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的哥罢运呼唤工会机制


来源于:《中国经贸聚焦》 陶大行

摘要:

          出租车的垄断运营是的哥罢运矛盾之源。

81,杭州市出租车司机罢运,导致1500余辆出租车停运,的哥们要求政府有关部门尽快调整出租车价格。此后类似事件不断上演。89,浙江嘉兴200多名、浙江苍南100多名出租车司机罢运。810,河北沧州出现部分出租车司机罢运,的哥们要求上调运价的事件……

事实上,“的哥罢运”事件在中国大小城市间断性地持续了至少有9年之久。今年5月,黑龙江双鸭山市及陕西兴平市分别发生出租车停运事件;3月南京浦口区200多名的哥集体罢运……去年9月,兰州市百辆出租车司机罢运;6月山西临汾市尧都区1700余辆出租车集体停运……据中国“打黑记者第一人”王克勤早先深入调查统计表明,2002-2005年,中国出租车行业发生的可统计罢运停运事件就有136起之多。

不提“份子钱”

81爆发的杭州的哥罢运事件,媒体报道称主要是因为成本上涨收入下降而停运,要求调整运价。据一些出租车司机反映,其导火索是今年1月起实施的《杭州市客运出租汽车单车考核细则》,此细则加大了对的哥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一位的哥说,他有一次因为没把乘客送到准确地点,依照上述细则被罚款3000元。此外,有人透露,这次罢运可能是由一些出租车公司及承包人组织的;亦有人称,杭州市运管局对出租车管理苛刻对黑车却放任自流,是这起事件的诱因之一。

无论种种说法,罢运都离不开一个“钱”字。参与杭州的哥罢运的王师傅说:“我2005年的月收入约为6000元,今年只有3000元出头了。”杭州市交通局一名负责人称,目前,杭州出租车白班司机的月均收入为2500-2600元,加上油价等各类补贴,月均收入在3500元左右,夜班司机则略高一些。

有专家给出租车公司算了一笔账:购买一辆车大概10万元,5年报废,如果按照每辆车每个月1万元的 “份子钱”来算,5年内该车贡献的承包费60万元,扣除购车成本,结余50万元,平均每辆车每年的收入约10万元。根据业内人士提供的数据,出租公司平均每月每辆车成本共计6000多元,但司机每月要交给公司“份子钱”1万元,公司的利润高达50%以上,造成“穷了司机、亏了乘客、富了公司”的局面。杭州的20多家出租车公司,基本业务就是收“份子钱”。一位姓赵的出租车师傅说:“像收租一样,那简直就是旧社会地主和农民的关系。”

在正常的市场经济条件下,燃油价格上涨以后,中国各个行业都存在成本提升的问题,而只有出租车行业的燃油涨价要让百姓买单,而不是出租车公司自我消化成本。浙江省浙商资本投资促进会秘书长蔡骅质疑,2006年杭州出租车起步价调整的理由是统一使用单价20万元以上的新车,但实际上近年来新增出租车均为14万元以下的长安志祥、依兰特等低油耗车型。那么这些节约的成本被谁吃了?为什么起步价不降低?“这些停运司机可能成为利益集团的棋子”,蔡骅表示,的哥们绝口不提让他们怨声载道的“份子钱”,却要求涨价、加工资及申请廉租房,“这是对社会公共资源的敲诈勒索”。

再看今年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