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加拿大医疗旅游火热的背后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因免费医疗导致的种种问题,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被迫出国就医。

蒸蒸日上的医疗旅游
8月14至15日,一个大型医疗旅游展览会在蒙特利尔会展中心举行。旅游业和医疗保险业联手高调推广出国求医,邀请外国医疗机构前来免费提供资讯,这在加拿大还是首次。

事实上,医疗旅游早已全球范围内流行开来,加拿大也不例外。根据患者无国界组织(Patients Without Borders)估计,每年全世界跨越国境寻求医疗服务的患者大约有1100万人,年增长率为15%至25%,目前国际医疗旅游市场的规模大约在385亿美元到550亿美元之间。而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是北亚、东南亚和南亚。平均每人每次医疗旅游花费3500至5000美元。

对比起其他国家,加国国内的医疗旅游业起步较晚,规模小。但随着免费医疗所带来的问题日益凸显,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选择以游客身份出国,名为旅游,实为看病或动手术。数据显示,自2009年以来,加拿大人在海外求医每年平均花费超过4亿美元。2013年,加拿大人到海外求医的支出为4.47亿美元,较外国人到加拿大求医所得收入1.5亿美元多得多。

今年早些时候,加拿大智库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发表的一份题为《离开加拿大寻求医疗护理2015》(Leaving Canada for Medical Care 2015)研究报告指出,估计有52513加拿大人去年出国接受非紧急医疗治理,较2013年增加逾1万人,涨幅达26%。,其中一半来自安省(Ontario)。

安省有26252位病人选择往国外求医,人数最多,其次是卑诗省(British Columbia),有9799人,魁省(Quebec)和阿省  (Alberta)出国求医人数也都超过5000人。

菲沙研究所高级医疗政策研究员、资深经济学家巴克斯·巴鲁(Bacchus Barua)指出,这些数据可能并非完全精确的,但说明了一个事实,越来越多加人认为本国医疗不足以满足他们的需求。

免费医疗“看上去很美”
众所周知,加拿大人引以为豪的福利之一就是全民医疗健保体系(Health Care Program)。1959年,“加拿大医保之父”,萨省新民主党人汤米·道格拉斯(Tommy Douglas)提出了全民公费医疗的设想。1962年,当此想法在萨省(Saskatchewan)实施时,曾经引发了医生们持续23天的罢工反对。四年后,加拿大联邦政府通过了全民医疗法案(Medical Care Act)。从那以后,建立在“人人均应有免费看病权利”理想上的健保体系在加拿大全面覆盖,使得国民在生病的时候,不论贫富,只根据疾病对生命的威胁程度来等待排队。

然而,近年来,加拿大面临着看病等待时间长、税收负担大等一些伴随而来的副产品,尤其漫长的等待时间最惹人诟病。经常看到新闻报道,指加拿大由于医生、护士极度紧缺,造成病患在候诊室等待时间太长。大型手术需要等待的时间是以月甚至以年计算。

除了看病等待时间长,加拿大人还必须为免费医疗付出的高额税收。加拿大全民医疗制度的资金主要来源于个人及企业上缴的税收、全国各省每月征收的基本保险金(Premium)。还有一些经费来源于事先设定好的用于医疗服务项目的销售税、彩票收入及慈善捐款。可以说,加拿大全民医疗体系是以每一个加拿大人换来的,是一个全民参与的公共集资医疗体系。2010年,加拿大11.9%的国内生产总值(GDP)中用于医疗上,且逐年递增。

所以,尽管加拿大医学水平和医疗科技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领先的,但“等不起”的加拿大人不得不舍近求远,远赴他国就医,住在加拿大阿省卡尔加里市的一位退休女护士德瑞思科便是其中之一。

去年年初,德瑞思科感到膝盖剧烈疼痛,她去当地医院求医时,被告知要等两周才能安排做各项检查,如果查出病情严重需要手术,那还必须至少再等上7个月。疼痛难忍且心急如焚的德瑞思科无奈之下,只好接受一位外科医生的建议,去加勒比海一家私人医院诊治并立即做了手术。回头细想,她觉得自己的决定非常正确,虽然多花了一笔巨额费用,但把腿救了下来,确保晚年不会坐在轮椅上。如果再等上两个月,她的腿只有锯掉了。

