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柯德斯:从奔驰到麦德龙


来源于:CBF《中国经贸聚焦》 本刊祝跃

摘要:

 折戟于戴姆勒克莱斯勒的柯德斯希望能够重振麦德龙,但他还需要更多有效的措施。

麦德龙CEO埃克哈德·柯德斯(Eckhard Cordes)最近有点烦,原本其旗下的电器零售商万得城(Media-Saturn)想乘着百思买(Best Buy)退出中国市场的机会在中国家电零售市场有所起势,不料万得城中国区总裁汤旺涛(Tom Wortel)在6月底突然辞职,让人们担心万得城是否会重蹈百思买覆辙。

问题不仅仅出现在万得城中国,在德国,柯德斯要面对万得城内部的权力之争,问题源于柯德斯在20113月按照新成立的咨询委员会的建议而做出的改变万得城股东投票机制的计划。原本一项决议必须得到80%股权的同意才能得以实施,而柯德斯计划降低这一数字,这样占万得城75%股权的麦德龙将取得绝对的领导权,相比之下,小股东们则被剥夺了否决权。

万得城旗下的Media Markt的创始人Erich Kellerhals,同时也是万得城22%股份的持有者,认为柯德斯要将像他这样的小股东(共占万得城25%的股份)赶出万得城。他于20113月将麦德龙告上法庭。2011719日,因格尔施塔特(Ingolstadt)地区法院在一次听证会上表示,柯德斯的决策损害了小股东的利益,法院将阻止麦德龙改变万得城股权投票制度。

内部纷争带来的是业绩上的损耗,根据万得城的财报,该公司在2011年第二季度的利税前收益比市场预期低了4.4亿欧元,而在去年同期这一数据比市场预期高了4.1亿欧元。

“奔驰驾驶员”

柯德斯195011月出生德国新明斯特(Neumünster),1969年至1974年,柯德斯在汉堡大学学习工商管理。1976年,柯德斯获得了博士学位后进入戴姆勒公司工作。在此后的10多年里,柯德斯在戴姆勒公司的各个部门担任运营和战略管理工作。1994年,柯德斯被任命为高级副总裁,负责公司运营和控制。

1996年,柯德斯成为公司董事会一员,负责公司发展和管理事宜。两年后,戴姆勒与克莱斯勒合并,柯德斯和时任戴姆勒CEO的尤尔根·施伦普(Jürgen Schrempp)成为戴姆勒奔驰并购准备小组的领导者。柯德斯一开始主要的工作是与高盛(戴姆勒并购顾问)和瑞银(克莱斯勒并购顾问)的代表商谈,双方很快在如何将戴姆勒和克莱斯勒股东利益最大化等方面达成一致。这一系列谈判的成功为合并的完成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9985月,戴姆勒和克莱斯勒合并完成,新公司更名为戴姆勒克莱斯勒,柯德斯成为公司管理委员会的一员,起初负责公司卡车业务,在这个职位上他对卡车部门进行了重组,提高了商务车和卡车业务的销售量和效率。2004年,柯德斯被任命为梅赛德斯轿车部门总裁,负责梅赛德斯奔驰、迈巴赫、Smart三大主力品牌的生产和销售。

这时的柯德斯已经是一个为戴姆勒克莱斯勒及其前身效力的近30年的老将,再加上其在戴姆勒奔驰以克莱斯勒合并过程中的优异表现,人们很自然的将其列为施伦普的接班人,也就是戴姆勒克莱斯勒的下一任CEO

然而,当施伦普因为年龄和无法兑现提升股东收益承诺等因素而在20057月辞职时,戴姆勒克莱斯勒董事会宣布任命来自克莱斯勒的蔡澈(Dieter Zetsche)为新的CEO

 

柯蒂斯在梅赛德斯轿车部门的表现被认为是他落选CEO的原因之一。在2004年到2005年的一年时间里,Smart遭遇了销量和收益的大滑坡,在2005年初的时候更是出现因质量问题而召回130万辆汽车的情况,2005年第一季度该部门的利润仅为6.3亿美元,低于往年同期水平。柯德斯无力改变梅赛德斯轿车部门的低迷情况被认为是造成施伦普无法兑现提高股东收益承诺的一大关键原因。与之相反,合并后的克莱斯勒在蔡澈的领导下通过裁员、关闭工厂和推出消费者喜爱的车型而逐渐繁荣起来。

在任命蔡澈为CEO后不久,戴姆勒克莱斯勒董事会要求柯德斯辞职。2005818日,柯德斯向董事会提出辞呈。831日,在蔡澈上任的前一天,柯德斯正式卸任,结束了自己在这家老牌汽车企业29年的职业生涯。

“一心二用”

离开汽车行业的柯德斯于20061月成为德国家族贸易和服务企业弗朗茨海涅尔(Franz Haniel & Cie. GmbH)的CEO,一个月后,他又得到了来自麦德龙的任命,成为该公司的监事会主席。需要说明的是,弗朗茨海涅尔拥有麦德龙34.2%的股份,是后者的最大股东。

柯德斯在弗朗茨海涅尔的表现中规中矩,这家德国最大的家族企业在2006年和200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上涨了6.4%8.2%。而弗朗茨海涅尔的收入有一部分来自于其投资的企业,麦德龙就是其中之一。

2007年之前,作为德国最大零售商的麦德龙的业绩并不算出色,其旗下的Real食品连锁店和Kaufhof百货店利润均有大幅下降,拖累了批发商Cash-&-Carry和电器零售商万得城的业绩。此外,身为麦德龙监事会主席的柯德斯与时任麦德龙CEO的柯博涵(Hans-Joachim Körber)在公司结构、亚洲和东欧发展策略等一些问题上有着严重的分歧。这些分歧最终导致柯博涵在20079月提前下课,而柯德斯自己则成为麦德龙新一任CEO

柯德斯上任后雄心勃勃地表示要重塑麦德龙。他强调麦德龙将会降低在表现不佳的Kaufhof的投资,加快万得城的发展,进军网络销售业务,在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加大投资等。

然而,有专家提醒他说身兼两大世界500强公司CEO不是一项轻松的活,事实情况也的确如此,尽管弗朗茨海涅尔在2008年的业绩依然不错,麦德龙却没有什么大的起色,RealKaufhof依然在亏损,处理措施迟迟不见成效,Cash & Carry也因金融危机的影响而出现了利润下滑,在中国,由于麦德龙坚持高端路线,对中国市场了解不够,因此一直落后于沃尔玛、家乐福等其他外资零售巨头。

尽管柯德斯强调自己对于两份工作都是100%投入而且“没有因此拿双份工资”,但事实不容辩驳,从20079月初到20093月的18个月内,弗朗茨海涅尔所拥有的麦德龙股票价值下跌了12亿欧元,影响了前者的再融资计划。由此可见,柯德斯的“一心二用”对两家公司都产生了不利影响。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弗朗茨海涅尔董事会于20099月任命尤尔根·克鲁格(Jürgen Kluge)为公司新的CEO,这一任命自201011日正式生效。自此,柯德斯得以全身心投入到麦德龙的发展之中。

Shape 2012”计划

20091月,柯德斯制定了“Shape 2012计划根据该计划柯德斯及其团队将会精简公司结构制定以客户为主的战略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