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

赵克志:接掌京畿重地河北


来源于:CBF聚焦网

摘要:从消除前任贪腐影响到提振地方经济,从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到备战冬奥会,赵克志将面临的考验委实不小。

继辽宁、安徽之后,再有省份的省委书记出现变动。

7月31日,官方宣布了两条重要人事任免消息:首先是上午公布现任贵州省省长陈敏尔升任省委书记,而他接替的赵克志“不再担任贵州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下午又公布“赵克志任河北省委委员、常委、书记”。

这一人事调整与几天前河北发生的官场巨震直接相关。7月24日,中纪委通报称,河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周本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4天后他被免职。周本顺也成为十八大后首位落马的在任省委书记。

今年62岁的赵克志出身共青团系统,在此次履新之前,辗转任职过山东、江苏、贵州三省,地方工作经验丰富。其仕途生涯与四位中央政治局委员都有交集,其中还包括两名政治局常委。调赴京畿重地河北,显然是对他的重用。

不过,从消除前任贪腐影响到提振地方经济,从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到备战刚刚赢得举办权的2022年冬奥会,赵克志将面临的考验委实不小。

三个月四地省委书记换人

从今年5月至今,3个月的时间内,已有4个省份的省委书记出现变动。

5月4日,去年接棒陈政高任辽宁省省长的李希,升任省委书记。6月1日,两年多前从国家信访局局长“空降”安徽任省长的王学军,出任省委书记。此前分别担任辽宁、安徽两地省委书记的王珉和张宝顺,今年都年满65岁,二人卸任地方职务后,目前均已在全国人大任职。

从更长的时间段观察,十八大前后,省级地方党政“一把手”曾进行过一轮密集的人事调整。此后一年多间,虽然省级地方官员人事变动不断,但涉及党政“一把手”的调整并不多。

不过,从去年9月原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调任山西算起,11个月里,8个省份的省级党委书记出现人事变动,包括山西、吉林、云南、天津、辽宁、安徽、贵州和河北。

上述8个省份的新任省(市、区)委书记中,吉林、云南、辽宁、安徽、贵州均系省长转任书记,此外,原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调任中央统战部部长后,市委书记一职由市长黄兴国代理。

在最近的这轮人事调动中,除了赵克志,“政坛新星”陈敏尔也备受瞩目。

陈敏尔1960年生,他成为继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均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之后第三位60后省级党委一把手,未来仕途难以限量。

陈敏尔是习近平的浙江旧部。习在2002年至2007年担任浙江省委书记之时,陈敏尔为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他被外界视为所谓“之江新军”的核心一员——正是在他掌管浙江宣传系统期间,习近平2003年推出“之江新语”专栏,其出任中共总书记后,提出的一系列新观点、新论述,许多都能在“之江新语”中找到雏形。

2012年初,陈敏尔从浙江调至贵州,稍后出任贵州省委副书记、省长。仅3年后的现今,就擢升为贵州省委书记,仕途发展可谓迅速。

而此番调整中最为失意的,或许是现年54岁的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因为事前一般认为,周本顺落马之后,他可望顺势而上成为省委书记。张庆伟曾任国防科工委主任、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等职,被誉为“航天少帅”,至今已连任三届中央委员。

辗转三省 共事四政治局委员

官方简历显示,赵克志生于1953年12月,山东莱西人。早年曾是民办教师,后进入共青团地方系统,并长期在基层工作。历任莱西县夏格庄公社团委副书记,夏格庄公社、姜山公社党委常委,共青团莱西县委副书记、书记,南岚乡、水集镇党委书记,莱西县县长,即墨市市长、市委书记等职。

1991年起,赵克志先后任山东省城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主任,德州市委书记等,2001年升任山东省副省长,跻身省部级官员序列。

2006年,赵克志履新江苏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这是其首次跨省任职。2010年,他再次跨省履新,转任贵州省委副书记,同年成为贵州省省长。2012年8月,赵克志接替上调中央的栗战书出任贵州省委书记,并于当年十八大上当选中央委员。今次调任河北,则是他第三次跨省任职。

值得注意的是,赵克志此前辗转任职三省,其仕途生涯与四位中央政治局委员都有交集,其中还包括两名政治局常委。

1997年,时任江西省委书记的吴官正(后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调山东任省委书记,在他主政的五年里,赵克志完成了从地级市市委书记到省领导的跃升。2001年成为副省长后,赵克志经常陪同吴官正出席各种场合。

