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贵州矿业教父黄瑶落马始末


来源于:《财经》 胡剑龙

摘要:金矿与权力纠葛的过往,在黄瑶的判决书中只字未涉。他的寻租渠道包括公职买卖、房地交易、案件审理与矿权审批

金矿与权力纠葛的过往,在黄瑶的判决书中只字未涉。他的寻租渠道包括公职买卖、房地交易、案件审理与矿权审批
 
贵阳市北京路与中华北路交叉口,簇新的贵州省政协办公大楼耸立在一块坡地上。从24楼远眺,山城鳞次栉比的建筑尽收眼底。贵州省政协原主席黄瑶曾短暂在此拥有一间办公室,拨打他使用过的固定电话,铃声隔墙响起,长久无人接听。
 
如今,在北京郊外秦城监狱的卷尺监所里,黄瑶已开始了他的服刑生涯。
 
自黄瑶2009年10月24日被通报调查,至2010年12月9日因受贿罪一审判处死缓,除了黄瑶的同乡、“贵州车王”黎庆洪涉黑案近期发回重审,黄瑶案所涉其他成员均已结案,这场曾经席卷贵州官场的大地震基本画上句号。
 
判决书称,1993年9月至2009年春节,黄瑶担任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州委书记、贵州省委常委兼省委副书记、贵州省政协主席期间,在企业经营、土地规划、职务升迁、案件审理等事项上为个人及机构提供帮助,共受贿954万余元。
 
这名被称为贵州高官,曾两度担任“中国金州”黔西南州的州委书记,他在当地十余年苦心经营,混乱的黄金(1700.80,-1.60,-0.09%)开采催生巨大的寻租空间,多名下属曾因此“触礁”
 
不过,金矿与权力纠葛的过往,在黄瑶的判决书中只字未涉。他的判决书,基本还原一个“落入俗套”的人事、土地与矿权的寻租样本。近年“落马”的贵州官员,多触犯土地之禁,如贵阳市政府原市长助理樊中黔、原秘书长董兰杵等,皆因土地贪腐而于2010年获刑。黄瑶的犯罪事实多指向他官场生涯的尾声,尤其是与贵阳房地产商的利益往来。
 
“仍有人见到我们,马上会问,黄瑶现在怎么样了?”贵州省政协的一名工作人员说。贵州省历届省委书记和省长多由外地调入,而黄瑶作为土生土长的官员,已达地方权力的金字塔顶端。由于他对本地官场与商场的浸染匪浅,黄瑶案仍留下些许后遗症。
 
官市小买卖
 
鱼上小学距离贵阳市开阳县县城约6公里,已经有100余年历史。1967年,年仅19岁的布依族青年黄瑶在此执教。而立之前,他已是高峰小学校长,随后转任开阳县城关区教育办公室干事。
 
1978年,黄瑶放弃了教育系统的职位,考入贵州师范学院(1985年更名为贵州师范大学)。1983年开始步入政坛,仅用十年时间已是黔西南州委书记。中间短暂转任省委宣传部长后,1995年至1999年他又重任黔西南州委书记。
 
“他能力并不突出,却端架子、不接近群众,又喜欢拉帮结派。”曾任黔西南州州长的李昌琪告诉《财经》记者。李担任州长时,黄瑶曾是常务副州长。
 
而政协系统的一位老干部表示,“作为一名最基层走上来的干部,黄瑶敢干、胆子大,是体制内比较有个性的官员。”此外,少数民族身份、不错的学历、底层经验,这些因素叠加放大了他可期的政治前景。
 
据判决书,黄收受的第一笔贿款发生在刚任黔西南州委书记之时。在1993年至2006年间,他先后七次收受马达祥给予的钱款27万元。作为回报,黄为马达祥的升迁及其女工作调动提供了帮助。日后在贵州烟草系统占据一席之地的马达祥,彼时是黔西南州兴义烟厂副厂长,后升任黔西南州烟草专卖局党委书记。时隔17年之后,在黄瑶事发仅一个月,已经升任至贵州中烟工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马达祥被中纪委带走。
 
贵州省农业厅原副厅长熊文中是另一位涉案官员。2005年底,熊文中为了职务升迁,找到时任贵州省委副书记黄瑶,请黄向有关部门和领导推荐其当省农业厅厅长,黄瑶答应帮忙。2006年,熊文中为表示对黄瑶的感谢,在陪同黄瑶前往美国洛杉矶考察畜牧业工作时送其5000美元。不过,熊文中并未如愿获迁。2011年2月14日,熊文中因受贿罪、行贿罪,被贵阳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
 
