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劣迹艺人现状:文章负面新闻多 黄海波前景被看好


来源于:中国青年网

摘要:劣迹艺人现状:文章负面新闻多 黄海波前景被看好

     

     前几天,在一款武侠主题的网络游戏发布会上,柯震东一身时尚装扮亮相,与现场一只飞到他手臂上的老鹰互动合影,气宇轩昂、霸气横流的大侠风范表露无疑。

 

  很难想象,就在差不多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柯震东还是一副穿着看守所制服、声泪俱下的窘迫模样。

 

  除了柯震东,娱乐圈去年年度巨制“明星监狱风云”的其他几位主演,似乎也在最近纷纷回到大众视野:房祖名在刑满出狱半年后首次向媒体透露狱中生活;做起了导演的文章在片场亲自跟女演员示范“壁咚”;黄海波被拍到在寺庙指导抗战公益短片……同时,他们参与的部分影视作品,如《道士下山》、《小时代4》等,也在前段时间如期而至,仿佛给了他们重新被市场接受的可能性。

 

  这些劣迹明星沉寂的一年间经历了什么?广电总局颁布的“封杀令”对他们复出的前景有何影响?他们复出的“钱途”又是什么情况?记者通过追访与他们相关的宣传、经纪团队,制片方、广告商、演出商等业内人士,试图找到这些答案。

 

  黄海波低调到连微博都不发了

 

  黄海波还是躲着媒体。出狱后这大半年中,黄海波深居简出,出现在公众视野的方式一直是“被偷拍”。媒体拍到的照片大抵相同:镜头前的黄海波身材略微有些发福,服饰简单,神情落寞,有时还戴着口罩和鸭舌帽。总之,符合大家想象中的失意男星的形象。

 

  没有公开露面,连微博也几乎不发,身边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黄海波在“那件事”之后变宅了,平时就待在家“看片子、看书”,而且“哥话变少了”,也不爱跟媒体打交道。

 

  今年7月,有网友曝光黄海波现身寺庙的照片,这则“爆料”在传播过程中被解读为“黄海波出家”,在微博上成了热搜。事实上,这是他今年拍摄公益短片《老兵老僧》中的画面。短片里,黄海波低着头,跪在老僧面前接受受戒,画面总时长不过三秒钟,这也是他风波过后首度在视频画面里出现。

 

  8月6日,黄海波更新了半年内的第一条微博,“当爸爸了,高兴,感恩老婆。”首度承认自己已婚生子的消息。

 

  柯震东经常发自拍照“卖乖”

 

  柯震东走的是另一条路——回归校园。在公司安排下,柯震东先是就读于东南科技大学,而后经纪人坦言校方受不了媒体骚扰,加上柯震东也希望有个安静的读书环境,所以转到另一所学校就读营销管理专业,至于校名经纪人则没有透露。工作人员表示,“他现在生活规律,每周准时去学校上课,健身,状态不错。”

 

  与其他艺人出事后“能躲则躲,能不说就不说”的态度不同,柯震东面对媒体和粉丝明显积极很多,比如出狱3个月后,他就在台湾辅仁大学做了公开演讲,分享心路历程;出席公益活动,为青少年募款;更与女星李毓芬传出了绯闻。在微博、脸书等社交媒体上,柯震东也经常晒出近照,为自己复出打气,每条留言均能过万。在艾漫科技统计的媒体关注度数据中,柯震东人气也居高不下,甚至与事发前打平。

 

  文章努力修补形象 但负面新闻也没少过

 

  这一年中,为了修补形象,文章和他的团队做了不少努力:工作方面,去年9月,正在总局封杀令传得沸沸扬扬之际,他出演了张黎导演的电视剧《少帅》;后来顶替张柏芝接演了3D版《封神传奇》;最新动作是当上了导演,其执导的电影处女作《陆垚知马莉》于6月底正式开机。生活方面,文章陪女儿滑冰、过六一,与马伊琍前往洛杉矶旅行的照片不断流出。6月底,马伊琍的生日宴上,文章含泪送上钻戒,跪地求婚,一句“小文以前不靠谱,今天以后想靠谱了”的表白似乎也表明了他和过去决裂的决心。

 

  但是,只要文章在微博上发个飙,就能立刻打破了他辛苦维持的低调形象。7月3日,文章在微博上骂道“×你们妈的,拿不出证据,老子弄死你们!”文章怒指的对象是曝出他和张一山在北京某夜店玩乐,且拒不付酒钱新闻的某媒体,这条微博下留言超过40万。

 

  大多数仍在沉寂 有的甚至失联

 

  更多的艺人还是选择沉寂。去年10月,宁财神将个人微博账号转给了好友“和菜头”,此后在公众面前基本噤声。有知情人向记者透露,宁财神现在基本上不写剧本,而是专心经营自己的技术公司。其作品《龙门镖局2》虽早已通过广电总局的立项,但受吸毒事件牵连,这个项目已然变成烫手山芋,无人敢接手。

 

  张默出狱的时候,媒体连天蹲守愣是没拍到一个镜头,此后的他更是踪迹难寻。今年6月,张默被拍到与冯小刚一同出现在江西婺源,据称是为新片选景。房祖名和李代沫的工作人员口径类似,“不知道,不清楚,不好说”是采访中出现的高频词。关于两人的近况,工作人员均用“在做音乐”含糊带过。

 

  业内有没有逐渐对他们“网开一面”?