2002年,当时的山东省省长张高丽(现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接棒吴官正,成为新的山东省委书记,一直干到2007年。张高丽当省长时,作为副手,赵克志承担了不少重任。2005年,山东承办第十一届全运会,至关重要的场馆规划建设工作就由他来负责。

2006年赵克志到江苏担任分管经济工作的常务副省长后,时任江苏省委书记的李源潮(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给了赵较高的评价:“长期在基层工作,对经济工作熟悉,善于协调。”

此外,与赵克志在贵州搭班两年的栗战书,十八大后也已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办主任。

《南方都市报》报道称,由于长期在东部工作,赵克志较早地经历了农村的产业结构调整、工业化和城镇化,包括在“三化”过程中如何处理环保、治污等问题。早年发达地区工作的经历,让他对贵州的经济发展有着更深刻的认识,他曾说“我觉得东部地区的感受、经验、教训,在贵州都可以借鉴。”

赵克志在贵州近5年时间,自评“谨慎低调”,主政贵州期间,其作风亦被认为“十分亲民”。代表性事件就是,2012年6月17日,有网友在天涯论坛贵州版块发布题为《致贵州省长的一封信》的帖子,直指贵州公务员招考办事效率低下、考试时间没有明确安排、笔试完两个月不安排面试、招考过程不透明等问题。这篇帖子发出4天后,时任贵州省省长赵克志亲自回帖,就此致歉。

有海外中文媒体还指出,在习近平上台后推行的反腐倡廉行动中,赵克志在贵州最早挺身表态支持。去年原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落马后不久,在8月的贵州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上,赵也发表讲话,强调要加大案件查办的力度,对有案不查、压案不报的要追究责任,始终保持反腐败斗争的高压态势。

2012年12月1日到6日,前任总书记胡锦涛退休后,首次公开露面就是到曾经主政的贵州考察,由赵克志和栗战书陪同。一个多月前的今年6月16日至18日,习近平还曾率王沪宁、栗战书等人前往贵州调研,并在贵州召开部分省区市党委主要负责人座谈会,谋划“十三五”。

分析称,坊间少有关于赵克志的负面消息,其形象较为正面,又得到中央的认可,未来仕途走向颇被看好。

面临四大考验

巧合的是,官方宣布赵克志出任河北省委书记不到10分钟后,传来北京携手张家口赢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的消息。

按照规划,北京2022年冬奥会雪上项目的比赛,主要在北京延庆和河北省张家口市举办。如何为张家口备战冬奥做好保障,并借助冬奥机会带动整个河北省的经济发展?这是赵克志这位河北新省委书记的首个“大考”。

不仅如此,赵克志履新之际,正值京津冀协同发展进行到关键关头。4月30日,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的《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规划纲要》指出,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个重大国家战略,核心是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7月10日至11日,北京市委十一届七次全会召开,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贯彻<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意见》,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指出,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是一场重大深刻的改革,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涉及面广,利益关系复杂,缺乏现成经验,必然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攻坚克难过程,也是一场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大考”。

这对河北来说,同样也是一次“大考”。

此外,赵克志的前任、与周永康有过10年共事经历且曾在2008年至2012年5年时间里担任中央政法委秘书长、目前正在接受调查的原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留给他的是一个亟待重塑官场生态的格局。

在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风暴中,山西是“重灾区”,经历了“塌方式腐败”,先后有副省长杜善学、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省委秘书长聂春玉、省委统战部部长白云4位省委常委先后被查,“救火队员”王儒林从吉林入主山西收拾“烂摊子”,目前已经收到一定成效。这是赵克志可资借鉴的经验。

然而,河北情况毕竟与山西不同。尽管河北在落马常委的数量上不及山西,比山西少一人,但在分量上无疑是最重的,正如《新京报》微信公众号“政事儿”所称——周本顺是省委常委会班子的“班长”,在他之前落马的省委秘书长景春华为省委常委会“大管家”,省委组织部长梁滨是省委“五人小组”成员之一。因此,赵克志要整肃河北官场,某种程度上比王儒林的任务更重更艰巨。

怎样清除影响,重整官场风气,重塑官场生态,这更是河北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履新之时,赵克志表态称,“保持河北大局稳定是首要政治任务”。

他所面临的另外一大考验,则是河北的经济发展问题。

据媒体梳理,截至7月31日,全国31个省区市都已公布了上半年的GDP,河北上半年GDP增速6.6%,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31个省区市中排在第27位,排在其后的是GDP增速持续垫底的东三省,还有山西。

在备战冬奥会、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同时,如何推动经济又快又好发展,这也等待赵克志去破解。




评 论



登陆发表评论