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营改增’不在企业,在于产业”


来源于:费一妍

摘要:“按照现行‘1+6’行业方案政策实施,九大省市预计减税额在800亿元左右。而这些省市的税收占全国一半

今年元旦伊始,上海成了“营改增”第一个吃“螃蟹”的城市。

9月1日,北京加入试点阵营,江苏、安徽、福建、广东、天津、浙江、湖北等七大省市也紧随其后。至此,扩围后的改革试点地区经济总量、服务业增加值和税收收入超出全国的“半壁江山”。

10月18日,官方第一次透露试点将向新行业扩围,并明确划定三大行业范围。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表示,要抓紧制定扩大改革试点的具体方案,有序扩大试点范围,适时将邮电通信、铁路运输、建筑安装等行业纳入改革试点。

上海“好声音”

上海是第一座试点“营改增”的城市,成效明显。上海市财税部门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上海共有13.9万户企业纳入试点改革范围,试点企业和原增值税一般纳税人整体减轻税负约44.5亿元。

所谓“营改增”,就是把产品和服务一并纳入增值税的征收范围,不再对“服务”征收营业税,并且降低增值税税率。

试点改革之前,中国对货物和劳务分别征收增值税和营业税。2011年,增值税和营业税分别占年税收收入总额的27%和15%,已成税收收入最主要来源。营业税由于对产业链上各环节“道道征收、全额征收”,因此易产生重复征税,而增值税由于可抵扣进项,仅对生产经营各环节增值部分征税,避免了重复征税,减税效果由此显现。

上海试点方案的行业涉及交通运输业和部分服务业,包括研发和技术服务、信息技术服务、文化创意服务、物流辅助服务、鉴证咨询服务以及有形动产租赁服务(下称“1+6”),并在现行增值税17%和13%两档税率的基础上,新增11%和6%两档税率。交通运输业适用11%税率,有形动产租赁服务适用17%税率,其他使用6%税率。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税务学会理事胡怡建参与了上海增值税扩围试点调研,他向《中国经贸聚焦》解释:“小微企业的减税幅度很明显,共有9.1万户小规模纳税人实行3%的增值税征收率,低于原营业税5%的税率,税负降幅约为40%。”而一般企业的减税幅度并不明显,降幅约5%。总体而言,企业降幅10%左右。

“但是,从产业链来看,也就是试点企业与下游企业合计减税约为70%。”胡怡建为本刊记者算了一笔账,“据上海市政府统计,自‘营改增’以来的半年,上海地方财政减税40多亿元。据测算,上海的‘营改增’改革一年大约减税200亿元以上,这包括对于上海市政府财政、产业链上所涉及的其他地方政府财政以及中央财政。而今年9月起启动的北京‘营改增’改革,目前已有10万户企业纳入试点,据估算,北京每年总减收约165亿元,其中北京地方财政减收72亿元。今年试点范围推广到九大省市,按照现行‘1+6’行业方案政策实施,预计减税额在800亿元左右。而这些省市的税收占全国一半以上,所以如果全国推行该方案的话,减税额可达1500亿元。”

交通运输业增税了

在上海实行“营改增”方案的进程中,有两大企业传来不满的声音——交通运输业和融资租赁业。据上海市税务机关统计,截至今年6月15日,上海全市6647户交通运输业一般纳税人共申报缴纳增值税23.0亿元,与按原营业税方法计算的营业税相比,净增加税收1.2亿元。

交通运输行业一般纳税人企业由3%的营业税改到11%的增值税后,据测算,企业只有在进项税额保持在营业收入的7%以上才可能减负。但在目前的交通运输行业,由于可供抵扣的进项税额有限,占营运成本比重较大的人工费、过路过桥费、保险费等支出,均不属于增值税进项抵扣范围。而原本可以抵扣的一些项目,还有相当部分经常拿不到增值税发票,毫无疑问,交通运输业税收负担加重。

不过,一些官方补救措施已经启动。在上海,补贴标准大致是企业税负累计超过3万元,由财政部门补贴70%,在年底再进行清算。

对此,小微企业更为担忧能否过得了这个门槛。胡怡建解释道,“这并没有否认小微企业补贴的情况,一个季度没到标准,两三个季度后也许就到了。”

