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美国《华尔街日报》——抗通胀是中国政府的首要任务吗


来源于:CBF《中国经贸聚焦》

摘要:

 

你是否对中国政府的当务之急到底是控制物价还是支持增长而感到一头雾水?其实,不止你一人有如此感觉。从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最近的讲话中不难得知,中国高层领导也有同样的困惑。

6月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中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升幅平稳,同比上升5.5%。温家宝当时声称,抗通胀战斗取得了初步胜利。温家宝在623的英国《金融时报》上发表署名文章说,中国已将限制价格上涨作为宏观经济调控的首要任务,并推出了一套有针对性的政策,这些政策已经奏效,总体价格水平目前处在一个可控的区间,而且预计将稳步下降。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京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答记者问。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与他一同出席。这番话似乎有些言之过早。几天后即626,温家宝的说话口气便显得更加谨慎。他承认,中国政府设定的全年CPI升幅4%的目标可能无法实现,说政府必须把稳定物价放在首要位置。

7月发布的经济数据显示,6月份的CPI升幅超出预期,同比上升6.4%。温家宝那时仍然标榜抗通胀,他在712的声明中说,坚持宏观调控取向不变,并重申了抑制物价的承诺。但在跌宕起伏的全球经济形势之下,几周内可以发生很多变化。8月,中国政府的注意力重点再次转移。由于欧美的经济复苏貌似脆弱,而金融市场又处于“自由落体运动”中,因此中国国务院89发表的声明在语气上显得比较温和。

在声明中,国务院把焦点放在了全球复苏风险上,而没有提及作为宏观经济政策要务的稳定物价一事。尽管7CPI升幅为6.5%,创下3年来的新高,但市场把这次“遗漏”看作是紧缩周期即将结束的信号。

温家宝的最新讲话刊登在9月初出版的党刊《求是》上,其中暗示政策重点将发生转向。温家宝说,增速放缓是之前紧缩措施的结果,处于合理水平,稳定物价仍是政府的首要任务。

但是颇具洞察力的分析人士已注意到,有迹象显示温家宝的言论透露出对过度紧缩风险的忧虑,文中有一部分专门提到实体经济面临的原材料涨价、劳动力成本上升、用电紧张、利率上调、汇率升值所带来的风险。温家宝说,要避免货币政策的滞后和累积效应,对下一阶段实体经济产生过大影响。

麦格理银行中国经济学家许保罗(Paul Cavey)说,传达出的这些信息之所以模棱两可,部分原因在于中国领导人实在很困惑,他们不知该如何是好。许保罗在给客户的报告中说,在金融危机发生以前,中国可以实现超高的GDP增长,同时没有引发较大的通胀,但那段“黄金期”现在似乎已成往事,因此决策者现在要做出取舍,温家宝含糊其辞的言论可能反映出,中国政府就如何在保持就业和稳定物价这两个问题上达成平衡而一筹莫展。

使这种困惑加剧的是,中国政府内部的不同利益团体就应如何达成平衡看法不一。中国央行抗通胀的鹰派显然愿意把稳定物价继续作为工作重点,而由中国地方政府、工业部门和房地产业组成的支持经济增长的游说团体则更希望温家宝能放松政策。

谁会赢得争论的最终胜利?现在还难有定论。

(作者:Tom Orlik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