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美国《时代周刊》——农民工子女就学亟待解决


来源于:CBF《中国经贸聚焦》

摘要:

 

自新学期开学以来,在北京东郊东坝乡尘土飞扬的街道上,人们的交谈总是围绕着这样一个问题——“你的孩子找到新学校了吗?”

北京市8月中旬突然下令关闭东坝乡的打工子弟学校,从那以后,大约2000名学主的家长一直在忙乱地为子女寻找可以在新学期上学的地方。这样的遭遇并非他们独有:在今年夏天政府关闭了全市的20多所学校之后,总共有大约1.4万名学生必须寻找新的学校。

所有这些被关闭的学校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的学生是农民工子女。

近年来北京对于该市农民工人口的规模越来越感到担忧。政府估计,北京市目前有700万外来人口,约占全市总人口的36%

中国各地的农民工在法律上一直处于被遗忘的状态。国家神秘的户籍登记制度使得从事体力劳动的农民工几乎不可能获得北京、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的正式居民身份。没有居任许可,他们就无法享受当地的医保服务或社会福利,不能让孩子在当地公立学校就读。但北京等城市仍然需要廉价劳动力在建筑工地上和基础设施工程项目中从事苦力活,于是违规学校应运而生,并形成了一个繁荣的生态体系,它们几乎只招收农民工子女,学校的经营也完全得不到监督。虽然这个体系的合法性值得怀疑,但几十年来政府部门却一直对它熟视无睹。

今年夏天,北京市的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将台乡位于北京富人聚居的朝阳区的外围,那里的一个打工子弟学校育才小学的校长刘继贵说:“我的学校是1998年开办的,除了2003年非典期间,我们还从来没有被要求关闭过。但是现在我们接到通们,说我们的学校突然变得不够安全了。”

刘继贵说,他从未得到关于学校为什么必须关闭的解释,“他们告诉你这不会格,那不合格。如果他们不想让你办学校,他们总能找到一些理由。”

有些学校是在暑假里被强行拆除的——当新学期开学家长前来为孩子注册时,看到的只有学校原址上的一堆堆瓦砾。

政府答应让所有孩子转到条件更好的正规学校。北京市教委发言人对媒体说:“没有一个学生会因此没学上。”但分析人士说,正规学校的注册手续凸显了农民工生存状况的尴尬,他们被要求出示他们可能永远都拿不到的法律文件,“例如,其中一份文件可能是房子的租约,但他们住的是连地址都没有的简易住房。连住房都不是合法的,怎么能有正式的租约?职业的情况也一样。他们通常做的部是非正式职业,又怎么能出示正式的雇佣合同呢?”

应家长们的强烈要求,一小部分学校拒不执行关闭命令。有大约500名农民工子弟就读的东坝实验小学的校长万田兵说:“我们接到了要我们关掉学校的通知,但是这个地区的学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我们所有的学生都自愿返校,所以我们不顾一切把学校继续办下去。”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