 

  自7月以来,《小时代4》、《道士下山》、《烈日灼心》等电影陆续上映,其中柯震东、房祖名、高虎的戏份某种程度上得以保留。再回看广电总局去年9月正式下发的(2014)100号文件,里面明确表示“由吸毒、嫖娼艺人参与制作的电影、电视节目、网络剧、微电影等被要求暂停播出”。于是有人要问了:“一年过去了,是不是上面对于劣迹艺人的政策放宽了?”

 

  对艺人和作品“暂停”多久才算完

 

  “政策主要也是起到一个震慑的作用,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应该就不会像刚出台时那样一刀切,而是根据这个人的表现有所缓和。”影视制作人谢晓虎向记者表明了乐观态度。

 

  广电总局的“封杀令”毫无疑问在影视界引起了多米诺骨牌效应,每个受牵连的明星背后几乎都会有一部或者多部作品受影响,各片方的损失难以估量,也给业内带来不小震荡。然而,当从金马奖荣归的电影作品《一个勺子》取消上映之时,不少业内人士开始为这种连坐现象鸣不平,例如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就在微博里表态称,希望“一人做事一人当”。

 

  片方被劣迹明星吓怕了

 

  在劣迹艺人的丑闻频频出现后,保险起见,已有剧组在开拍前选择和演员签署协议止损:如因艺人自身违法行为造成片方损失,不仅要终止合同,艺人还要做出赔偿。

 

  电视剧《奶爸当家》制片方负责人张珺涵向记者透露,该剧一众演员的合同中都注明了,“一旦演员犯事了,吸毒了,就要赔两倍的片酬”。而像黄宗泽、黄小蕾等主演,或者有几百场戏都要出镜的演员,还会有追加条款,“能把整部戏都弄垮的,伤筋动骨的,我们在签合约的时候,还有附加条款,我只能说,要求会更严厉。”同时,她也不否认,圈内流传着一份“艺人黑名单”,上面不乏大牌艺人。

 

  不过业内人D表示,在目前的电视剧行业内,签协议并不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其实现在什么人能用,什么人不能用,大家还是有共知的,况且现在风声这么紧,演员也不敢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

 

  著名电视剧导演刘江也认为,艺人的赔偿相对片方的损失而言其实是杯水车薪,“一部作品动辄几千万上亿的投资,是要劣迹艺人全部赔偿吗?后续的收益怎么来算,其他演员增加知名度的机会怎么来算。而且最重要的是,其他演员,还有所有幕后工作人员的劳动是不能用钱来算的,如果真的连累不能播出,他(劣迹艺人)是赔不了的。”

 

  相比而言,广告代言市场赔偿机制建立相对完善。很多品牌公司与明星签订代言合同时,都会写上“道德条款”,把明星吸毒、嫖娼等违法行为纳入商业合同的管理范围,这已经是行规。柯震东事发后,柴智屏就明确表示接到了广告商索赔的要求。但影视作品合同中添加“道德条款”尚属于这一年中的“新兴事物”,也暂无片方向艺人索赔的先例,所以具体效果还不得而知。

 

  身价一夜之间回到解放前

 

  别看柯震东在网游代言活动上那么体面风光,据台湾媒体报道,其代言价约为人民币20万,相当于一个普通新人的价码。

 

  除了名声受影响,对于劣迹艺人来说,要想重回娱乐圈,也必须接受身价大跌的冰冷现实。据艾漫科技提供的数据显示,柯震东、黄海波、文章、房祖名和宁财神等艺人,从2014年事发后到现在,商业价值指数明显呈直线下降的趋势,几乎都不足事前的一半。当然了,还有更残酷的,那就是“无价无市”。

 

  他们复出还有人爱吗 黄海波前景最被看好

 

  与其他劣迹艺人相比,黄海波的“被原谅指数”一直都颇高。虽然目前仍属被明令禁止的艺人行列,据记者打探得知,业内X姓和L姓电视剧导演及其他相关人士都在为黄海波的事情向有关单位求情。知情人表示:“我不能说太多,但据我了解,他出来的可能性非常大。”

 

  除了黄海波,目前市场接受度较高的还有文章。谢晓虎透露,因为文章知名度、实力过硬,且并未被明令禁止,再加上目前价格相比于其他演员有性价比优势,所以也有一些正剧找上门来。此外,他还表示,《少帅》目前已经进入审片阶段,将于明年初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档。好平台加好剧本或将为文章事业再添一把助力。

 

  而一致被看好复出前景的柯震东反倒没有想象中吃香。有业内人士分析,现在内地小鲜肉不断冒头,对柯震东形成了一定威胁。再加上,作为港台艺人,想再杀回内地市场也难上加难。

 

  至于像张默和房祖名这样的星二代,业内人士的看法也大致相同:依托家里的资源,转向幕后可能比死守幕前更容易成功。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