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钨矿暴利难掩生态隐患


来源于:《中国经贸聚焦》 王庆善

摘要:

         “截河而建的尾砂坝库就像一个人为的堰塞湖。”一旦发生洪灾,坝库内的钨矿尾砂废水往下排,可能形成泥石流,污染下游水质,破坏生态环境。

724,新华社“新华视点”栏目《上市公司拦河排污政府部门违规“让道”——江西章源钨业截断三条河流筑坝排污调查》报道指出,崇义章源钨业股份有限公司(章源钨业,002378)拦河筑坝排放尾砂废水,对当地生态安全构成直接威胁,引发部分群众质疑和不满。这是继20103月上市之初陷入环保质疑的“世界钨都”第一股——地处江西赣州的章源钨业再次被曝“拦河排污”。

事实上,今年7月以来,舆论界对章源钨业的排污与暴利等问题的披露接二连三。受此影响,虽然章源钨业曾一度停牌,但是经过其简单澄清并否认排污问题后,看似掀起的冰山一角亦奇迹般地遁于无形。

暴利夹杂着血色

开拖拉机进山,开宝马出山,钨矿老板的暴富程度可谓异常惊人。据调查者称,如今,在九曲十八弯的江西赣南的钨矿山路上,不时能看到一辆辆轿车飞驰而过,这是钨矿矿山的老板们去看望自己的“印钞机”。现在钨精矿价格高昂,开着豪车的老板去得更勤快了。

数据显示,8月初,中国黑钨精矿重回15.7万元/吨年内高点,较2011年初价格上涨40.9%20111-7月,钨精矿均价13.6万元/吨,较2010年均价上涨56.8%。如不考虑价格浮动因素,目前国内钨精矿的毛利率一般可以达到40%。据知情人士透露说,私营老板1亿多元拍下经营权,按照每天出30吨钨精矿,以钨精矿2011312万多元/吨的价格计算,每月产值超过1.08亿元,扣除所有开支,不用半年即可收回所有成本,然后一个月可赚1亿元。

727,章源钨业于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1年上半年该公司营业利润为1.5亿元,同比增加126 %。亦在7月,20113000中国家族财富榜出炉,章源钨业董事长黄泽兰家族财富103.77亿元,排名财富榜51位。此前,作为章源钨业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黄泽兰以 121亿元的财富位列2010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45位,成为江西首富。

事实上,黄泽兰做钨矿算是后来者。黄泽兰于19557月出生,系江西省崇义县客家人,从小生长在赣南的大山里,11岁开始放牛做农活。19822月参加工作,高中文化。19896月,黄泽兰与合伙人东拼西凑借到5000元钱,在崇义县关田开挖了第一个矿窿。经过几番摸爬滚打,黄泽兰慢慢掌握了一整套矿山开采的经验,掘出了一桶桶“钨金”,逐步成了当地有名的“冒富大叔”。

与黄泽兰一样,靠钨矿道上发家暴富的故事虽然时有听闻,但毕竟是少数。可这些少数钨矿暴富者却带动了更多的民间投资人的血拼。然而,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对钨矿山经营权公开拍卖的价格动辄以数千万元乃至上亿元,资金不足的民间投资人只好选择分包模式,即从国营钨矿或像章源钨业这样的大公司买下某个区域钨矿山的经营权,共享挂靠企业的探矿权和采矿权证。

曹为民与邹小玲等9人就是这类民间投资者,当他们2007年承包石雷钨矿棕树坑工区后,原以为此矿属于章源钨业,背后大老板是黄泽兰,树大好乘凉,他们押上了自己的全部积蓄。但万万没想到,200812月,章源钨业石雷钨矿棕树坑工区发布了一纸通知,以金融危机钨精矿价格过低为由,要求各承包组停产;20092月,曹为民等人被要求解除承包合同;同年3月,章源钨业拆除了矿区相关设施,并停止供应炸药雷管等火工材料。至此,曹为民等人的钨矿发财梦破灭,几百万元的投资打了水漂,开始了长达两年的上访、投诉之路,至今未果。

事实上,在稀有资源越来越值钱的时代,中国钨矿道上的利益争夺战大有愈演愈烈之势。在江西、湖南、广西等地的钨矿道上,雇佣“砍刀队”护矿山不再是谣传。据知情人士透露说,他表哥在的广西某家钨矿,矿主“为了保护矿山不被盗采和抢夺,请了几十个打手,人手一把砍刀,每天在矿山上下走来走去。” 同时,合伙开钨矿因利益起冲突砍伤其中一方的事件亦有公开报道,为开钨矿强占农民土地并动用黑社会力量砍伤不服从农民的事件,在微博等网络帖子上也有披露。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