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香港《明报》——外部风寒 中国不再下猛药


来源于:CBF《中国经贸聚焦》

摘要:

           89,国家统计局公布7月份宏观经济资料,CPI同比增长达到6.5%,创下长达37个月的新高。要是在平时,那一定是媒体的头条新闻,争论是否要加息以抑制负利率。可是,在标普下调美国信用等级、美欧债务危机沉疴难解之时,这回聚焦的是这些危机会给中国经济带来何种影响,又该如何应对,通胀反而退居其次。

今次危机 中央不会大洒银弹

标普下调美国主权债务评级,很多人觉得情理之中,但却装得很惊讶。但作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再也不能淡然处之。国务院总理温家宝89举行国务院常务会议,不具名地向美国等喊话:要求有关各国切实采取负责任的财政、货币政策,减财赤,妥善处理债务问题,以保投资者信心。

中国手握3万多亿美元的外储,其中一半放在美国这个篮子里。美国债台高筑,美元不断贬值,内地这些真金白银缩水,已是不争事实。问题是环顾四周,现在再也不是财主“南霸天”与长工杨白劳的时代,债权人中国不能予取予夺,反而被绑架了。投到欧洲的希腊、西班牙,同样不靠谱。投到穷哥们非洲,更可能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而“走出去”购买能源、并购公司,还是关山重重。

至少在当下,美国还是AA+,信用远未到破产时。但是,格老(格林斯潘)说过,美国不会赖帐,大不了开印钞机。真是让人不寒而栗。此间智囊献计献策,也想不出所以然,最多也就是:在存量上保持一定的合理性,尽量优化结构,在增量上控制增长节奏。

危机来临,有人看到危险,有人看到机会。内地一些房地产商希望能像上回世界金融危机到来时,政府拿出4万亿元刺激经济,也给本应降温的楼市浇上热油。但是,他们可能会大失所望。毕竟,此一时,彼一时。正是三四年前内地大洒银弹,令经济转型延滞了,楼市泡沫多了,通胀升高了,迫使当局祭出紧缩政策。这些举措包括楼市限购、清理地方融资平台,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和加息,唯恐尾大不掉。

进入观察期 货币政策难大改

现在看来,这些经济的、行政的手段,虽受责难,但却有“一篮子”刺激还债的意味,也具一定的前瞻性。否则,标普恐怕给内地降级先。

因此,此次中南海明确表示,要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管控通胀,仍是当务之急。预料当局不会为对付外部风寒之症,再下猛药,而是进入宏观政策观察期,提高存款准备金或加息也视情而动。

货币政策转向亦不大可能,最多也就微调,搞搞“定向宽松”,对三农、中小企业、保障性住房等领域给予融资政策某种倾斜罢了,出台刺激性政策的空间不大。

(作者:冯其十)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