另外,对年营业额不超过500万元的交通运输企业,以及公交客运、出租车等公共交通运输企业,执行简易征税法,以不含税销售额为基数,收取3%的增值税。“这个税率比原来的营业税还要低一点,原来营业税税率是3%,以含税销售额为基数开征,现在以不含税销售额为基数,税率相当于2.91%。”胡怡建表示。

税率该不该减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日前在接受媒体时表示,“增值税总体税率太高,增设的11%与6%两档,对中小企业可能还是太高。还是要进一步调低税率,高的不超过9%-10%,低的在2%-3%,这样比较合适。”

在胡星斗看来,增值税尽管增设了11%与6%两档,但17%与13%的税率仍然存在,而后两档税率之高,实为罕见。“按后两档征收,减税效果不会很明显。此外,营业税在很多地方都有减免,有些小业主是按很小的额度收取固定的营业税,改征增值税很可能税负加重。”

而胡怡建并不认同,“现行税率并不高,相对于原来17%和13%两档,已经新增了11%和6%两档。只是由于部分企业税收负担增加,而其他范围内无法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现在看来,除了交通运输业,企业税负增加得并不多,而交通运输业的增加有很多原因。其一,税率偏高,其二,增值税进项抵扣不充分,路桥费等都没有纳入其范围,其三,经济不景气,导致企业采购设备减少。但是,企业开出的发票原来只能抵7%,现在抵11%,相应抵扣增多了。”

结构性减税
有增有减很正常

作为目前规模最大的结构性减税措施,据上海市统计数据,“营改增”实施后,约有89.1%的试点纳税人税负不同程度降低,10.9%的试点企业税负出现不同程度的上升。

胡怡建向本刊记者解释道,结构性减税的特点就是有增有减。这体现在两个方面:上海1/3的试点企业税收增加,其余2/3不增加或减小税收的,另一方面,减税的数额大而增税的数额小,实现净减税,达到了企业减税、国家减负的效果。

另外,也不能只看试点企业是否税负减轻,要着眼于整个产业链。上海试点后,试点企业的减税并不明显,下游企业的减税非常明显。企业开增值税发票给下游企业,下游企业可以进行抵扣,从而减轻税负。从产业链来讲,是减税的。“营改增”调整的不在于企业,在于产业。

行业推广循序渐进

10月18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表示,要抓紧制定扩大改革试点的具体方案,有序扩大试点范围,适时将邮电通信、铁路运输、建筑安装等行业纳入改革试点。一时之间,引来热议。

胡怡建谈及行业推广,显得更为谨慎。“现在首要解决的是,由于营业税在产业链上各环节‘道道征收、全额征收’而产生的重复征税问题。有些行业,比如消费性的行业,与人民生活有关的,开票对象是消费者而不是企业,不存在消费抵扣问题,这样矛盾更小,可以放在第二步解决。第二步的问题中,矛盾最突出的可能还是会出现类似交通运输业的问题,如果交通运输业的问题能够解决,那么之后的一些问题也可以解决。”

有人提出将试点行业扩大至养老事业、医疗事业,胡怡建表示“情况很复杂,不但涉及税收利益,还触及到政府财政收入利益,管理能力问题。”目前的试点行业中,生产企业都没有涉及到,基本是针对企业服务的行业而不是居民。然而,服务业中很大一部分是针对居民的,将来税收是增是减,还会影响到物价问题。

金融业也是服务行业中重要的一个行业。“当初上海设计方案的时候也考虑过是否要将金融业纳入到试点行业中。现在,世界上多数国家对于金融业实行免税制,而中国的金融业又是暴利行业,实行免税制不太现实,如果改用增值税,其他国家大多不这么做。就目前而言,先解决其他更重要的问题,再来考虑金融业的改革。”

按照国家规划,中国“营改增”分为三步走:第一步是上海地区的实行,第二步也就是现在正面临的,选择部分行业在全国范围内进行试点。第三步,在全国范围内实现“营改增”,也即消灭营业税。据胡怡建预计,有望在“十二五”(2011年-2015年)期间完成“营改增”,“可能会成为经济体制改<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