,说到底,是中国的政经实力决定了朱民的升迁,这也是拉加德承诺计划的一部分,即让新兴市场国家更多参与进来。然而也必须要认清的是,朱民从IMF的幕后走向前台,仅仅是接过了能够替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发声的“话筒”,而非能够定音的“金锤”。

根据IMF现行的决策机制,副总裁由总裁提名,之后提交执行董事会进行讨论。在这一机制的框架下,副总裁与总裁不过是助手和领导之间的关系,最终决策权在总裁即拉加德的手中。同时,朱民的任命并未打破IMF长期由欧美掌控的格局,即由欧洲人担任IMF总裁,由美国人担任第一副总裁(另一国际经济组织世界银行行长则按惯例由美国人担任)。在这种复杂人事体系中,朱民到底能够有多大能力影响IMF的最终决策存在疑问。此外,当中国与其他国家在IMF内部发生利益冲突时,朱民也不可能动用他副总裁的有限权力来维护中国的利益。

更关键的是,IMF的议事规则遵循国际组织的法定程序,以各国或经济体的出资份额来安排每一个参与者的议事权。2011115IMF执董会通过了份额改革方案,2012年改革完成后,中国的份额将从3.72%增加至6.39%,投票权也将从3.65%增加至6.07%,超越德国、法国和英国,位列美国和日本之后,但与投票权约占17%、拥有否决权的美国仍不可同日而语。

上任即遭“下马威”

在提任朱民时,IMF总裁拉加德不仅对其给予极高评价,也寄予了厚望,其中之一就是希望他帮助“增强基金组织对亚洲和新兴市场的了解”。从这一层面而言,朱民的角色同样重要。毕竟已经进入核心决策层的他完全能够借此帮助IMF在决策前更好地理解中国及其所代表的新兴国家,反过来也会帮助中国及其所代表的新兴国家更好地理解世界。

IMF确实需要加强对亚洲和新兴市场的了解,尤其是对中国的了解。

就在朱民履新前夕,IMF在当地时间720发布报告称,人民币按均衡实际有效汇率法、外部可持续性法和宏观经济平衡法衡量的低估程度分别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