大小通吃,亦是黄瑶官场做派的特点之一。
 
国家近年来向西部地区下拨大量资金,为广大农民工免费提供就业技能培训。仅贵州,从2006年到2007年底,全省就拨付培训补贴资金3.75亿元。不料,转移支付的财政资金却成为官商敛财之道。自2008年以来,贵州省共查处农民工培训系列案件150余起,涉案官员下至乡镇上至省级达170余人。其中贵州省原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副厅长杨锦福,即涉此贿赂87.2万元,被贵阳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2年。贵州籍企业家、深圳市华动飞天网络技术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晓松也瞄准了这一“商机”。苦于无法获得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学校的资质和培训指标,加之刘晓松之姐从贵州省财经学院到贵州省兴义市支教,黄瑶相助两事皆成,获回报20万元银行卡一张。
 
上述职位买卖的总额为77万元,仅占黄瑶全部贿款的8%。相比判决书的平淡,外界很难想象2009年黄瑶被“双规”之后,弥漫在贵州官场的紧张气氛。
 
地产隐形人
 
贵阳六中的左侧为贵州省政协大院,右前方咫尺之遥为贵州省政府。便捷的交通以及上乘的教学质量,使之成为官员子弟就读的不二选择。贵阳六中原校长陈昕也因此结识黄瑶。
 
黄瑶案后的2009年12月22日,陈昕因涉嫌受贿罪被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刑事拘留。当地风传,陈昕与黄瑶长期保持亲密关系。查阅二者司法材料,两人拥有共同的行贿人——原贵州省政协委员、贵阳市众厦房屋开发公司(下称众厦公司)总经理肖建生。
 
“众厦公司就是小字辈,排不上号。”贵阳一名房地产开发商说,肖建生的开发商名头远不如贵阳波特兰国际俱乐部总经理响亮。
 
这家俱乐部位于贵阳市中华北路109号,与贵州省政协、贵阳六中、贵州省政府依次排开。在黄瑶被查两个月之后,肖建生被逮捕。2010年6月,贵阳市云岩区法院一审以容留卖淫罪判处肖建生两年有期徒刑。2011年11月15日,肖在电话中告诉《财经》记者:“没什么问题了,可以出来谈生意了。”
 
司法认定,陈昕在2000年7月接受其同学肖建生的请求,帮助肖建生之女以捐资生的身份进入贵阳六中,并安排在重点班学习。2000年底,陈昕付款25万元在众厦公司购买一套面积为152.3平方米的住房,贵阳市房地产交易中心评估核定该套房屋的市场价为441670元人民币,191670元差价被认定为受贿。
 
而在2001年10月至2008年,黄瑶先后利用担任贵州省委副书记、贵州省政协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肖建生的众厦公司缓交市政公用设施配套费、与他人房屋产权纠纷案件启动再审程序,以及为肖建生增补为第九届贵州省政协委员提供了帮助。为此,黄瑶先后四次收受肖建生给予的美元6000元、欧元1000元,并以比市场价低680200元的价格购得两套房屋,以上钱款折合人民币共计768933.3元。
 
肖与黄的亲密关系还体现在另一次合作。2007年11月1日,在南湖公园北岸一处3.37亩土地上,黄瑶与肖建生合伙修建两栋别墅。这块土地来自于贵阳市永茂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称永茂公司)董事长谢永茂,后者为答谢黄瑶的帮助,将南湖公园处3.37亩土地无偿转给黄,黄瑶指使肖建生以众厦公司的名义与永茂公司签订了虚假的土地转让协议,仅支付748750元。
 
黄对地产开发商的“关心”体现在各个环节。担任省政协主席期间,接受贵州省全林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全林的请托,为该公司非法占用土地行为得以从轻处罚和陈全林等人投资成立小额贷款公司提供了帮助,先后二次收受陈全林给予的10万元。
 
一家知名地产公司的贵阳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当地落后的土地管理制度极易滋生腐败。“毛地挂牌、毛地出让,这在其它城市被明令禁止的规则,贵阳直到去年才发文规范。即便如此,落实起来也非常成问题。”他解释,外地的房企要想进入贵阳市场,多选择与“地头蛇”合作的方式。“这些有资质的企业也常常是与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因此,土地寻租成为多数贵州官员案发的源头。而在贵阳市政府原秘书长董兰杵案中,谢永茂亦曾是主要行贿人。
&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