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证券系统抓“内鬼”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从“国家队”查到“监管方”,至少可以认为金融领域的反腐已经开始进入深水区。其间利益纠葛波诡云谲,更多

距国内券商头牌中信证券三位高管遭调查仅一天之后,中纪委网站9月16晚挂出一则消息——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这一消息再度让资本市场大跌眼镜。这也是本轮中国证券市场史上最强的监管风暴中,截至目前被调查的最重量级人物。就在半个多月前,坊间还盛传张育军或将赴央行担任副行长。

张育军并非证监会落马的第一个官员。此前,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处长李志玲、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已先后落马,还有多名人员因卷入中信证券事件被调查。

除了这些内鬼被揪出,这场证券业的反腐风暴也直击多个证券机构:中信证券总经理落马,半数高管被查,一些券商也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与此同时,证券业还在通过轮岗、问责等一系列举措,力求堵上漏洞,不让这些潜伏的内鬼、老鼠有滋生的土壤。反腐风暴正在向证券金融领域持续深入。

与中信程博明同门

中国证监会为国务院直属正部级事业单位,据悉,证监会主席助理与别的“部长助理”属于正厅级的中管干部,排名在副部长之后,高于部门的厅局长,是“准副部级”领导。

据统计,张育军是证监会有史以来落马的最高级别的现任官员,也是十八大以来“一行三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和中国保监会)系统被查的最高级别领导干部。

张育军是名副其实的“学者型官员”,拥有北大经济学博士和人大法学博士学位,曾出版多本学术著作,得到业内好评。有人评价这位“双料博士”是深耕细作的典型内行+专家。

“双料博士” 张育军曾历任深交所总经理和上交所总经理,成为证监系统史上第一位执掌过沪深两大交易所帅印的官员。他曾执掌深交所8年时间,在任上推出中小板并筹建起创业板,随后转任上交所总经理。对证券业的各个业务条线,张育军都很熟悉。

有人如此评价,“中国真正把证券监管搞懂弄透的人中,张育军算一个。”或许正是令人认可的专业能力,才让他像位职业经理人,开了中国“一人跨两所”之先河。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张育军遭调查的前一天,中信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总经理
程博明、经纪业务发展与管理委员会运营管理部负责人于新利和信息技术中心汪锦岭等人,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

在金融投资圈的几大派系里,张育军与程博明同属一大派系。两人均来自五道口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且两人均师从第一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

在投资界,五道口派系声名远扬,无人不知,毕业生几乎遍及投资界。如今,这一曾经被引以为傲的派系由于两位重量级人物相继遭到调查而蒙羞。也正因为这层关系,市场分析认为,此次张育军遭调查不排除是受到程博明的牵连。

“救市”剑指两融配资

在本轮救市期间,张育军露面非常频繁,这与他分管的部门有关系。现年52岁的张育军,于2012年9月担任证监会主席助理,负责分管包括机构部、基金部在内的“大机构”,主管证券、基金、期货等机构。不过,2014年4月机构部与基金部合并为证券基金机构监管部(简称“机构部” )。

张育军负责的“机构部”是业务创新最多的领域,其中就包括融资融券、配资。在两融业务最兴盛的时候,余额曾高达2.7万亿元。此外,还有约1.4万亿元的配资,巨量的高杠杆资金,在当时推动了股市的暴涨。

作为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曾不断督促券商关注创新业务,推动基金业务创新,多次召集券商高管学习互联网企业。张育军被外界冠以“创新型官员”称号。

此后在A股巨幅震荡的救市行动中,张育军频频露面,被称为“救市队长”。据业内人士表示,张育军集合券商、基金、期货等机构召开座谈会,多次提示风险,并强调两融风险以及严禁券商开展场外配资、伞形信托等业务。

2015年4月16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召开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情况通报会。张育军出席会议,并对证券公司开展融资融券业务提出了七项要求,提出不得以任何形式参与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不得为场外股票配资、伞形信托提供数据端口等服务或便利。

5月22日,张育军在调研证券公司时再次要求机构警惕两融风险。配资业务也成为张育军注意的对象。6月12日和13日,证监会连续两日发声,禁止券商为场外配资活动提供便利。6月15日一开盘,沪指便大幅低开,开启了本轮暴跌行情的序幕。因此,沪指也从5178点高位的“急刹车”,引发了一连串的资金恐慌性出逃,股指雪崩式坠崖。

面对如此“意外”的局面,7月8日,张育军召集多家券商负责人开会,对维护市场稳定提出五点意见。此后,从第三方信息接入、反思程序化交易、清理两融业务等7个方面提出了反思意见。

据媒体披露,上海某家大型券商由于救市不力,在一次会上被张育军当众点名批评。“总要有人为市场大跌负责”,一位证监系统人员对此表示。

证监系统反腐风暴

张育军被查,不啻为中国证券业的一个重磅消息。作为证监会主席助理,他曾担任上交所、深交所的总经理,并参与近期中国股市救市行动,这个节骨眼上被查,不免让人浮想联翩。尽管被调查的具体原因尚未得知,但不少人都将他与证券机构被查、股市不正常波动联系在了一起。

