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议事


来源于:CBF《中国经贸聚焦》

摘要:

  “政府开发商”:又一场权力裸奔

“唐墅壹号”是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一个在建的高档纯独栋别墅区,不仅大片占用耕地,而且政府直接充当开发商,征地、审批、建设、销售各个环节层层涉嫌违法违规。

评论:不再满足于靠卖地挣钱,公权直接“下海”,“变通”运作,一路违规,“政府开发商”的“创举”,将政府与楼市的利益攸关揭示得淋漓尽致。同时,它也击穿了政治伦理和市场经济的最后底线,将与民争利和“权力之恶”诠释得无以复加。

上市公司热衷“放贷”表明什么

今年以来,因资金利率飙升,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热衷发放委托贷款,有的公司委托贷款收益甚至超过主业。截至7月底,在上市公司发布的对外委托贷款公告中,年利率最低为12%,最高则达到21.6%。

评论:作为各商业银行的优质客户,上市公司很容易从银行获取贷款甚至低息贷款。银行贷款给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以委托贷款高息发放出去吃高息利差,银行收取正常贷款利息和委托贷款手续费,似“各得其所”,但多层级倒腾资金,将大大抬高融资成本。而承受畸高融资成本的则是贷款难、融资难的中小企业。连上市公司都参与进高利贷中,折射出了现阶段中国金融业的乱象。

没有法律制约的PX搬到哪里都是祸害

大连福佳大化PX项目在环保验收之前已经投产,坍塌的防波堤在审批之前也已开始修建。此前溃坝事件未造成有毒气体泄漏,福佳大化曾阻拦记者采访。大连市政府89日召开专门会议,将该项目搬迁问题正式摆到工作议程上来。

评论:PX并不可怕,有保护伞撑腰的PX才可怕。此前所谓的被厦门驱逐,其实是个绝妙的讽刺。它何尝被驱逐?却是一直逍遥于利益寻租下的社会飞地。这些在政府官员眼中能够带来莫大政绩的光鲜项目,它所创造的每一元GDP,都沾满对环境和民众权益的腐蚀味道。

破除高铁“速度崇拜”

810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开展高速铁路及其在建项目安全大检查,适当降低新建高速铁路运营初期的速度,对拟建铁路项目重新组织安全评估。

评论:速度重要,但公共利益更重要、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最重要。过于追逐速度,就难免被速度伤害;违背科学规律的发展,必然导致事故频发。在“7·23”特大铁路交通事故之后,高铁全面降速,但愿成为7年“跃进式”高铁发展模式终结的开始,更通过降速来反刍这次事故,以避免悲剧重演,通过放弃带血的速度,实现更具质量的发展。

油价内外有别折射机制扭曲

国际油价近日大幅下挫,810日起,中石化在香港的加油站下调汽、柴油价格,但内地的成品油价却仍岿然不动。据悉,200958日实施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以来(即22个工作日内,国际油价波动±4%,国内油价调整),成品油12次调价,其中9次上调,3次下调。

评论:涨多跌少“归功”于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的缺陷:22个工作日,显然时间长、反应滞后,容易造成投机;将最能反映国际油价变化、世界市场最为关注的纽约交易所原油价格变动排除在外;表述含糊,自由裁量权太大等。尽快改革完善极不合理的定价机制,不再让油价下调总是遥遥无期、屡屡成空,已成当务之急。

高速路暴利身后的“权力余热”

对上一年度公路板块上市公司年报梳理发现,国内从事高速收费的19家路桥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为59.14%,净利率平均35.51%,堪称中国最暴利的行业。而这19家公司17名董事长都曾是各交通系统的主管领导或主要部门的要职。

评论:对路桥上市公司而言,所以极力吸纳前高官,无非相中了其权力能量和官场影响力。越是暴利、越是心怯的逐利过程,便越渴求强势的“权势高管”保驾护航。在此语境下,收费公路如何彪悍、清理工作如何不易,自然也可想而知。

“漏油门”中谁造就了康菲的傲慢

渤海漏油事故影响仍在继续。812日,康菲公司在国家海洋局屡次督促后宣布,发现矿物油油基泥浆溢出总量增至400立方米,远超此前240立方米的预期。该公司还取消原定于当日上午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改由官方网站发布新闻稿。

评论:在渤海漏油事件处理中,康菲公司不断挑战着公众的容忍度。其因除了违法成本低,还在于监管制度缺陷。在油田项目中占据51%股份的中海油实际上承担了一部分的监管职能,但单纯依靠自我监管,显然是不健全的。自曝家丑之事在以往央企出现事故过程中,就没有这样的土壤。这也给其合作伙伴康菲公司的傲慢更添几分底气。

故宫不能仍是紫禁城

5月故宫盗窃案,到建福宫变身私人会所,再到人为损坏宋代瓷盘却瞒报27天,直至近日被曝2009年曾发生一起内部人士自导自演的私分票款案,故宫冷“门”迭报,备受质疑。

评论:还要多少“门”才能把故宫博物院从禁苑旧梦中叫醒,来面对公众质疑?故宫博物院在中国文物单位中居北辰之重。它是全额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按财政部的说法“故宫想做的项目都能拨款”,故宫不缺钱,缺什么?缺的是上级的监督、对公众的透明。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