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给未来一个向好预期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随着夏日最后一朵玫瑰的凋落,全球通缩的阴影愈加浓重。

摩根大通全球通胀数据显示,2015年第二季度全球通胀率仅为1.6%,比去年底的2%下滑了一大段,与1990-2013年间全球通胀11%的平均水平相比,简直天堂地狱两重天。加之愈演愈烈的欧洲难民危机,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经济体通胀率的持续走低,一个愁云惨雾笼罩的多事之秋已然突兀眼前。
   
通缩总是比通胀更具杀伤力。通胀会吹大资产泡沫,温和的通胀更助推经济上行,就算也潜伏着危机,富豪大佬们却宁可在泡沫中享受泡沫。通缩导致全社会资产缩水,这不但使资产大户扩张经济无计可施,泡沫的退潮更让人备受预期暗淡的折磨,如若通胀率始终到不了可控的理想状态,苦日子将遥遥无期。
   
然而,世上最苦逼的还是穷人。通胀旷日持久则钱不值钱,通缩绵延不绝则就业无门,无论什么时候,处在绝对贫困中的穷人日子都不好过。最近,读了一篇题为“在香港做穷人比在大陆做穷人惨10倍”的文章,更加深了对这一点的认同。
   
话说港岛“一代裤王”田元灏的儿子亿万富豪田北辰,在真人秀节目中为体验底层百姓的生活去做清洁工,每天只有数十元生活费。这一去,令他脑洞大开,其中最震撼的,莫过于大批老弱贫苦底层人士常年蜗居在罐头似的笼屋里。所谓笼屋,因一张张床位被铁丝网或铁皮团团围住,犹如一个个笼子而得名。
   
与笼屋相仿的还有一种劏房,业主把一个房间隔成若干单间出租,如同内地的群租房。文中写道:“柴湾的工厦劏房,一个工业单位不合法地劏开十多个住宿小空间,一家多口,便蜗进这些‘棺材房’内,一切的起居饮食只能以床代椅,或站着用餐,共用厕所设于大堂,狭小的空间只能让住客坐在厕上沐浴更衣。”时下700万人口的香港,有20万人挤在人均5.7平方米的劏房里,而每月租金竟高达3800元。
   
原本田北辰确信,“只要有斗志,弱者可以变成强者”。到了节目末尾,在每天不断重复的劳力工作,且薪水仅够温饱的同时,他不再提此类改变命运的豪言壮语。此时,这位从来衣食无忧的阔佬全无任何盼望,每天想的只是下一餐可以吃什么,再无心力去计划未来。
   
不知道这节目收视率如何,也不知田大阔佬经此一秀,是否对香港社会的贫富两极固化真有所体察。不管怎样,节目中暴露出来的香港底层穷苦百姓的无望生活,确实让人看到了淹没在繁华背后的一
种衰败。这种衰败,看似停留在局部层面,尚未危及社会整体的平稳,实际是当下经济萎靡加剧的反映,岂但一时难有改观,甚至不排除在更大的范围蔓延开来。有句话不叫“窥一斑而知全豹”吗?
   
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8月制造业PMI数据降至49.7,再次跌破荣枯线,创下2012年8月以来的新低;好消息是猪肉价格上涨,拉动CPI同比增长2%,却难敌PPI同比降5.9%,连续42个月下滑造成的威胁。有专家认为,出现这种局面,一是近期大宗商品价格出现较大回落,二是钢铁、水泥等上游产业产能并未得到明显去化,三是房地产、基建等固定资产投资放缓导致工业品需求回落,四是全球贸易萎缩外需低迷。考虑到财政政策稳增长,基建投资扩张,PPI同比跌幅或将缩小,但转正仍遥遥无期。
   
实体经济欲振乏力,资本市场动荡不安。6月中旬以来的股灾,已使中国股民浮盈缩水了约10万亿元,3万余名市值500万元以上的大户被杀得片甲不留。政府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使出浑身解数救市,沪深A股市场能否就此筑底成功依然一团迷雾。这一切目前对居民整体资产负债表的影响有限,但股市暴跌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已日益显现。
   
在国际金融危机历经8年之后,全球经济至今复苏进程步履蹒跚,风险陡增带来的诸多不确定性,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预期。
   
或许正是回应不同程度的预期焦虑症,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夏季达沃斯开幕式发表致辞时表示,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阶段的中国经济,增长难免有波动起伏,但总的来说基本面没有改变,“形有波动,势仍向好”。他强调,经济短期波动一旦出现滑出合理区间迹象,政府有足够能力应对,“中国经济不会出现‘硬着陆’”。
   
这是在向全球喊话,也是给心绪低落的人们打气——但愿一个对未来的向好预期,真能改变点什么。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