事实上,刮向证监会的反腐风暴,早在2个多月前就开始了。6月20日,证监会发布消息称,经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处长李志玲配偶违规买卖股票,根据相关规定,决定对其作出行政开除处分;同时,因涉嫌职务犯罪,李志玲已被移送司法机关。

8月7日,证监会纪委发布消息,经查,中国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原局长李量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收受贿赂。随后,李量被双开,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8月30日,证监会工作人员刘书帆因涉嫌内幕交易、受贿等犯罪,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不到3个月,证监会就有数人落马,不得不让人感叹“有权太任性”。值得注意的是,这里面有两人内鬼的罪名已经坐实。他们利用职务之便,通过内幕交易获得巨额回报,其行为简直是“抢股民的钱”。也难怪,张育军落马之后,就被网友形容为“证监会的大老虎”,拍手称快。
   
与此同时,在证券机构中,反腐风暴也在劲吹。除了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外,算上8月底被查的公司董事总经理徐刚等8人,中信证券的核心决策层已有半数成员被查。

这些潜藏于大证券机构的硕鼠,吞噬的不仅是万千股民的财富,还有比黄金更珍贵的市场信心。在7月的“A股市场保卫战”中,作为券商“国家队”的中信证券充当着券商救市的主力军,曾经拿出巨额资金护盘。中信证券高管被查,不仅证实了此前“恶意做空”的传言,更揭开了这些深藏于证券机构中的“硕鼠”的面纱。

与中信证券里的这些“老鼠”同期被立案调查的,还有一些券商。8月底,海通、广发、华泰以及方正证券4家券商因涉嫌未按规定审查、了解客户身份等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9月11日表示,证监会拟对华泰证券、海通证券、广发证券、方正证券、浙商期货做出没收违法所得及罚款等行政处罚。

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认为,金融领域主要有三大块、证券、保险、银行。从腐败的严重程度来讲,最严重的是证券业,因为证券业腐败所产生的收益远远要大于保险业和银行业。所以在金融领域,如果要循序渐进打击腐败的话,证券业的腐败应该作为首先打击的重点。

堵纪检系统漏洞
 
张育军会否是一个标志性的开始?毕竟,在迭起的反腐风暴中,金融系统一直没有太大的“动静”。

其实今年春节之前,中纪委就已提出,今年完成对中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和金融企业巡视全覆盖,要“猛击一掌”。还有报道称,中纪委组建了一个重点针对金融的反腐部门。而王岐山本人也有丰富的金融从业经历。

而这一次,从“国家队”查到“监管方”,至少可以认为金融领域的反腐已经开始进入深水区。其间利益纠葛波诡云谲,更多的还是藏在水下的暗礁。

金融腐败一向被视为“技术含量”比较高的“专业”领域。在新股上市前进驻,暴力拉升股价,在添加多重杠杆之后抽身退出,来钱速度极快又体量极大。因此,在业内人士看来,金融领域也是官商勾结的多发领域,“水很深”。

事实上,反腐风暴在证券金融领域持续深入,早有迹象。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曾对媒体表示,“中纪委一直想开展金融领域的反腐败,同时却又非常审慎。”

他认为,在经过两年的党政系统反腐后,反腐观念已经深入人心,“2015年将进入金融反腐的密集期。”

从证券业目前的反腐动作来看,这一判断相当准确,而且就在调查张育军、双开李量、开除李志玲前后,纪检系统已使出多个手段,查缺补漏,着力铲除内鬼、老鼠滋生的土壤。

问责一个,警醒一片。据中纪委网站7月5日披露,证监会纪委在一次座谈会上强调,问责的重点是肩负主体责任的党委书记,要求“行政许可、日常监管和稽查执法等重要业务事项,都要做到程序规范、经受得住检查”。

不断约谈,剑指问题,把压力层层传导。据报道,证监会纪委2015年已集体约谈18家派出机构党委书记和纪委书记36人次,并排出明确时间表,计划对系统所有单位和关键部门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确保一个都不能少。

实行轮岗。近期,中国证监会党委印发《干部轮岗交流实施办法》,将轮岗交流的重点确定为各部门(单位)主要负责人、后备干部等关键岗位的干部,以此夯实证券期货监管系统防止利益冲突、防控廉政风险的基础。

鼓励网络举报。今年7月,中国证监会纪委印发文件,对下一步证券期货监管系统利用电子网络系统进行廉政评议工作作部署。不仅将原来的网下纸质评议方式调整为网络评议,还增加在线举报功能。

不定期检查。今年8月,证监会纪委要求各单位借鉴“云存储”思路,探索工作底稿第三方独立存管制度,定期不定期组织骨干力量对这些业务工作底稿进行检查,通过“倒逼”方式,最大限度增加违纪违法行为被预防、被发现、被查处的“确定性”。

有专家表示,政府监管部门、操作机构、专家舆论,如果这其中的一些人,形成了一个利益捆绑体,形成了一个内部的寻租、交易的小团队,那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市场这么混乱,救市这么艰难。而从揪内鬼、抓老鼠,到堵漏洞,这些正本清源的举措,将对证券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利好,值得期待。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