在加拿大看病,除非伤害事故或急诊,都先要去看家庭医生,由家庭医生对患者的情况进行简单判断和治疗,如果有需要,再由家庭医生根据情况转去医学化验所进行检查,或转去专科医生治疗。

等等等
菲沙研究所每年会针对加拿大12个医疗专业的医师和医护人员展开调查,了解病人由家庭医生转介至专科医生,以及确症后至接受手术或相关治疗的轮候时间。据其去年11月发布的《何时轮到你:加拿大的医疗等候时间》(Waiting Your Turn: Wait Times for Health Care in Canada)第24期报告显示,2014年,加拿大病人看过专科医生后到接受必要治疗的轮候时间长达9.8周,较2013年的9.6周延长了0.2周,不过远比医生认为正常等候时间的3周长了许多。巴鲁调侃称:“至少没有变得更糟。”

从省区来看,萨省病人轮候时间最短,为7周,其次是安省的7.4周,等待时间最长的省份是爱德华王子岛,长达17.6周。

各专科的轮候时间亦有差异,由于加拿大医疗免费体制是根据疾病对生命的威胁程度为患者安排手术时间,确症为急性心血管的病患手术轮候时间最短,只需1.4周,但非急性心血管手术要等上6.3周。从12个专科整体来看,肿瘤内科手术的轮候时间最短,仅1.7周;其次是放射肿瘤治疗,2.5周;而最长是骨科,长达23.3周。

巴鲁表示,长时间的轮候会让病人身心痛苦,生产力降低,最差情况更会导致残障和死亡。

面对这麽长的等候时间,加拿大人最终选择出国就医就不难理解了。据悉,在加拿大做髋关节置换手术需要等9个月到一年半。而如果是去印度医院,只需要等24到48小时。当然,加拿大患者如果选择在本地的私营诊所做手术的话可以不用等那么长时间,但在费用上不具优势,国外医院的手术费用只有加拿大的50%到70%。

而且,受制于经费,很多加拿大医院设备却并不很先进。如彩超,在普及商业医疗的美国是普通的服务,但在加拿大却是需要自费的“选择性服务”项目,且不少医检所根本就没有彩超设备。加拿大卑诗省列治文医院因为缺乏微创设备和核磁共振仪,多次向医疗系统申请拨款却无着落,最终不得不连年举行慈善募捐自筹资金。活动进行了五六年,仍然未完成目标,医院计划添置的两台核磁共振仪仅添置了一台,而微创设备依旧不足。

医院资源的匮乏也令加拿大患者不得不选择出国就医。研究显示,2014年出国求医的加拿大中,内科病人人数最多,达6559人,主要是为了做结肠镜检查,胃镜检查、血管造影检查等。

呼吁改革
近年来,加拿大改革医保的呼声日益高涨,民调公司Ipsos-Reid曾做过调查,80%的受访医生希望医改,而加拿大医疗协会更宣称“医改非做不可”。

加拿大医生指出,随着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医院负担越来越重。据统计,加拿大65岁以上老人的医疗费用已经占到全国医疗总开支的一半。

另一方面政府在医疗财政上捉襟见肘,导致新建医院不足。据统计, 加拿大的医疗费用以平均每年10%的速度递增。医院的各项开支,如医护人员的工资、药费和医疗设备等,都在不断增加,唯有政府的税收不敢涨,资金不到位,无法新建医院,缓解医疗压力。而看病不花钱的做法,也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了医疗资源的浪费。

对于改革,巴鲁建议政府可参考瑞士、荷兰和澳洲的做法以改善医疗制度。也有专家呼吁加拿大发展本国的医疗旅游业,借助本国医疗优势,吸引更多的外国人到加拿大就医。

 “加拿大每年向医疗保健投放超过2000亿美元,在多个专业领域上,积累了大量专业知识和经验,可以借助这笔庞大的投资来刺激经济,并赚取能够再投资于医疗系统的收入。”加拿大会议局(Conference Board of Canada)公共政策副总裁路易斯·塞利奥特(Louis Theriault)表示,“但是追求旅医疗游业增长的同时,必须确保不妨碍国民获得医疗保健。”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